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八章:交代
    ,精彩无弹窗免费!

    裴玉雯没有说话。她神色平静,看不出有没有相信他们说的话,弄得那对男女心里更加慌乱。

    随从走过来,从怀里掏出一个东西,放在他们面前晃了一下:“再给你们一次机会。”

    那对男女见到随从拿出来的东西,眼里满是惊恐的神色。

    “不要……不要过来……”

    随从手里的东西吐着信子,一双倒三角的眼睛阴恻恻地看着他们。

    那是一条细长的红色小蛇。那蛇非常漂亮 ,一看就有剧毒。越是漂亮 的东西越有毒,蛇类更甚。只因美丽是它们的保护罩,它们最喜欢用美丽迷惑别人。在别人防不胜防的时候反咬一口。

    裴玉雯看了一眼随从的胸膛位置。

    他是从那里取出来的。把这么一条毒蛇藏在他的身体里,不怕反咬他吗?一线阁里果然怪人居多。

    随从将红色的小蛇放在妇人的肩膀上。那小蛇竖起来,朝着妇人吐着信子。那湿漉漉的唾液沾在妇人的脸上,吓得妇人尖叫一声昏了过去。

    “真是没用。”随从皱眉,又将注意力转移到男人的身上。“你别想昏。你一昏,我马上用刀桶醒你。今天你们说也得说,不说也得说。”

    “我说,我说。”那男子尖叫道:“我和我媳妇原本是干拍花子的活儿。半个月前落到秦姨娘的手里,就一直给她办事。我们做的事情都是秦姨娘安排的。”

    “秦姨娘?哪个府里的秦姨娘?”裴玉雯皱眉,心里猜到一个人,但是不敢确认。

    “就是王员外家里的那个小妾。她说她想教训你们,让你们知道利害。”那男子颤抖地说道:“我们落到她手里,不得不听从她的安排。你们放了我们吧!我已经全部交代了。”

    “这个秦姨娘……”端木墨言察觉她的异样,问道:“你认识?”

    “我小妹的生母。当年我爹,两个叔叔都战死沙场,两个婶子相继改嫁,扔下了他们生的儿女。小妹的娘就是做了一个员外的小妾。天下姓秦的人再多,做姨娘又与我们有点恩怨的就只有她了。”

    “世间竟有这样无情无义的亲娘。女儿现在好不容易 过点好日子,她不祝福便罢了,反而还要害她。这样的女子不配为人生母。”端木墨言冷冷地说道:“来人,把她抓过来。”

    “不用了。”裴玉雯打断端木墨言的话。“她始终是小妹的生母。我们不能这样对她。”

    “丫头,我从来没有见你对谁心慈手软过。这样的女人根本不配为人母亲,你竟想放过她?”

    端木墨言的眼里满是不赞同。

    “人各有志。她想过荣华富贵的生活,这是她的志。我们不能用生养之恩来捆绑她。不过,她对我们家下手,这绝对 不能原谅。她不是害怕过穷日子吗?那就让她一无所有,以后只能过穷日子。”

    裴玉雯说完,对随从说道:“你只需要把她最近做的事情让王员外知道,其他的就不管她了。”

    秦氏贪恋富贵的生活,又嫌弃王员外年纪大,在外面包了一个少年。如今她一无所有,那个少年还会跟着她吗?王员外将她遗弃,少年又嫌弃她。一个半老徐娘能过什么样的日子可以想象。

    她不需要对秦姨娘下手,那样脏了她的手。只需要将一切摊开,便能让她失去一切。

    端木墨言明白了裴玉雯的想法,淡笑:“这才是我认识的裴玉雯。”

    “虽说是秦姨娘所为,但是你刚才说见到了夏家的人。难道秦姨娘与夏家有关系?”随从不解。

    “秦姨娘一个小小的姨娘,手里的银子都用来养男人,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手笔?她只是一个受人操控的棋子,真正的指使者在幕后。如果没有意外,想必就是这个夏家在搞鬼。”

    从外面传来敲门声。

    知道他们在这里的只有清风。毕竟这个库房平时很少有人过来。

    清风的声音在外面响起:“定国公世子求见。”

    “不见。”端木墨言不爽地说道。

    裴玉雯睨他一眼,朝外面说道:“请他去书房稍等。”

    “你要见他?”端木墨言的视线停留 在她的手腕上。

    那串佛珠特别的碍眼。

    “你不是说他在调查夏家吗?此次前来应该与夏家有关。”

    以长孙子逸的能力,怎么可能不知道夏家想要对付裴氏衣坊?此时想必有什么想说的吧!

    端木墨言深邃地看着她。

    “怎么了?”被他的眼神看得不自在。她摸了摸脸,眼眸不解:“我脸上有什么?”

    “一般女子见到心上人总会面目含羞,眼神飘忽,你都没有。”端木墨言淡道:“一尘大师凭什么认为你和他是三世姻缘?”

    裴玉雯在心里想道:一尘大师的话不是没有道理。毕竟前世我们之间确实有一段有缘无份的婚约。或许三世姻缘早就过了吧!指不定前世就是第三世了。

    “如果每个人的命运都能算出来, 那我们还过什么日子?等着大师给我们算一个未来,然后躺在那里等着未来发生就好了。你走不走?不走,我先走了。”裴玉雯转身离开那个房间。

    随从同情地看了一眼自家主子。

    每次面对裴大姑娘,他家主子就变得没有自信。这幅魂不守舍的样子,谁还敢相信他是个杀神?

    书房里,长孙子逸打量着四周。

    这里的书房就是专门用来处理裴氏衣坊所有事情的地方。不仅她在这里做事,莺歌也在这里处理事情。只要有需要,账房先生也会来这里处理账本。所以,这里就是一个办事的场所,没有多余的摆设。

    长孙子逸无心碰触 裴氏衣坊的东西。然而无意间瞟见一个熟悉的……

    咯吱!裴玉雯推门进来。

    长孙子逸的身影一顿,从容地转过身,微笑地看着门口的女子。

    “裴姑娘,本世子又来叨扰了。”

    仍然是一身银色衣袍,衬托着整个人如神仙似的。

    “既然 知道是叨扰,那就别来了。”端木墨言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见到端木墨言,长孙子逸并不觉得奇怪。他的人早就汇报过,端木墨言整 天缠在裴家,不曾做过多余的事情。他原本还担心他是打着裴家的幌子有其他的筹谋,现在看来想多了。这男人……竟这样儿女情长。他仿佛没有真正的认识过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