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章:说明
    ,精彩无弹窗免费!

    裴玉茵安静 地听着。直到听完了整 件事情,才冷笑道:“原来是她在作妖。”

    裴玉雯沉静地看着她,等着她收拾情绪。

    “姐,你不用顾及我。”裴玉茵沉声说道。“我说过了,我没娘。”“我也不是为了顾及你。只是你有权知道所有的事情。毕竟衣坊我是想交给你的。”裴玉雯将账本交给她。“最近好好熟悉账本,记下所有与我们有合作关系的客商。虽说衣坊想交给你,但是目前你还不熟悉

    我们的运程。我打算让你去邻城开个分店。”

    “我开分店?”裴玉茵惊讶地看着对方。“我一个人吗?”

    “对,从找人,找店到衣服的制作,我要你一个人完成。你要先画图,如果连图都画得不好,那这个计划就只有中止。不过我相信你的能力。莺歌说你学得很快,很有这方面的天赋。她很少夸人的。”

    “好,我愿意试试。”裴玉茵想到裴玉灵最近弄那个染坊弄得有模有样,连李氏看了都赞不绝口。

    大姐不管做什么都能干,二姐也有了自己的事情。小弟将来是要当官的。子润更是能干,很快就要下童子试。大嫂虽说没有做什么大事,但是家里的小事全由她安排,还把伯母和奶奶照顾得很好。

    只有她,虽说在衣坊里做事,但是没有太好的成绩。她也该做点什么出来了。

    “我给你一千两银子,你自己安排吧!等你出发之前,记得给我汇报一下详细的情况。虽说让你放手去做,但是我可不想一千两银子打水飘。”裴玉雯促狭地看着她。

    “姐,你也太小瞧我了。我会向你证明,我是你们的妹妹,不会给你们丢脸的。”

    裴玉雯看着裴玉茵走出去。没过多久,清风出现在房间里。

    “三小姐瞧着很失落的样子。秦氏在她的心里并不是毫无位置。”

    “嗯,我知道。可是有些话必须告诉她。”毕竟是生母,怎么可能没有期待?

    现在她做出这种事情,让她把心里最后那点期待磨光了。

    “既然与长孙子逸达成了一致,裴氏衣坊最近又休业,你也不用一直跟着我,可以自由安排时间。”“我没有什么好安排的。”清风淡道:“你不要以为休业就能躲过对方的算计。夏知宏这个人不是善岔。他调戏三皇子妃,可不是因为真的看上她。长孙子逸之所以调查他,就是怀疑他是故意做调戏皇子妃的

    事情,皇后又配合他演一出戏,目的就是让他被发配到这个地方。他有可能在这里养私军。”

    “你的意思是说,皇后想谋反?不,她是皇后,现在的局势 对她是有利的。她是想要自己的军队。”朝中的军权原本在裴家军的手里,裴家灭门后,回到皇帝的手里。皇后和贵妃都控制 不了军权。

    现在皇帝又想重用裴烨。皇后与裴烨有过矛盾。肯定拉拢不了他。于是,她想培养自己的人。

    如果真是这样,这件事情就会成为扳倒皇后的重要证据。皇后就算根基再稳,照样要被推翻。

    难怪 长孙子逸如此热忱。皇后一倒,贵妃和三皇子的局势 就非常有利。这场战局谁胜谁败很明显。

    “照你这样说,这个夏知宏不仅不是个草包,还是个利害角色?”“当然。要是他是草包,可以用更直接的手段对付你。等裴烨回来,一定会发现许多蛛丝马迹。然而他用这种商贩的手段,从始至终都没有任何线索指明夏府。要不是那位公子的手下追过去,根本发现不了

    与夏府有关。就算裴烨怀疑也找不到证据,最终只有不了了之。你还说他是草包吗?”

    这样的人当然不是草包。

    裴玉雯听端木墨言提起这个人,话里话外都是对这个人的轻视,还以为是个草包。然而她忽略了端木墨言这个人心高气傲,世间应该没有几个人能够入得了他的眼睛。他的轻视是种本能。

    “你派人盯着他。只要他打算对我们裴家做什么,你就先出手。”

    虽然这个人有利用价值 ,但是再没有比亲人更重要的。没了这个人还有其他扳倒皇后的机会。

    要是让他对裴家出手,裴家其他人受不住他的打压。特别是李氏和林氏这样的普通妇人,他们受不得惊吓。

    裴氏衣坊门口。

    裴玉茵在一个绣娘的陪同下出门。两人有说有笑的,看得出来关系很好。

    一个妇人鬼鬼祟祟藏在角落里,见到裴玉茵的时候露出激动的神色。

    “茵儿。”

    裴玉茵听见这声音,身子颤了一下。

    她冷冷地看着那个妇人:“你来做什么?”

    绣娘看见那妇人,皱眉说道:“你不是前不久来我们衣坊捣乱的大婶吗?三小姐,前不久我给你汇报过有个大婶带着丫环来我们店里捣乱,只要别的客人看中的她就和别人抢,最后又不买。就是她。”

    “呵!这种事情也做得出来,不愧是我认识的你。”裴玉茵冷笑:“你今天又来做什么?耀武扬威吗?我们店被你害成这样,现在打算关门修整 。你是不是很得意啊?”

    “茵儿,你误会娘了。娘会这样做真是逼 不得已。娘是想你啊!可是你不理娘。娘只有用这种方法靠近你。娘知道错了。现在娘没有地方可去,你收留我吧!我可以给你们干活,干什么都行。”

    绣娘愕然地看着秦氏,看向旁边的裴玉茵:“她是你娘啊?”

    母女两人简直没有一个地方相像。

    裴玉茵早就知道秦氏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果不其然,她做的那些事情暴露了,现在又开始扮可怜。

    平时见她张牙舞爪的样子,可没有这么老实过。

    她要是相信她的求饶,那这些日子姐姐真是白疼她了。“种什么因,就结什么果。今日你会变成这个样子是你咎由自取。当初为了荣华富贵你舍得抛弃儿女,那就好好过自己的日子,向我们证明你的选择没有错。你偏偏一步一步地走上绝境,让自己陷入这样的地步。当初你舍得抛下我,如今我也不会同情你。你好自为之……让开,你挡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