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一章:泼脏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秦氏的眼神阴狠,瞪着裴玉茵的神情就像一只恶兽,仿佛面前的少女不是她生下来的孩子,而是她恨不得生食其肉的仇人。

    “你真的要这么绝?”

    上次见她,她也是这样说的。这次她差点被王员外打死,还是因为跟他时间久了,暗中留下他的把柄,用那个把柄威胁他,才险险地逃过一劫。然而就算没有被打死,也被赶出府,身无分文。

    以前她受宠的时候,大夫人容不下她,想尽办法想要害她。她虽是农家出身,也听说书先生说过大宅院里的阴私,所以用王员外赏的银子打点上下,收了不少心腹奴才。那时候王员外宠她,不缺她的吃食和花销,她花银子大手大脚 的,也没有存下什么。后来不受宠了,心腹手下被别人收买,她的一日三餐都成了问题。不过大夫人见她不成威胁,也就不再害她的性命,

    把精力放在对付其他宠妾身上。

    本来就不太富裕的生活在遇见那个冤家的时候更是衣襟见肘。那个冤家年轻俊美,体力又好,跟他在一起 就像新鲜刺激。然而他也仗着自己喜欢他,总是讨她要银子。于是她只有带着丫环做刺绣换钱。

    她辛苦做一个月的刺绣也只能赚二三两银子。那人便一月见她一次,把她的银子讨了,哄她一次,便又把她扔在旁边不管不问。她恨过怨过,还是心甘情愿这样养着他。

    直到有一天,他对她特别热情,还隔三差五地传讯给她,写情诗给她,还送花给她。她喜极而泣,一颗芳心更是倾覆在他的身上。到最后才明白,原来是她曾经的婆 家裴家发达了,他想让她去讨好处。

    听见这个消息,她是动心的。就算她改嫁了,但是至少给裴家生了一儿一女,那是有大功的。于是她巴巴地上门讨好几年不曾见过的女儿。

    她没想到女儿长得这样标志,比起年轻时候的她强多了。只是她态度强硬,明显不愿意接纳她,这让她心里的那点愧疚也消失了。

    她是她的娘!凭什么不接受她?要不是她生了他们,还有他们姐弟的存在吗?

    对啊!她是生了他们的娘啊!天底下没有嫌娘的儿女。

    既然她对她无情,那就别怪她心狠。

    “呵!你现在有好日子过了,就不认落魄的娘了?”

    秦氏大声地叫唤。

    “大家快来评评理啊!天底下哪有这样当女儿的?当娘的都快要活不下去了,求她收留,她也能见死不救。她以为自己是裴家的小姐了。哈哈哈……其实她根本就不是裴家的种。”

    本来裴氏衣坊附近就有许多人。衣坊前段时间生意好,使得这里成了一条摆摊的小街。秦氏这么一叫唤,附近的人都闻讯赶来。而她最后的那句话更是犹如冷水进入油锅里,炸得大家发出惊呼声。

    裴玉茵瞪着秦氏,小脸憋得通红。

    她一个没有出嫁的少女,乍听秦氏说出这样不要脸的话,又羞又是震惊。

    话里的内容更是让她不得不深想。哪怕知道这妇人是垂死挣扎,说的话都不作数,但是心里还是慌乱。

    这妇人在短短的时间内就改嫁,指不定在裴家的时候就和别人勾搭。她的行事作风就是这样不要脸。如果这是真的,她和裴烨如何自处?他们还怎么呆在裴家?

    如果不是真的,那这个妇人用这种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手段祸害他们家,其心可诛。

    “你胡说什么?当初是你抛弃子女,跟着有钱的老男人跑着,现在看裴家发达了,就想回来认女儿,这是哪门子的道理?我们家三小姐不愿意,你就这样中伤她。你这样的人也配当人母亲?”

    绣娘见越来越多的人朝这里涌过来,心里不由得急了。

    人群中,有人认出秦氏:“她不是王员外的小妾吗?原来竟是裴家小姐的亲娘啊!啧啧啧……”

    “当娘的不要脸,女儿长得比娘还漂亮,只怕以后……”

    “张寡妇,你不能嫉妒人家小姑娘漂亮,就在这里胡说八道吧?小姑娘还没有议亲,有你这样中伤她名声的吗?以我看,裴家的姑娘都是好人。她们家的一香阁每月都会接济乞丐。”

    有人说好,也有人趁机说酸话。裴氏的兴起让许多穷人嫉妒,自然见不得他们家好的人也多。

    绣娘见势不妙。照这样下去,他们家三小姐又要吃亏了。这种场面还得大小姐才镇得住。

    绣娘悄悄朝后退去。趁着众人没有发现的时候,她回到了裴氏衣坊。裴玉茵捏紧拳头。她看着秦氏,冷冷地笑道:“你生了我,却没有养我。现在仗着生恩就想要回裴家过好日子,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如今我不合你的意,你就这样埋汰我们姐弟。你可有一点把我们姐

    弟放在心上过?但凡你有一丁点在意,就不会秦这种损人不利已的事情。”“你在这里叫唤也没用。无非就是想要把我们裴家的名声弄臭,让裴家容不下我们姐弟。最好让好强了一辈子的奶奶受打击,最好再也爬不起来,你心里就高兴了。不过,我们是奶奶养大的,永远是她的孙

    子孙女。先不说我们的身体里有裴家的血,便是没有,我们也是裴家人。”

    “当年生下我们姐弟的时候,爹还在。那时候你要是行为不端,以我爹那个暴脾气,岂能让你活到现在?我爹是铁铮铮的真英雄,娶了你就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你休想再在他的身上抹黑。”

    秦氏眼神发狠:“好一张利落的嘴皮子。不过,你是我生的。我说你是谁的种,你就是谁的种。”

    裴玉茵不得不承认,在这方面她确实是不利的。然而,她绝对 不能就这样服输。

    如果连这么一个小丑都解决不了,怎么扛下姐姐安排的任务?“那也要看有没有人相信你的话。你原本是王员外的小妾,现在这样狼狈,是因为被赶出府了吧?你做了什么让王员外不惜赶走你,敢对大家说清楚吗?你行为不端,作风不正,说的话连官老爷也不会相信。还有,你说我不是我爹的孩子。那么,你说我是谁的?把那个人叫出来对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