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六章:审问
    ,精彩无弹窗免费!

    既然这些人来者不善,她也不用对他们太客气。

    直接坐在主位,也不招呼他们坐下。

    婢女端着茶水进来。刚要把茶杯放下,便听裴玉雯道:“几位官爷身居要职,哪有空喝茶?撤了吧!”那两个官差面露不悦。其中一个身形高大,眸光阴骘。另一人长相阴柔,脸上有一块胎记。从他们内敛的气息可知,这两人都是练家子,武功比以前那几个衙役高多了。或许,他们根本就不是普通的衙役

    。

    “裴大小姐,你见到我们竟这样冷静,一点奇怪的神情都没有 ,难道早就知道我们会来找你吗?”

    高大的衙役一屁股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另一个阴柔的从婢女的手里端来茶水,给两人一人留下一杯。

    婢女脸色苍白,小心翼翼地看了裴玉雯一眼,见后者没有怪罪,这才颤抖地离开房间。

    裴玉雯淡道:“当然知道。城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我的人要是不来汇报,那养他们有什么用?”

    “哦?裴家只是普通的商家,竟有这样的人脉,真是佩服。”高大男子冷笑。“既然你知道整 件事情,那就不用我们兄弟多废口舌。现在就跟我们去衙门走一趟吧!”

    “敢问大人,你这是准备抓捕我吗?我是犯了什么罪了?”

    裴玉雯双手交缠,那当家人的架子十足。见到这样的女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皇宫里的公主。

    两个衙役都有些受不住她的威压。不过,毕竟是常见血的,胆子比普通人的大。只是一瞬间,他们便恢复常态,只是看着裴玉雯的神情更加的警惕。

    他们终于明白为什么主子特别提醒了要小心此女。这女子能有今日的成就,可见不是个好对付的。“有人作证,昨日你们裴家的两个姑娘刚和死者发生了激烈的的争执。今日她死在了河里,而且一看就是谋杀。你们姐妹杀人的动机最大。当然,我们也不是说你们就是凶手。不过就是找你们过去问案。要

    是你们是清白的,我们也不会让你们蒙受冤屈。”

    “哦?小女子还要感谢两位官爷了?”裴玉雯淡道:“不过,没有逮捕令,恕我们姐妹不能配合。”

    “姑娘,你这样是心虚吗?要是没有做过,何必害怕呢?”

    “我怕了吗?”裴玉雯的笑声很低,带着讥嘲之意。

    “不怕,那就跟我们走一趟。只要事情调查清楚,自然会放你们回来。”

    阴柔衙役尖锐地看着裴玉雯,拔出腰间的刀。

    “小女子胆子小,大人拔出你的佩刀,小女子已经吓得两条腿发软,更是去不了了。”

    裴玉雯勾唇一笑,冷冷地说道:“虽说我们去不了,不过有人倒是可以配合你们前去。”

    “哦?可是贵府的三小姐?”那两个衙役对视一眼,仿佛在商量什么。

    相比裴玉雯的难缠,那个裴家三小姐就容易控制多了。整个城里谁不知道裴家三小姐最是胆小,根本没有其姐的手段。“小妹身子娇柔,从娘胎里带来就有病气,哪能这样惊吓?再说了,死的人又不是别人,正好是她的生母。虽说生前两人恩怨极大,但是人已经死了,以前的恩恩怨怨终成空,她难免想到这人是她的娘,还

    是会忧虑过重。”

    两人算是看出来了。

    裴玉雯不打算跟他们走,也不会让裴家的任何人跟他们走。而她说的配合他们的人,多半就是个奴才。

    这些有钱人家的人就是如此。他们的命就是命,而奴才的命就不是命。

    “你们为何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裴玉雯淡道:“不用急,他很快就会出来了。到时候你带他回去审问就是。昨日我就在府里与朋友喝茶聊天,我说的这位就能作证。你们要是不相信,可以对他用刑。”

    只要他们有这个胆子的话。

    “对谁用刑 ?”一道清润的声音出现在门口。

    裴玉雯抬头,看向面前的男人,不咸不淡地说道:“你。”

    长孙子逸挑眉,视线扫过旁边的衙役。

    那两个衙役并不认得长孙子逸。不过,他们做了这么久的奴才,识人的能力还是有的。

    这人如此风姿,怎么会是普通人?再瞧他的装扮,也不知道是哪位出来游玩的贵公子?

    “这位公子是……”那两人对长孙子逸就客气许多。裴玉雯抿嘴淡笑:“孙公子,秦氏死了,这两位官爷打算抓我审问。我想着昨日是你非要拉着我喝茶,我一直跟你在一起,要是我是杀人凶手,那你也是啊!你是男人,再怎么样也应该抓你是吧?我就让他

    们抓 你回去审问,要是实在问不出来,那就用一下刑。反正他们也常做,这种事情最有经验了。”

    “雯儿姑娘说得极是。身为男子,能够为雯儿姑娘做点什么是在下的荣幸。”长孙子逸对裴玉雯说完,又回头对两个衙役说道:“听见了吗?本公子愿意代替雯儿姑娘跟你们回衙门,走吧!”

    “怎么办?”两人低声商量。“此人一看就是世家公子。咱们惹不起。主子也特别说过,不要招惹那些世家公子。”

    “难道就这样放过此女?不要忘记了,主子特别交代给我们的任务。这女人太狡猾,不管我们下什么棋,她都能破了死局。”

    “现在这种情况,除了先退一步,还能怎么办?只有下次再找机会就是了。再说,她想要逮捕令,咱们就把逮捕令带过来,到时候任谁也护不了她,她也没有任何话可说。”

    他们原本以为这女人不敢明目张胆地违抗官家的命令,要是违抗了,他们就用强硬的手段抓起来。没想到她的府里竟有不好对付的贵人。所有的计划就这样被她破坏了。

    “是我们兄弟考虑不周,没有调查出证据就来找姑娘询问案情,这是我们的不是。今日就算了。要是有更加详细的证据,到时候需要姑娘帮忙的地方,还得来叨扰姑娘。”高大男子朝裴玉雯说道。

    裴玉雯淡笑:“两位问这位孙公子也是一样的。我知道的,他也全部知道。”“改日吧!我们先告辞。”两人黑着脸拱手作揖,比刚才见面的时候还要客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