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七章:主动
    ,精彩无弹窗免费!

    那两人走后,长孙子逸在裴玉雯的对面坐下来。

    “你打算就这样等着他们上门找麻烦?秦氏怎么会死得这么巧?你们昨日才发生争执,今日就死了?”

    裴玉雯看着他,淡笑:“你想说什么?”

    “这个夏知宏,看来不把你们裴家整得家破人亡,他是不打算收手。我现在又不方便出面警告他。要是我出面,又要让他产生警惕,这对我要查的案子不利。”

    “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放心,接下来交给我自己处理。刚才只是想请你帮我争取一些时间,你做到了。其他的事情就不用麻烦你了。”

    裴玉雯站起来,看向外面:“三小姐今日可在府里?”

    婢女走进来,恭敬回答:“三小姐一大早就出门了。说是想要亲自挑几匹布回来做新衣服。现在应该已经在城里了。”

    长孙子逸如霁月般的容颜露出担忧的神色。

    夏家不会放过裴家。他们没有办法从裴玉雯的手里讨到便宜,裴家的其他人便会是他们下手的目标。

    与裴玉雯相比,裴家的另外两个姑娘就不是他们的对手了。要是落到夏家的手里,哪能活着回来?

    “我要进城。”裴玉雯对婢女说道:“让裴信准备马车。”

    “我陪你……”话没有说完,端木墨言出现在门口。

    他先一步说完整句话:“我陪你去。”

    裴玉雯对长孙子逸福了福身:“多谢世子爷。不过正如你刚才所说,你正在调查的案子很重要,不能有丝毫的马虎。要是因为我们家的这些琐碎的事情影响到案子的发展,那就是我们裴家的罪过了。”

    “我虽不能出面,却可以帮着你想其他的法子。”长孙子逸敏锐地察觉到裴玉雯的态度有些生硬。

    他回想着刚才说的话,知道是自己太‘冷静’的决定伤了她的心。

    可是,私养军队是朝中禁忌,一旦抓到这个把柄,不仅夏家要倒霉,皇后也会倒霉。他这里已经查到最关健的时刻,只差一步就能定下他的罪名,可不能出现任何差池。这也是他刚才那么决定的原因。

    “有我陪着她,需要你想法子?还是说,你以为自己长得好,脑子就好使?”

    端木墨言朝裴玉雯勾勾手指头,那轻狂的样子让人想要扇他一巴掌。

    不过,裴玉雯最终什么也没说。

    “不用担心你妹妹。我知道你们家最近是多事之秋,所以给他们每个人都配了个暗卫。”

    裴玉雯的眼里闪过惊喜的神色。

    裴家几姐妹都是有暗卫的,这是她让清风把人调过来保护裴玉灵和裴玉茵。然而裴家其他人并没有。

    “多谢。还是你想得周到。我倒是把他们忽略了。”裴玉雯真诚地道谢。

    “真心想道谢,就把你擅长的点心做几盘过来。哪有空手套白狼的?”

    端木墨言睨着她,那神情别提多么的哀怨。

    长孙子逸觉得他们之间有种特殊的氛围,其他人融不进去。此时他们的眼里只有彼此,他就是多余的。

    “好。”裴玉雯转移了视线。

    那一刻,她的脸颊烫烫的,仿佛被什么灼伤了似的。当裴玉雯和端木墨言来到城里的时候,城里四处都在讨论着河里女尸的事情。有关裴家姑娘如何狠辣的传闻闹得满城风雨,谁都知道了裴玉茵如何的不认生母,还说裴家姐妹根本就不是裴家的血脉 ,秦

    氏亲口承认她当年跟其他男人生了裴家姐弟。这样的传言对运势大好的裴烨是不利的。为官者,便是天下百姓的表率,绝对不能有污点。特别是这种奸生子,根本就没有资格考取功名。要是真的闹大,裴烨绝对会受到影响。裴家的荣耀也要土崩瓦解

    。

    姓夏的真是卑鄙,用这种手段打压裴烨。这样一来,裴家的几个姑娘名声毁尽。

    “主子,衙门已经发下逮捕令,他们要抓裴大小姐问案。”一个人影出现在裴玉雯和端木墨言的面前。

    裴玉雯认得端木墨言身边的暗卫。虽说他一直隐藏在暗处,但是她对他并不陌生。这人明显不是那个暗卫,而是端木墨言在外面的眼线。

    “他们的动作倒是快。刚才还说要申请逮捕令,没想到这么快就找来了。看来这牢狱之灾你是避不了了。”端木墨言促狭地看着她。“说句好听的,我就帮你把它处理了。”

    “堵不如疏。我更想知道他们能玩出什么花样。我没有杀人,难道还能给我安个杀人罪?”

    裴玉雯没有去裴氏衣坊。毕竟说好了要休业几天,衣坊这几天都不会开门。

    裴玉灵主要负责染坊方面的生意。她在城里单独设了个铺子,每日从她这里买货的人不少。裴玉茵想要挑布,必然会找裴玉灵。毕竟现在不仅本地的布商要找她拿货,连其他城的商家都闻讯而来。

    “裴大姑娘,裴二姑娘和裴三姑娘已经在衙门等着你了。这是逮捕令。”刚刚离开不久的两个衙役出现在裴玉雯和端木墨言的面前。

    端木墨言眼眸阴沉,冷冷地看着那两人。

    “你们想抓她?用什么罪名?”“有人状告裴家杀害秦氏,而且是他亲眼所见。人证,物证俱在,你们又有杀人动机,难道还不可疑吗?”高大衙役淡道:“裴大小姐,请吧,不要让我们为难了。刚才你说没有逮捕令,现在我们已经有了逮

    捕令,你要是再拒捕,那就是作贼心虚。到时候直接给你判下案子,你连辩解的机会都没有,我们可以直接将你斩杀。”

    “这么紧张做什么?我说过不去吗?”裴玉雯拂过衣袖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前面带路。”

    端木墨言蹙眉:“你真的要去?”

    “我二妹三妹都在那里,我能不去?”裴玉雯嗔他一眼。“你手下那些人还得多练练,居然就这样放任我二妹和三妹被抓,可见实力还不够。”

    “这次是他们失手。不过也可以说明一件事情,夏家在这里训练的私军比想象中的厉害。”难怪会让长孙子逸这样头疼,不惜自贬身份与夏家周旋,就是为了找到他们私养军队的证据。连他的人都应付不了,可见这个夏知宏并不是个草包。同样的,这也说明裴烨在边境的发展比想象中的好。要是裴烨只是个可有可无的小角色,夏家不会这样费尽心机想要毁了他。毁了他的亲人,相当于泄了他的底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