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八章:官府
    ,精彩无弹窗免费!

    裴玉雯站在衙门口,看着两个威武的大狮子。

    “愣着做什么?裴大小姐不会是想逃了吧?”高大衙役发现她停下来,转身看向她。

    裴玉雯冷嘲一笑:“既然跟你们来了,哪能就这样顶着杀人嫌疑犯的污名离开?”

    “裴姑娘。”林华清从衙门里走出来,看见那高大衙役和阴柔衙役,眼里闪过杀意。不过在看向裴玉雯的时候,他的眼里有同情,也有无可奈何。“你……好自为之。这件事情怪不得秦大人,他也无能为力。”

    裴玉雯早就知道是夏知宏在搞鬼。以前听林华清说过秦大人是个好官,现在他应该也得受命于夏知宏。

    他就算再清廉,也只是一个七品县令,哪里比得上夏知宏这样的世家子弟?别说夏知宏本来就有官身,就算只是一个沾家族光的纨绔,他照样得好好地供起来。他可以不顾自己,还得顾及家里的人。

    “没关系,我无碍。”裴玉雯大步走进去。

    当裴玉雯走进衙门的大门时,不远处的端木墨言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主子,你不救裴姑娘吗?”

    “那丫头精着呢,不需要我出面。你只需要派人盯着就是了。要是有什么危险再出手。”

    暗卫见端木墨言匆匆而去,撇嘴说道:“嘴里说着不担心,跑这么快做什么?”

    裴玉雯没有马上见到秦大人,而是被关在牢里。她一进门就看见了裴玉灵和裴玉茵。

    “姐……”裴玉灵和裴玉茵先后扑过来。“你也被抓 了吗?那个昏官,黑白不分,是非不明。就算想要审案,至少也要过堂问案吧?问都不问我们就把罪名定了。”

    “与秦大人无关。接下来我说的话你们要仔细听着,因为这很重要。”

    裴玉雯将裴烨与皇后之间的恩怨说了出来。

    当两人听说这件事情的幕后主使是皇后的弟弟,而且是皇后指明要为难他们的,两人的脸色都极其难看。毕竟他们只是普通的老百姓,现在居然与一国之母扛上了,心里难免觉得慌张。

    “姐,那我们不是死定了吗?”裴玉灵哭丧着脸。“戏文里都说了,那些有权有势的人想要害你,就算你有一百张嘴也无法辩解,更何况我们只有一张嘴,而且还是一张笨嘴。”“他们不敢太张扬,毕竟我们也不是普通人。不要忘记了,他们是因为小弟想害我们,就算想要处理掉我们,也得找个正大光明的理由,让所有人信服。要不然……真的要是冤死了我们,一旦传到皇帝的耳

    内,他们未必讨得了好。小弟刚立了军功,正是要大赏的时候,皇帝不会让他受委屈的。”

    裴玉灵和裴玉茵完全不懂这些。裴玉雯怎么说,他们就怎么相信。

    虽然,他们也不是很明白其中的弯弯绕绕。

    不过,虽说他们并不想裴玉雯出现在大牢里,但是看见她的时候,他们无端地觉得心安。哪怕裴玉雯什么也不做,只要她陪在他们身边,他们也觉得安心。

    “我要见你们大人。”裴玉雯站在铁栏前,对外面的牢头说道。

    牢头正在吃肉,听了她的话冷笑:“裴大小姐,你还是安心地呆着吧!时候到了会放你出去的。”

    “既然把我们抓来,总不会就这样把我们供着吧?你们想做本小姐的奴才,那也要本小姐看得上才行。”裴玉雯锐利地看着那个牢头。“还是说,什么时候这官府审案全凭官老爷的心情了?”

    “今天你就算说破了天,我们大人也不会见你。”牢头有恃无恐。

    裴玉雯冷笑:“但愿你们大人不会后悔。”

    她不再纠缠,回到刚才的位置坐下来。大牢里一片狼藉。老鼠,蟑螂,各种臭虫满地都是。虽说他们出身贫困之家,但是也没有见过这么脏乱的地方。而裴玉雯竟敢坐下来,这让裴玉灵和裴玉茵有些不明白。偏偏她所到之处,那些虫蚁饶道而

    行。

    “我的香囊里有驱虫的草药。这里的毒虫不会靠近我。”裴玉雯仿佛明白他们的疑虑,开口解释道:“你们过来歇会儿吧!他们很快就会来传我们,不会等很久的。”

    “姐,你是不是早就料到会有牢狱之灾,所以连香囊都换了?”

    裴玉灵虽说粗枝大叶,但是不会不记得自家姐姐喜欢的是花香味的香囊。今日换成驱虫的,明显做好准备。再看她这样镇定自如,仿佛在这里作客似的。要是还看不出什么意味,那就是真的傻了。

    姐妹几个依偎坐在一起。

    “姐,要是奶奶和伯母知道了,一定为会我们担心的。”裴玉茵在旁边忧郁地说道。

    “放心好了,我来之前已经安排妥当。此时他们应该还在村里,我的人不会让他们进城的。”

    “要是村里的乡亲知道了,也会告诉他们的。”裴玉灵蹙眉。“你阻止得了他们进城,拦不了其他人进城。”

    “与其有这个闲工夫想这些有的没有的,还不如想想等会儿怎么说话。”

    此时,整个城池一片混乱。

    几千个百姓围在衙门口,对着衙门叫器着。“大人,不是说今日审判女尸案吗?怎么还没有开堂审理?我们作为这里的百姓,有权知道整 个案件的过程。更何况这件事情牵扯到裴家。裴家是这里的大户,对我们有恩。我们不能让他们蒙受不白之冤

    。”“对啊!裴家三个姑娘长得像花儿似的,性子也极好,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那裴氏先是背弃丈夫,接着抛弃儿女,后来又想方设法欺骗儿女。再嫁后也不安份,还在外面养野男人。这样的女人不知道得罪

    了多少仇家,怎么就说是裴家姑娘干的呢?裴家姑娘怎么可能干得出这种事情?”

    “大人,我们要求马上审理此案?我们要知道真相。”

    衙门里,秦大人坐在桌案前,留着小须的脸上露出苦恼的神色。

    此时他穿着官服,却满脸的心烦意乱。“大人,这怎么办?百姓们对我们抓了几位裴姑娘表示不满,外面已经围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