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章:谈判
    ,精彩无弹窗免费!

    裴玉雯坐在地上,夏知宏坐在椅子上。然而那气势竟不相上下。反观其他人,几乎个个流着冷汗。夏知宏是纨绔,却不是普通的纨绔。这个纨绔的手里不知道染了多少人的鲜血。他就像一把开了锋的魔剑,专门以吞噬人命为主。普通人见到这个纨绔都会全身发抖,更何况普通的女子。而裴玉雯竟无动

    于衷。

    夏知宏勾起唇。他挥了挥手,笑道:“打开牢门。”

    牢头连忙把门打开。

    夏知宏朝裴玉雯勾了勾手指头:“小美儿胆子不小。本世子倒是对你有了几分兴趣。过来。”

    “姐。”裴玉灵和裴玉茵一左一右拉住裴玉雯,不让她过去。

    夏知宏微眯着眼睛,冷漠地看向那对姐妹花。

    “长得也算不错。我手里的兄弟好久没有碰过荤了,再惹本世子不高兴,直接把你们扔给他们。”

    “夏大人何必吓两个小姑娘?好歹你也有娘有姐姐,难道就不能尊重女人吗?”

    裴玉雯安抚住两人,毫不畏惧地迎视夏知宏。“现在我们是这牢中的囚犯,夏大人让我出来,这是打算无罪释放了?那我们姐妹就谢谢夏大人的开恩了。”

    “呵,想得真美。”夏知宏冷笑:“裴姑娘是聪明人,应该清楚一旦被关进来就别想再出去。”

    “我只知道,如果夏大人不想放我们离开,就没有必要浪费时间在这里说废话。夏大人是大忙人,愿意留在这里和我们这些小女子闲话家常,想必是有心想放了我们的。”

    只不过不会白白地放掉他们,条件一定是他们不愿意支付的代价。

    “跟聪明人说话就是这样省心。”夏知宏站起来,慢悠悠地走进牢里。

    牢门太小,他弯着腰才能进入。

    牢头大惊,劝道:“主子,里面污秽,你这样的金贵之体不宜踏入啊!”

    “滚!”夏知宏一脚踢了过去,将忠心相劝的牢头踢开。

    牢头撞到旁边的铁杆上,脑袋喷洒出大量的鲜血。

    没有人在意牢头的惨状。这牢头也不是好东西。从裴家姐妹进来后就一直遭受他的为难。看见他倒霉,别人或许没有感觉,裴家几姐妹却觉得解气。

    裴玉灵挡在裴玉雯的面前。哪怕她吓得腿肚子打颤,还是没有移开半步。

    “你想对我姐姐做什么?我告诉你,我们不怕你。你有什么冲着我来。”

    “本世子对你这种低贱的村姑没有兴趣。你是自己滚,还是让我送你滚?”

    夏知宏嘴角一抿,那带着艳色的唇瓣露出狠绝的弧度。

    咯吱咯吱!这是他手指的声音。

    裴玉雯握住裴玉灵的手腕,将她拖到自己的身后。她迎向对面的夏知宏。夏知宏见到这张清秀的小脸,眼里的杀意消失。他打量着她,勾唇一笑:“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做我的小妾,我便放你们姐妹离开。你弟弟裴烨以后也会飞黄腾达。只要我们夏家愿意帮他,他可以坐上大

    将军的位置,让你们裴家取代当年的裴大将军。”

    裴玉雯在心里说道:就算不用你,现在的裴家也会成为下一个将军府。

    不过,小妾?

    夏知宏的脑子是抽了吗?他的目的不是毁了裴烨,怎么想纳她为妾?还是说,这又是什么阴谋?夏知宏此人桀骜不驯,连夏皇后都控制不住他。夏国丈不止他一个儿子,以前格外重视长子,结果长子重病而死。接着又培养二儿子,偏偏前几年二儿子又在剿匪的时候被匪徒所杀,于是嫡子当中只剩下

    幼子。有人说,夏知宏是杀了前面两个哥哥才有了今天的地位。到底真实的原因是不是这样,只有夏家自己人知道。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夏知宏此人阴晴不定,喜怒无常。谁也不知道下一刻他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

    。

    “我不明白夏大人的意思。”裴玉雯冷道。“本来你们裴家是必须死的。不过,本世子倒是觉得,身边的女人少有你这样有胆跟本世子顶嘴的,留在府里偶尔也能逗个乐子,就愿意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只要你做我的小妾,裴烨成为我的小舅子,你

    们裴家就不是非死不可了。本世子马上就放你们姐妹出去。这样不是皆大欢喜了吗?”

    “夏大人很喜欢白日做梦?还是醒醒吧!这个笑话一点儿也不好玩。”裴玉雯讥嘲一笑。

    夏知宏看着面前的少女。一身素色的衣裙显得她如迎风而立的兰草,清雅,偏偏并不寡淡。那双眸子桀骜,像只长了尖爪的小猫,随时都会抓人似的。

    他勾起她的下巴。

    啪!纤细的手掌拍下他的手。

    然而刚碰到他的手,反而被他抓在手心里。

    那火热的大掌抓 住她纤细的手掌,两人立即进行了一场激烈的撕杀。

    秦大人看向林华清:“定国公世子在哪里?”

    “他……”话没有说完,从门口传来衙役的通传。

    “大人,外面有位姓孙的公子求见。”

    秦大人脸色大变,激动地说道:“快请他进来。”

    牢里的两人打得难舍难分。

    裴家姐妹躲在角落里,就怕殃及自己。一阵打斗下来,牢里发出砰砰的声音。

    夏知宏邪气地舔了舔嘴唇,将裴玉雯压在铁栏上。

    “小美人儿,你更加让我欢喜了。瞧瞧,本世子全身如火,身体也快要为你疯狂了。”

    裴玉雯勾唇一笑:“大人别急,小女子陪你好好玩玩。”

    玩字说完,她提起腿,拔出上面的匕首,狠狠地刺了进去。

    这一幕被刚刚走进来的长孙子逸看在眼里。他惊讶地看着她的动作。那是……裴家功法。

    她怎么会裴将军的家传功法?

    而此时,夏知宏及时地避开,却还是被她的匕首刺中手臂。扑哧一声,匕首见血,大量鲜血喷出来。

    夏知宏看着受伤的地方,眼眸黑沉如鬼。

    长孙子逸回过神,及时叫住他:“夏大人,你还真是会玩,竟玩到牢房里来了。”

    裴玉雯抬头看过去。她以为会看见长孙子逸的俊脸,没想到看见的是一张陌生的容颜。

    长孙子逸朝她笑了笑,眼里满是善意。仅是这个笑容,她可以确定此人就是长孙子逸无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