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一章:易容
    ,精彩无弹窗免费!

    长孙子逸易容了!

    难怪她觉得奇怪。长孙子逸是三皇子的人,夏知宏是皇后的人。在知道身份的情况下,这两人怎么可能深交?除非夏知宏真是蠢笨如猪。

    事实上,他真是蠢笨如猪的人吗?外界的传言不可信。指不定就是他为了蒙蔽世人故意放出去的流言。

    调戏三皇子妃是假,纨绔是假,手段残暴狠辣是真。这人根本就是皇后留在外面最利的刃。

    现在看见长孙子逸顶着这样陌生的脸出现,又伪装成‘孙公子’,好像一切就能说得通了。

    夏知宏见到长孙子逸,邪佞一笑:“孙兄来得正好。你我兄弟今日玩个大的。”

    “夏大人的意思是……”长孙子逸看向旁边的裴家姐妹。“这几个女子姿容普通,也没什么稀奇的。”

    “那就是夏大人不懂其中的乐趣了。吃多了大鱼大肉,偶尔吃点青粥小菜也是别有一番风味。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裴大姑娘?”夏知宏阴毒地看着她。

    鲜血滴哒滴哒坠落在地面上。原本就污秽不堪的牢里散发着浓郁的血腥味。而那血腥味勾起了饥饿许久的鼠蚁的馋虫。几只老鼠爬出来,扑向那地上的血迹。

    扑哧!夏知宏提起腿,狠狠地踩了下去。他的腿还在上面碾了几下,格外的残忍又恶心。

    “夏大人就不怕玩大了,把自己的小命也玩没了?不要忘记了,我们裴家人也不是好欺的。”

    那样坚韧的眼神,果然如出一辙。

    长孙子逸的脑海里浮现了过去的一幕。

    那一年邻国使者前来参加万寿宴。那使者是个武官,以前与裴将军撕杀了几场都没有胜过,对裴将军格外的嫉恨。于是使者便出口挑畔,当着文武百官的面逼裴将军动手。裴将军是武官之首,今日这场挑战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胜了,众人觉得理所当然。败了,那就颜面无光。当然,裴将军胜算极大,也有可能不会败。然而就算是赢了,那也是得罪了使者,认为对客人无

    礼。在这种情况下,坐在太后身侧的少女站了起来,俯视下面的使臣,淡淡一笑:“本郡主得了爹爹的真传,你想要见识我裴家的功法,直接派过人与本郡主一战如何?今日是皇上寿宴,总不会让两位大将军在

    众官面前卖弄武艺吧?”

    使臣的目的是让裴将军丢脸,当然不愿意让一个小丫头片子出战。那样他的目的就达不到了。

    于是,使臣理所当然地拒绝少女的提议。

    少女接着一笑:“使臣这是瞧不起我裴家后人?我裴家人可不是好欺的。纵然身为女子,亦是如此。”

    瞧瞧,这两人说话的语气多么的相似。

    名字一模一样,说话的语气也这样相似,还会裴家功法。如果说他们之间没有关系,他无法说服自己。

    “孙公子……”秦大人拉了拉长孙子逸的衣角。“你倒是劝劝啊!”

    秦大人连忙唤醒发呆的长孙子逸。

    别人不认得长孙子逸,秦大人自然是认得的。毕竟这个主意还是他出的。

    秦大人原本没有加入任何势力。然而经过夏知宏这样一闹,他算是被长孙子逸困住了。

    长孙子逸轻咳 一声,对夏知宏说道:“夏大人,今日找你是有正事要谈。大人何必与一个小姑娘计较?咱们先出去谈正事。这几个小姑娘以后再处理如何?”

    夏知宏蹙眉:“也不急于一时。”

    “大人此言差矣。今日我找你的事情非常着急。大人也不想功亏一篑吧?”长孙子逸继续说道。

    夏知宏犹豫着。

    弄死这个臭丫头?

    要是只是想让她死,他早就动手了,也不会等到现在。既然从一开始没有弄死她,现在也不能死。

    既然想让她发挥更大的作用,就只有再留她一段时间。再说了,这样尖利的小猫,玩着也挺有意思。

    “好!今天就放过你。改天我再来陪你玩。”夏知宏捏了一把裴玉雯的下巴。“你可得小心了。你可以不顾自己的生死,总不会不顾家里的那几个老东西吧?听说你是个很孝顺的女人。”

    “你要是敢动他们,我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裴玉雯冷道。

    “呵,本世子好害怕。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让我生不如死。而我……让你欲生欲死的法子有很多种。”

    夏知宏离开牢里。

    “把他们看牢了。要是让他们跑了,你们和你们家人的脑袋就别要了。”

    夏知宏看向秦大人和林华清。

    他自己的手下当然不敢背叛他。不过秦大人和林华清这几个人对他阳奉阴违,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裴玉雯看着他们离开。

    走在最后的长孙子逸担忧地看了她一眼。他动了动嘴唇,无声地说道:稍安勿躁。

    裴玉雯没好气地瞪他一眼。

    她要是燥了,还会呆在这里?她又不是必须 呆在这里不可。还不是为了配合他的半月之约。夏知宏想对付裴家,想要让他停手,那就乖乖地呆在他的眼皮底下。这样李氏,林氏和小林氏等人就是安全的。毕竟全家人最有利用价值的是她。其他人相比之下就弱多了。她留下来就是为了安抚夏知宏

    。

    “姐,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裴玉灵和裴玉茵围在裴玉雯的身边。

    “刚才让你们躲远点,没有连累你们吧?放心,我没事的。”裴玉雯动了动手臂。“就是有点扭伤。”

    与夏知宏这样的高手对战,怎么可能没有半丝受伤?她能够全身而退已经不错了。

    这个夏知宏,实在是邪气得很。那样的眼神哪像个人,根本就是个狼。这样的人怎么会被看成纨绔?说他是阎王爷也不为过。还是说他在京城伪装了自己的真面目。现在这个样子的他才是真实的他?

    “刚才那个是世子吗?”裴玉茵在裴玉雯的耳边说道:“我瞧见他跟你说话了。”“在这里小心说话,小心隔墙有耳。”裴玉雯蹙眉。“有些话就别说了。我们安心地等着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