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三章:封赏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就是夏知宏反反复复的原因。

    先是要杀了他们,现在又是想要收服他们。无非就是裴烨远比他们想象中的利害,竟提前晋了官位。

    从开国以来,裴烨是第二个升官这么快的武将。第一个当然是裴玉雯真正的爹,当年的裴大将军。

    朝中有些眼力的,已经开始筹划着怎么拉拢裴烨。毕竟一个能够把控军力的将领留着比杀了有用。

    秦大人明白了长孙子逸暗示的话。裴烨这么快就升了大官,达到了别人一辈子都达不到的高度。夏知宏在没有试过之前是不会放弃的。而这个时候裴家姐妹非常安全。他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裴玉雯屈服。毕竟,他看上去对裴玉雯有

    兴趣。

    像这样的恶兽,他们更喜欢征服野性的猎物。像裴玉灵和裴玉茵这样毫无难度的反而不感兴趣。

    秦大人松了口气:“那就好。裴家是良善之家。下官真的不想他们就这样被害死了。”

    “夏知宏训练军队的地方布了天罗地网,就等着有人闯进去。本世子真是小瞧他了。”

    “那……不如与七皇子合作?世子不是说七皇子也在这里吗?而且,他还与裴姑娘关系甚密。为了裴姑娘,想必不会拒绝大人的提议才是。”秦大人帮着出谋划策。

    “那人就算想救人,也不会借我的手。他应该已经布好了局,现在就等着收网了。不出三天,裴家几位姑娘必然能安然无恙地出狱。你只需要派人暗中盯着,不用做多余的事情。”长孙子逸淡淡一笑。

    “今日夏知宏要提审裴家二位姑娘。当着满城百姓的面,裴家村的几个人作证,说是亲眼看见裴玉茵与秦氏争吵,裴玉灵还帮妹妹打过秦氏。甚至还有一个证人说亲眼看见裴家几姐妹掐死了秦氏。”

    “整个堂上一片混乱。证人说得有眉有眼,还有不少证据。然而下官知道,所谓的证人和证据都是夏知宏一手策划的。既然他想让裴家姐妹吃苦头,就会做到万无一失。那些证据根本就看不出任何破绽。”

    长孙子逸的整张脸笼罩在斗篷之中。那英俊的容颜隐藏在平凡的人皮面具之下。

    他站在窗前,看着天空中的月亮,眼眸深邃幽暗。

    “夏知宏此人……本世子竟查不出太多的信息。他的过去有很多的空白,那些空白就像罩着一块黑布,谁也揭不开它。”长孙子逸双手握成拳头。“本世子不喜欢 无法掌控的东西。”

    另一边,裴家的事情终究纸包不住火。李氏和林氏这对苦命的婆媳抱在一起痛哭了许久。小林氏在旁边跟着抹泪,还不时安慰他们。安慰着,安慰着,她自己反而哭得最大声。

    裴子润小人鬼大地照顾着裴焕。小小的裴焕特别依赖裴子润。两个小小的孩子反而是最沉稳的。最近裴家的事情闹得太大。林夫子的私塾里也受到影响。有些孩子不知道好坏,只知道传出裴子润的姑姑是杀人犯。于是私塾里就出现了欺负裴子润的事情。哪怕林夫子尽力保护着裴子润,但是这种事情

    还是避免不了。实在没有办法,只有先把裴子润送回家来。

    而闹了这么久,就算李氏和林氏不出村,但是村子里总有人谈论此事。一旦谈论,总是纸包不住火的。

    林氏在村里听说了这个事情,心急火燎地跑回来告诉李氏。李氏一听,这还得了,赶紧派人打听。

    裴家几姐妹连着几天没有回来,府里的下人都说她们有事情要忙,前几天就说过要在外面呆几天。她们虽然觉得奇怪,但是也没有深究。现在知道真相,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不过,更多的是心疼。

    “老姐姐……老姐姐……”花氏焦急的声音传了进来。

    李氏听见花氏的声音,抹了一把老泪,看向门口的方向。

    在最脆弱的时候,见到平时交好的朋友也能稍微安慰一下。

    “你怎么来了?”

    李氏站起来。

    在这种时候过来,想必也是听见了什么消息。

    裴家从最落魄的家庭变得这么富贵,不知道多少人嫉妒羡慕。现在出事了,许多人在暗中偷着乐。

    “我能不过来吗?我的外孙女出事了,我这个做外祖母的还能装聋做哑?”

    花氏瞧着瘦了些,脸上的皱纹也多了,背更驼了。

    “这么晚,你是怎么过来的?”

    在李氏和花氏说话的时候,林氏和小林氏连忙抹了泪。

    裴子润带着秦焕给花氏行礼。

    花氏见到他,抱着他心肝地叫了几句。

    裴子润读了不少书,比同龄的孩子早熟。现在再有人抱他的话,他已经不太情愿。不过今日大家的心情都不好,就算他再排斥也没有拒绝花氏的亲近。“我本来在老姐妹家吃喜酒。结果听见大家说裴家出事了,还说裴家几姐妹得罪了权贵,现在被诬陷杀人,连着关了好几天都没有放出来。你也不想想,咱们这地方还有几个裴家这样出名?又有几个裴家里

    有三姐妹?我一听不对劲,就向他们打听,果然是我们雯丫头出事了。我也顾不得通知风儿,直接就过来了。”

    “娘,外面黑漆漆的,你也不怕摔着。”林氏在旁边含泪说道。

    “现在别提这些小事情。我这不是没有摔着吗?你娘我还精干着呢!老姐姐啊,咱们怎么办啊?雯儿他们得救回来啊!”花氏擦了擦眼泪。“那权贵是谁?咱们给他银子,让他放了雯儿他们吧!”

    “如果银子有用的话,我们早给了。我派人去打听了,等消息吧!”李氏跟着裴玉雯见了不少事情,脑子比起普通老太太要灵活些。姜还是老的辣。虽说她不知道详情,但是也猜出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那成,我今天就和你睡,咱们一起等消息。”花氏说道。李氏和花氏说了一晚上的话。两人担心裴家姐妹的安危,谁也睡不着。天亮时,端木墨言的随从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