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五章:怒气
    ,精彩无弹窗免费!

    端木墨言看着面前的女子。想到长孙子逸与她的互动,还有那个夏知宏对她的兴趣,他突然很烦燥。这女子是不是太容易招人了?怎么不管什么样的人都喜欢绕着她转?幸好她是个性情冷淡的,要不然招惹的桃花更多。不过,她到底有没有喜欢的人?她的眼神总是那么冷淡,仿佛置身事外似的。他把整

    颗心交到她手上,她却看都不看一眼。那样的冷漠,便是再火热的心也要冷却了。

    “看着我做什么?不是你让我周旋的吗?我唯一想到的周旋方式就是这个。现在倒显得我有什么问题似的。”裴玉雯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

    其实她就是故意气他罢了。刚才听他说与夏知宏周旋几日,她的心里就不舒服,便说了那句话来刺他。

    夏知宏这样的人就像恶兽,落到他手里还不得缺点什么部件?他倒是放心把她推入那个火坑。

    当然,她也不是怕了他。只是不喜欢他说这样的话。‘周旋’二字听着就让人不高兴。

    “我是让你周旋,却是因为相信你能应付他。什么时候说过要让你委屈自己了?”

    端木墨言弹了一下裴玉雯的额头。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你到底在胡思乱想什么?”

    便是委身,那也不是夏知宏,而是他。

    要是哪个男子敢碰她一根头发,她便让他生不如死。放眼未来,她的身边只能是他。

    “有人来了。”裴玉雯听见有响声。

    端木墨言也听见了。他收拾好残渣,温柔地看着她:“自己小心。”

    临走之前,他俯下去吻了吻她的额头,眼里满是不舍。

    裴玉雯瞪着他离开的方向。她摸了摸额头,那里还有他留下的余温。

    脸颊一片绯红,眼里也满是懊恼。她撇撇嘴,气道:“他把我当做什么了?”

    咯吱!有人进了大牢。

    那是平时看管她的牢头。他用那双犀利的眼睛盯着她,仿佛她是什么奇怪的东西似的。

    裴玉雯在这里叫嚣了许久,这个牢头就像人间蒸发了似的,一直不愿意出面。现在倒是出来了。

    不过,这是不是代表着夏知宏愿意见她?要是他不愿意的话,这个牢头不会出现。

    裴玉雯仿佛明白了什么。

    “我要见你们主子。”

    牢头哼道:“走吧!”

    果然,夏知宏愿意见她。

    只怕前面是龙潭虎穴呢!

    裴玉雯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跟着牢头离开大牢。刚走出牢门,便遮住了艳丽的阳光。毕竟太久没有出来,刚出来的时候有些无法适应这样的光线强度。

    夏知宏居然就住在县衙。这男人是打算鸠占鹊巢了吧?

    “主子。”牢头在一个房间外停下来。“人带来了。”

    从里面传来零零碎碎的声音。那些声音时低时高,是女子的声音。

    “嗯……”女子的声音非常痛苦,好像承受着非人的折磨。

    裴玉雯脸色大变。

    这声音像极了裴玉灵的声音。

    她顾不得里面的人没有回应,猛地推开门,大步跑进去。当她看清里面的场景时,顿时眸孔瞪大。

    只见一个男子与一个女子正做着激烈的运动。而这两个不知羞耻的人连床账都没有放下来。男子强壮的身体在阳光下镀了一层光芒,披散的长发盖住了半个宽背。而女子勾着他的脖子,痛苦地喘息着。

    那女子背对着裴玉雯,看不清她的样子。不过瞧那背影,真的像是裴玉灵。

    此时此刻,她一个没有出阁的少女应该感到害臊。她应该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就当没有来过。

    然而,如果真是裴玉灵的话……

    “你放开她。”裴玉雯侧过脸,露出红润的脸颊。

    桃红色顺着脸颊蔓延,还在往耳朵和脖子处延伸而去。

    夏知宏看着她的神情,眼眸更加的黑如深渊。他深深地看着她,手里的动作没有停下来,反而还在加重。房间里全是两人的喘气声。而听着那声音,在裴玉雯的耳边是那么的清晰。

    “我放开她?谁来灭我的火?你吗?”

    夏知宏的声音是那么的邪恶。

    裴玉雯只觉心脏被提了起来,整个人都变得那么难受。

    如果让她代替裴玉灵,她愿意吗?

    她不是圣人啊!

    终究,还是一个自私的人呢!

    不过,虽然做不到牺牲自己的身子,却可以杀了这个男人为裴玉灵愤恨。

    裴玉雯再次拔出腿上的匕首,身子一跃冲了过去。

    夏知宏看着她的动作,仍然不慌不忙地干着自己的人生大事。他的眼眸里满是讥嘲之色。

    “上次放了你,你倒变得更加大胆了。”

    就在裴玉雯的匕首快要刺中夏知宏的时候,只见他与那女子分开,接着用她挡在自己身前。

    裴玉雯急忙收住手。她皱起眉头,不悦地瞪着夏知宏:“你真是卑鄙。”

    “呵!还有更卑鄙的,要不要见识一下?”夏知宏扬唇一笑。

    此时裴玉雯已经看清面前的女子根本不是裴玉灵,只是一个身形和声音像极了她的人。她才知道这是夏知宏故意布的局,就是想让她失控。而他的目的达到了。当她知道裴玉灵有可能被夏知宏欺负的时候,确实失控了。那一刻,她真的很想杀了这个男人,甚至不惜付出与他同归于尽的代价

    。

    夏知宏的身上没有衣服。裴玉雯与这样的野兽相斗,根本无从下手。毕竟她还做不到像他这样不要脸。

    那女子吓得哆嗦发抖。她匆匆裹住自己,缩在角落里发抖。

    裴玉雯主动停下来了。

    她杀不了夏知宏。既然杀不了,而裴家姐妹又在他手里,那还有必要再打下去吗?

    最主要的是,这男人太恶心了。

    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看见男人的……丑陋的身体。想必这会让她恶心很长一段时间。

    “不打了。我要见我妹妹。”裴玉雯看向夏知宏。“你把她们藏在哪里去了?”

    “想见他们也容易。只要让我高兴。”夏知宏慢条斯理地穿着衣服。忽略此人的身份,还有他做过的事情,只看他的脸的话,这人确实也挺好看的。只可惜,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