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六章:周旋
    ,精彩无弹窗免费!

    裴玉雯不用问也知道让这个男人高兴的事情不是什么好事情。刚才发生的一幕还在眼前回放。她喉咙一紧,接着一股酸水涌了出来。她匆匆跑了出去,找了个地方趴在那里哇哇地吐起来。

    房间里的夏知宏脸色阴沉。他抿着唇,冷冷地笑道:“竟敢嫌弃本世子。这女子真是欠收拾。”

    天底下有多少女子求着想上他的床?她一个农女出身,还真当自己是金枝玉叶了?不识抬举的女人。裴玉雯并不知道自己的举动已经惹怒了夏知宏。她把嘴里的酸水吐了出去,整个人才舒服了许多。然而不能想刚才的画面,一想到就还想吐。要知道端木墨言冒险给她送吃的,她刚进肚子就吐出来,多辜

    负他的心意。再者,她一个饿了几顿的人吐出了这么多东西,那也令人怀疑。端木墨言来过的消息就瞒不住了。

    “看来你并不是很想念你的妹妹。”夏知宏出现在她的身后。

    “夏大人好歹也是世家子弟,还是皇后娘娘的亲弟弟,你用这种卑鄙的手段为难一个弱女子,难道不觉得丢了你家人的脸吗?”裴玉雯冷冷地说道。“还是说,夏大人就喜欢欺负女人。在女人身上逞英雄?”

    夏知宏怒极反笑。他一把抓住裴玉雯的手腕,低下头靠近她。

    “你一个未出阁的小丫头当然不知道男女之间的这点乐趣,等你成了我的小妾,便知道其中的美妙滋味。到时候你就跟其他女人一样,巴巴地想着本世子来找你逞‘英雄’。”

    “不要脸。”裴玉雯推开他。

    “想见你妹妹?求我啊!”夏知宏捏着她的下巴。“趁着本世子对你还有点兴趣,求求我,指不定就答应了。你虽说长得不是倾国倾城,但是本世子就是喜欢……”

    夏知宏低下头,在她脖间嗅了一下,那一幅陶醉的样子,仿佛那是什么美味似的。

    “你的味道很好闻。本世子喜欢你的气息。”

    裴玉雯从来没有被男人这样轻薄过。哪怕是端木墨言也不曾这样对她。端木墨言是尊重她的。而这个夏知宏只会私掠,绝对 不会有丝毫怜惜。他根本就是把她当作猎物般戏弄。

    “夏大人,你对我们姐妹做的事情,天下的老百姓都知道了。你以为传不到京城吗?”

    裴玉雯一掌挥过去,却被夏知宏卸了力。

    他死死地抓 住她的手腕,讥嘲地看着她:“太慢了,太弱了。”

    “便是传到京城又能怎么样?本世子在京城做的荒唐事比这个厉害多了。皇上又说过半句吗?”

    “放开我。”裴玉雯冷冷地看着夏知宏。

    夏知宏邪佞一笑,俯下来,靠近她的脸。

    裴玉雯抬起腿,朝着他踢过去。

    他的腿正好卸了她的力。

    就在他的脸越来越近,裴玉雯却拿他没有办法的时候,一支箭射了过来。

    夏知宏松开她,推了她一把。那支箭从他们中间射过去。

    砰!箭支插在对面的大树上,上面还挂着一张布条。

    “大人……”高大衙役和阴柔衙役出现在这里。“属下马上去追。”

    “来人,抓刺客。”两个衙役带着闻讯赶来的手下匆匆追出去。

    夏知宏取下布条,只见上面写着一排字。看了上面的东西,他的眼眸阴沉,戾气一闪而逝。

    裴玉雯不知道上面写了什么,不过可以肯定的是留下布条的不是端木墨言的人就是长孙子逸的。

    “小美人儿,看来你要在这里等着我了。本世子还有事情要办。回来再好好地陪你。”

    夏知宏伸手想要摸裴玉雯的脸,被她躲了过去。他淡淡一笑:“回来再陪你玩。”

    留下一句话,夏知宏匆匆离开衙门。就在她以为会回大牢的时候,却发现被好吃好喝的供了起来。

    只不过,她不能离开房间半步。

    她想见裴玉灵和裴玉茵,那些人不会给她这个机会。她想到了那位秦大人。

    虽说他们姐妹在这里受了这个无妄之灾,但是她并不怪秦大人。秦大人处于这样的位置也是无可奈何。

    然而他是一个好官。这里又是他的府衙。就算他帮不了她,总能知道一些裴玉灵和裴玉茵的消息吧?

    “听说姑娘要见我?”秦大人站在门外,隔着一扇门问道:“姑娘有什么话就说。要是夏大人回来了,本官就不好出面了。还请姑娘不要怪罪本官。”

    “大人客气了。我就是想问问我的两个妹妹的下落。”裴玉雯在里面说道。

    “姑娘,世子爷让我给你带句话,夏知宏很快就不会再为难你们。再耐心地等两天。至于两位裴姑娘,实不相瞒,本官也不知道。那里连夏知宏的心腹都去不了,只有他自己能够踏入那里。”

    “我就是担心他们会受到欺负。多谢大人。我不会为难你的。”裴玉雯蹙眉。

    一线阁去不了的地方,清风当然也没有办法踏入。难道真的只有从夏知宏这里着手吗?

    到底怎么样才能骗得他把两个妹妹放出来呢?

    砰!有人推门而进。

    正在窗前深思的裴玉雯被惊醒,回头看了过来。只见夏知宏抚着受伤的胸口,踉跄地走进来。

    鲜血从他的指尖流淌下来。滴哒,滴哒,溅在地面上。

    裴玉雯皱眉。这人有病吧?伤成这样不去看大夫,又来找她‘玩’?

    他就不怕把自己的命‘玩’没了?

    “高兴了?看见本世子伤成这样,是不是还想再捅一刀?”夏知宏一步一步地走向裴玉雯。

    裴玉雯的眉头皱得更紧。她戒备地看着走过来的夏知宏。

    这人的神情有些不对劲。莫不是犯病了?

    “本世子知道,你们所有人都想杀了我。”夏知宏呵呵地笑着。

    他在裴玉雯的面前停下来,抓 住她的手腕,不顾她的挣 扎将她的手放在他受伤的地方。“再捅一刀,我就能死了。来啊……过来再捅一刀。”夏知宏抿着唇,扬起狰狞地笑:“只不过我死了,你的两个妹妹也活不了。哈哈哈哈……你们所有人都想我死。可是你们死了我也不会死。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