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八章:受惊
    ,精彩无弹窗免费!

    裴玉雯转身,看向那个满脸邪笑的男人:“你对他们做了什么?”夏知宏嗤道:“你这妹妹可没有你有意思。我不过说,既然你姐姐不愿意做本世子的小妾,不如就由你代替。反正你长得也还可以。没想到他竟敢顶撞本世子。本世子从来没有女人这样打过脸,当然要给他

    一点教训。不过就是让手下脱了她的外衣,又没有让她脱光,就要死要活的,自己去撞了柱子。怪得了谁?”“你知道名誉对女子有多重要吗?你竟敢让人脱她的衣服?”裴玉雯气极。“夏知宏,夏皇后应该是让你杀了我们吧?你突然改变主意,是不是听见我弟弟升官的消息?你想收服我们。可是你的手段这样卑鄙

    无耻,只会让人厌恶,谁会依附于你这样的人?今日你要么把我们姐妹杀了,要么把我们姐妹放了。”“还是说,你不敢杀,也不敢放。不敢杀,是因为你的把柄被人捏住了。不敢放,是因为想要将敌人掐死在摇篮里,害怕我们裴家成为你们夏家的心腹大患?夏家乃是世家大族,夏皇后更是荣登后位,夏家

    在朝中有权有势。世子爷你更是如日中天。我们裴家出身草根,没有根基,没有后台,能让你们如此畏惧,还真是我们裴家的荣幸。”

    裴玉雯的眼眸里喷出火焰。那火焰似刀,恨不得将夏知宏戳个满身窟窿。

    夏知宏此时的心情并不平静。那女子说话不中听,句句都戳中他的心思。

    不错!前一个将军府刚灭,现在又来了一个裴家,照皇帝目前的态度来看,裴烨很有可能受到重用。

    夏家想要军权,皇帝始终不给。一旦军权落到裴烨手里,谁能收服裴烨便成了最重要的事情。

    他原本想着,乡野村姑罢了,随便吓吓就能让他们屈服。哪曾想,倒遇见一家子烈性的。

    再加上他正在训练的私军里竟出现了奸细。甚至还被心腹手下暗中插刀,差点就让他死了。这些事情让他不耐烦,对裴家姐妹更是毫不留情。

    “想死还不容易 。我一刀下来,你们几姐妹的人头就落地。给你们一个活命的机会还不好,非要本世子把你们都杀了才满意是吧?”夏知宏满是不耐烦的冷笑。

    “姐……”裴玉茵担心裴玉雯真的刺激了夏知宏。

    她不怕死,但是不想连累姐姐。这次的事情他们已经想明白了。秦氏的事情根本就是夏知宏安排的。想到秦氏虽不是一个合格的娘,却也生养了她。现在被夏知宏害死,夏知宏也算是她的杀母仇人。对这个男人,她心里的恨意不比其他

    人少。

    裴玉雯顾不得与夏知宏争执。她连忙赶到裴玉灵的面前,对她说道:“二妹,咱们离开这个鬼地方。”

    “本世子说过要放了你吗?”夏知宏冷笑。

    裴玉雯站起来,拔下头发上的发簪抵在脖子上。发簪取下来的时候,那头青丝也垂落下来。

    夏知宏蹙眉,冷冷地看着她:“玩这个?那就刺啊!本世子最喜欢鲜血淋漓的场面了。特别的有意思。”

    裴玉雯冷笑,手里一用力,发簪刺进肉里。再一用力……

    一只手伸出来抓住她的手腕。砰一声,打落她手里的发簪。

    夏知宏阴沉地看着她:“你凭什么认为本世子舍不得你死?”

    “夏家正在被皇上忌惮,裴烨是皇上现在想重用的人,你们不能在这个时候让裴家消失。所以原本的两个选择变成了一个选择,你只能拉拢裴烨,降服裴烨,不能在这个时候杀了我们。”

    “你做得越多,暴露得越多。以你世子的身份,根本没有必要浪费时间在我们身上。可是你竟想方设法恐吓我们这些弱女子。这暴露出了你非常非常需要裴烨。”

    “你很聪明。”夏知宏复杂地看着她。

    “我们可以离开了吧?毕竟,你放了我们,以夏家的权势,我们裴家说不定真的需要依附于你们。今日的事情我们就当没有发生过。如何 ?”裴玉雯的脖子已经受伤。她像是感觉不到痛似的。

    “话已至此,本世子要是不放了你们,岂不是被你说中了?”夏知宏冷笑:“好,你们可以离开。”

    裴玉雯走向裴玉灵和裴玉茵。

    “没事吧?”看向裴玉茵,问道。

    裴玉茵摇头:“姐,对不起,又让你操心了。”

    “这件事情是我们裴家的磨难,又不是你们造成的,不用给我道歉。”

    姐妹两人扶起裴玉灵。

    裴玉灵恨恨地看着夏知宏,就像看着一个仇人似的。

    裴玉雯挡在裴玉灵的面前,阻挡了她的视线。她淡淡地看着裴玉灵:“把恨藏在心里。”

    这样的眼神只会刺激得夏知宏杀人灭口。现在好不容易 能够安全离开,可不能再刺激他。

    其实她在这里,根本不知道京城发生的事情。刚才的一切不过就是猜测罢了。没想到全被她说中。

    难怪 夏知宏所做的一切是如此的矛盾。有时候他明明想杀了他们,偏偏又不能动手。

    当裴玉雯和裴玉茵扶着裴玉灵走出那个密牢时,外面一片漆黑。夏知宏不知去向。

    他们又回到了那个大牢里。

    裴玉茵轻吐一口气:“经历了那些,现在再看这个大牢,感觉这里才是安全的。”

    “他到底对你们做了什么?”

    裴玉雯的这句话刚说出来,裴玉灵哇一声就大哭起来。

    “二妹(二姐)……”两人担心地看着她。

    “那个混蛋不是人。他……他把一个犯了错的婢女活生生地煮了。死了后,煮透了,然后让另一个人吃下去。姐,他不是人……真的不是人……这个世间怎么会有如此可怕的恶鬼?”

    裴玉灵抱着裴玉雯的脖子大哭。

    裴玉茵趴在旁边吐起来。

    而裴玉雯对这个夏知宏更加的厌恶。

    她原以为裴玉灵是被人脱了衣服才会受刺激,原来与那件事情相比,这种有损名誉的事情竟成了小事。

    “夏家总有被灭的时候,咱们等着吧!”裴玉灵哭了许久,哭得累了才停下来。不过裴玉雯和裴玉茵总算是放心了。这代表着她恢复了正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