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九章:脱困
    ,精彩无弹窗免费!

    裴玉灵趴在她的身上睡着了。裴玉茵受到的惊吓也重,在裴玉雯在身侧的时候,她觉得很安心,也靠着她睡了过去。而裴玉雯看着窗外,想着刚才安抚裴玉灵的话。

    她给裴玉灵说,夏家总有被灭的时候。其实她也明白,至少不是现在。夏家的根基深,不容易 撼动。

    脑海里出现京城各个势力的盘根错节。那些势力关系在她的脑海里变成了一幅图,一幅凌乱的关系图。

    不知不觉,她也睡了过去。这一夜,大家先是受惊,接着身体像是虚脱似的,放松后就沉睡过去。

    砰!有人打开了牢门。

    裴玉雯惊醒,锐利地看过来。

    林华清愣了一下,笑道:“裴大小姐的眼神像刀子似的,比我这个粗人更像是见过血的。”

    裴玉雯见到林华清,推了推旁边的两人,把两姐妹叫醒。

    裴玉灵先是尖叫一声,在裴玉茵的安抚下才放松下来。她缩在裴玉茵的怀里发抖。

    当初夏知宏派人把他们带走,然后分开了裴玉灵和裴玉茵,所以那骇人的一幕并没有让裴玉茵看见。

    裴玉灵独自承受着那巨大的惊吓,精神受到了刺激。虽说现在有信任的人在身边,但是一时半会儿并不能忘记那可怕的画面。只怕在短时间内,她都要承受那非人的折磨。

    “几位裴姑娘不用害怕,夏知宏已经离开了。”林华清说道。

    “他走了?他就这样放过我们?”裴玉茵惊讶。“弄了那么大手笔出来,怎么可能轻易放了我们?”

    “他……应该有点麻烦,不得不离开。”

    林华清想着那两位联手将夏知宏的整个私军弄得一塌糊涂,心里就格外的复杂。

    也不知道夏知宏回去看自己训练了一年多的一万死士全部变成了尸体,此时是什么心情?

    相比之下,定国公世子还是太心慈手软了。而七皇子……那才是真正的邪王。

    那里如铁桶是吧?他不攻了,直接将整个铁桶端了。你这个铁桶吃饭吗?喝水吗?穿衣服吗?

    只要是活的,离不开吃喝拉撒,他有的是办法让整个军营都毁于一旦。

    定国公世子烦恼了那么久的难题就这样解决了。真是狠辣残暴。偏偏,他们却要拍手叫好。

    不过,这两位枭雄应该只有一次合作的机会。要不是急于救出这位裴姑娘,他们两个人怎么也不可能合作。这一合作,就让如恶鬼似的夏知宏吃了一个大亏。这下子,京城的局势 又要重新洗牌了。

    这件事情出来,夏知宏的身后一大堆烂摊子。毕竟近万个尸体摆在那里,夏知宏得处理后续。处理完了,还得回去与夏家的几个当权者商量。如果不出意外,只怕夏知宏这次会被夏家严惩。

    要知道养这支军队,他们夏家每年扔银子如流水,如今连个水泡都没有冒就没了,只怕会气坏一些人。

    裴玉雯仿佛明白了什么。看来端木墨言的动作比想象中的还要快。

    难道是因为他知道夏知宏带走了她,所以做了什么‘冲动’的事情?

    不得不说,裴玉雯无意间知道了真相。正是手下汇报说夏知宏带着裴玉雯去了自己的府院,所以端木墨言不管不顾地动手了。本来以他沉稳的性子,在没有安排周详的时候是不会随便动手的。这下子他才不管什么周详不周详,直接先动手再说

    。

    “我们的案子……”毕竟是顶着命案进来的。莫名其妙的进来,连个堂都没有上就要回去了吗?“秦大人已经找到许多证据证明你们是清白的。只是前几天碍于夏知宏压着,他不敢拿出来。现在他一走,整件事情就真相大白。秦氏根本是自己的相好杀死的。至于那些做伪证的人,他们也会受到惩罚。

    ”

    “好,我们先出去再说。”裴玉雯对姐妹两人说道。

    “你奶奶他们就在衣坊里住着,一直在等这里的消息。我派人送你们回衣坊。”

    裴家姐妹离开大牢的消息很快就传了出去。整个案子的‘真相’也被人们知晓了。对裴家姐妹受了这无枉之灾,众人非常的同情。与这个案子一起解决的还有那些伪造假货的人。

    那些人仿佛从人间蒸发了似的,再没有留下痕迹。

    “丫头……”

    衣坊门口,李氏,花氏,林氏,小林氏,裴子润,裴焕,以及衣坊里的众姐妹们都在那里等着。

    在他们身后还站着所有的仆人。

    当他们看见裴家姐妹从马车里钻出来时,一个个激动不已。

    “终于熬过来了。墨公子没有骗我,你们真的回来了。他说三天,还没有三天呢!”李氏激动地说道。

    裴玉雯看了看四周,没有找到端木墨言。她明白对付夏知宏不是容易的事情,只怕他自己也受了损失。

    这次是她欠了他的。等下次见到他的时候,一定好好地谢谢他。

    “老姐姐,先让几个孩子回房间歇着。这几天也不知道受了多少苦。给他们烧点艾水驱驱晦气。”

    “对对对,是这个理儿。”

    “雯丫头,有没有被他们欺负?你都瘦了。”林氏拉着裴玉雯的手。

    “灵儿,你别怕,我是嫂子。你这是……”小林氏想拉裴玉灵,后者躲了过去。小林氏顿时慌了。

    旁边的裴玉茵安慰她:“没事的,嫂子。牢里全是蟑螂老鼠,二姐是被吓着了。”

    在进入衣坊之前,裴玉雯回头看了看外面。

    夏知宏……

    那个可怕的人……

    这次长孙子逸是为了搜集他的罪证才来的。显然,长孙子逸在他的手里处于下风。

    真不想与这样的人打交道,可是显然,他们还会遇见的。

    而此时,某个人手里拿着火把,将火把扔向那座尸山。

    很快,浇了油的尸山燃起了熊熊大火。焦臭的味道传了过来,整个山脉全是那种臭味。

    这个秘密的训练 地连同那些训练了一年的人都被火焰掩埋。这一场火,也不知道多久才会熄灭。“要是让我知道是谁干的,定让他生不如死。”夏知宏阴沉如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