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四章:死亡
    ,精彩无弹窗免费!

    所有人都在哭泣,包括年纪最小的裴焕和裴子润。

    裴焕或许并不知道死亡意味着什么。他只是被这沉重的气氛吓住了,所以也哭得稀里哗啦。而其他人,他们是真的为李氏的离去悲痛。

    裴玉雯又是悲痛又是自责。如果 不是她,李氏不会这么早离开。虽然她的身体早就外强中干,但是至少能够撑到裴烨回来的时候。对李氏来说,亲眼看见自家的孙儿为裴家光宗耀祖比什么都重要。

    然而因为她,她终究没有等到那个时刻的到来。这一切,都是因为她造成的。

    夏知宏……

    这笔血债,她早晚讨回来。

    裴玉雯跪在李氏的床前,在心里暗暗发誓。

    长孙子逸站在院子里,听着里面的痛哭声。他摸了摸胸口的位置。那里有些疼。

    听见裴玉雯的痛哭声,他仿佛感同身受。

    他不由得苦笑。看来对这位裴姑娘,他的心比较诚实。

    “主子……”随从在旁边担忧地看着他。“七皇子一直没有回来。你说会不会落到夏知宏的手里?”

    “如果真是这样,本世子倒要高看夏知宏了。他不可能控制得住七皇子。”长孙子逸说道:“不过,你派人去打听打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明明我们约好了在那里见面,他却没有出现。”

    从昨天 到今天一直在外面奔波,长孙子逸就算是铁打的身子也有些疲惫了。

    裴家处于悲痛之中。不过,裴家的仆人们知道家里的主人没有心情招呼客人,他们主动安排长孙子逸住下来。

    在这个时候就看得出来裴家平时的规矩有多么严谨。主人们心乱如麻,没有心情安排 什么。裴家的仆人们把一切安排 妥当,不需要主人操心。

    长孙子逸在房间里吃了饭。随从也带来了他想听的消息。

    “夏知宏没有抓到七皇子。不过,七皇子中途遇见一个人,此时抽不开身。”

    “嗯,没事就行。那就别管他了。”要不然还以为在监视他,反而讨不到半句好。

    裴家的人哭了许久。可是人死了,活着的人还得照 常过日子。

    林氏和小林氏安置了裴子润和裴焕。裴家三姐妹在李氏的尸首前守灵。还有李氏的葬礼也得着手准备。这个时候,裴玉雯陷入痛苦的自责中,根本无心管这些事情。还是裴玉茵保持着冷静安排一切。

    “姐,你别难过了。我们也不想变成这样。”裴玉茵抱着裴玉雯,伤心地哭道。“你别吓我。”

    裴玉雯一直是裴家的顶梁柱。哪怕是裴烨也很听她的话。裴家以她为首,大家习惯了她坚强和冷静的样子。此时见她这样,大家的心里都不好受。

    “如果不是我,奶奶不会死。奶奶说过,她要等小弟回来,还要看着小弟升官,娶亲,再生孩子。”

    裴玉雯看着李氏安详的面容,嘴里喃喃说道。

    “如果我足够强大,就不会让人闯进来都不知道。要是早些发现端倪,更不会连累奶奶。”

    “难过有什么用?就算你再难过,奶奶也活不回来了。”小林氏在旁边气急败坏地骂道:“收起你的眼泪。哭有什么用?奶奶能看见吗?害死她的人是谁,你心里比我们清楚。总有一天,我们要报仇。”

    “报仇?”裴玉灵抬头,那张挂满泪珠的脸上满是惊疑的神色。“我们吗?”

    “对。”小林氏朝裴玉灵眨眨眼睛。

    那意思很明显,他们也知道对方惹不起,报仇什么的根本就是奢望。他们就是想要安抚住裴玉雯。

    然而对裴玉雯来说,她从来就没有畏惧过任何人。夏知宏是个疯子,狂魔,杀人恶鬼。可是,那又怎么样呢?他害死了她的奶奶。总有一天,夏知宏,甚至于整个夏家,他们都要从这里消失。

    “对,你们说得对,总有一天,我们要为奶奶报仇。”

    院子里,林氏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裴家确实富足了。然而麻烦却是接二连三地出现。裴家有多久没有过平静的生活了?

    “雯儿娘。”村民们带着各种慰问品前来拜访。

    门口涌来许多村民。这些人都是与裴家有来往的。

    走在最前面的是裴家村的族长,接着里正也从后面走进来。

    林氏见到这些人,连忙迎过来。

    “你们也来了。”

    “雯儿娘,你们家的事情我们都听说了。你们要节哀啊!”族长蹙眉。“李氏年纪也大了,身子一天不如一天。就算不发生这样的事情,只怕也没有两年日子可活。你们就当她是寿终正寝的吧!”“多谢大家的关心。只是娘苦了大半辈子,好不容易 才过几天好日子,没想到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你们也知道雯丫头与娘的感情最好。现在她走了,雯丫头是最痛苦的人。我们就让她收拾收拾心情吧!

    ”

    “听说她是半夜入厕的时候摔到石头上,不小心撞到了脑袋,然后才……”族长问道:“可有此事?”

    “是。娘年纪大了,眼神不好使。这深更半夜的,她就不小心……哎!一切都是命。”

    裴家对外没有说李氏的真正死因。毕竟裴家本来就有各种麻烦。要是让别人知道竟有人半夜偷袭他们,以后谁还敢与他们家来往?他们家好几个女儿,这种消息传出去,谁还敢娶他们家的女儿?

    当端木墨言赶回来的时候,裴家已经把李氏安葬了。他站在床前,看着躺在那里的裴玉雯。

    向来精神十足的小丫头安静地躺着,俏丽的小脸苍白无色,像是被吸干了精神似的。看见她这个样子,他的心里格外的难受。那一刻,他真想冲到京城,把夏知宏那个混蛋抓 起来大卸八块。

    然而,他们在船上大战了半个时辰,在裴玉雯成功脱险的时候,他抽身离开了。

    “哎!”叹息。

    裴玉雯睁开眼睛。

    她看着面前的端木墨言。

    半晌,她不说话,他也不说话。就在他想着应该说点什么的时候,她的眼眶红了。

    突然,她坐起来,抱住了端木墨言的腰。脑袋靠在他的肩膀,嘴里发出细微的声音。那声音很小,要是不仔细凝听的话,根本就感觉不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