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六章:丢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个小丫环提着灯笼走出房间。离那房间远了,这才开口抱怨:“不过就是一个踩着别人上位的贱人,真当自己是夫人了。那架子摆得比正房夫人还大。看你能得意到什么时候。这府里从来就没有吃素的。

    早晚有一天,你的小命也得完蛋。”

    裴玉雯走出来,看向烛光昏暗的房间。

    刚才说话的声音有些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七姨娘,你这是何必呢?那两个丫头都是你的人,要是你在怀孕的期间主动把他们送到爷的床上,说不定还能固宠。你现在大着肚子也不能伺候爷,还不如安插两个可信的。以后也能帮衬你一把。”一个

    老嬷嬷在旁边劝解道。“你知道什么?这两个贱丫头的心大着呢!要是真的让他们受了宠,还有我什么事儿?特别是丽儿那个贱人,她的一双眼睛长得特别像裴玉雯那个贱人。爷对那个贱人念念不忘。得不到那个贱人,必然会收

    了丽儿。不行!我不能让丽儿受宠。”

    “既然你不想让丽儿伺候爷,那就把她打发了。反正不过是个丫环,把她直接卖掉就行了。何必做这些多余的事情?”“要是真的把他们打发了,那不是让大夫人找我的麻烦吗?一个容不得人的罪名就够我失宠的。你忘记裴薇薇是怎么失宠的了?她就是因为我得了宠,她心里嫉妒,在爷的耳边吹枕头风,让爷把我赶走。她

    哪里想到我会怀孕。哼……”

    裴薇薇……失宠……得宠……怀孕……

    这些词语组合起来,再加上那熟悉的声音,她知道是谁了。

    裴娟。

    当初的裴娟狼狈不堪,被裴薇薇拉到谭府做了丫环。然而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最终裴薇薇被弃,裴娟反而成了宠妾。

    没想到那个女人呆在后宅里还是不安份,一口一个贱人地骂她。她真不明白,她到底碍着她什么了?

    “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端木墨言提着两个酒坛子,在房外找到脸色难看的裴玉雯。“是不是等久了?”

    裴玉雯不悦,指了指对面的房间,不高兴地说道:“等得再久我都不会像现在这样生气。”裴娟还在咒骂裴玉雯。那些话特别难听。想她在宅院里做了这么久的宠妾,没想到底下还是跟当初一样粗蛮不堪。那些肮脏的咒骂声只有最没有素质的乡野村妇才骂得出来。有些话裴玉雯都不懂得是什么

    意思,只知道是不好听的话。

    端木墨言的眼里闪过浓郁的杀气。他拔出腰间的匕首。

    裴玉雯握住他的匕首,连忙说道:“你气什么?不要冲动。”

    “她竟敢这样说你。你听着不生气?”端木墨言怒道。

    “那你现在想做什么?杀了她吗?为了这么一个人惹 上命案,根本就不值 得。”裴玉雯淡道:“她能这么嚣张,不就是因为还受宠吗?要是她失去宠爱,你说会怎么样?”

    “你想怎么玩?”端木墨言看见裴玉雯眼里的亮光,知道她的心里有什么主意。

    “她怀着身孕,想必很久没有运动了。我们就让她运动一下吧!”裴玉雯说道。

    谭府,有人高声喊着‘走水了’‘走水了’。

    正在小妾房间里厮混的谭恒听见声音,连衣服都没有穿好就跑了出来。他抓 住其中一个家丁,怒骂道:“没用的东西。这样的天气怎么会走水?哪个院子走水?”

    “爷,是七姨娘的院子。现在火势很大了。管家正在赶过去。”那家丁提着水桶,颤颤地说道。

    谭恒不像谭弈之,他经常打骂仆人。谭府的仆人总是隔几天就会消失几个,其中大多数是男主人命人打死的。

    因此,见到谭恒,府里的仆人本能地觉得畏惧。

    听说是七姨娘的府里走火,谭恒急了。女人他有许多,但是没有几个能生孩子的。裴娟给他生了庶长子,现在肚子又有一个。

    他想争夺谭府的权利,以他的出身是没有胜算的,唯一比谭弈之强的就是他有孩子,而谭弈之却拒绝了几次族里安排的亲事。

    “七姨娘出来了吗?”谭恒赶到小妾的院子外。

    正好管家也带着大量的家丁赶过来。

    管家刚赶来,当然不知道那个正受宠的七姨娘是什么情况。他连忙安抚道:“主子放心,七姨娘不会有事的。我们马上就救她。”

    推开院门,众人愣住了。

    只见七姨娘抱着一个家丁正啃着。那家丁满脸享受的样子。而旁边,一个老嬷嬷和一个丫环正吓得哆嗦发抖。

    “爷,不关我们的事情。姨娘自己不知检点,我们劝了也没用啊!”老嬷嬷跪在地上,颤抖地求饶。

    谭恒,管家以及全府的家丁亲眼看见裴娟抱着一个家丁不放,谭恒的脸面尽失。此时再看裴娟,只觉是那么的恶心。

    “把这个贱人关起来。”

    谭恒气得甩袖离开。

    房顶上,裴玉雯看着下面的闹剧,脸上露出解气的神情。不过,没有对付谭恒,这一点有些不满意。

    “谭恒最近有什么动作?他想跟谭弈之争权,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本来我不想管他们家的闲事。不过现在我想帮谭弈之一把。”裴玉雯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帮你达到。不过一个谭恒,根本不足为惧。你就当个乐子玩玩就是了。“端木墨言宠溺地看着她。

    夜风下,一男一女坐在房顶上。下面一片混乱,而他们之间的气氛却非常的和谐。

    裴娟被家丁拖走。她回过神来,这才发现自己做了什么。她大惊,道:“怎么会这样?我怎么会做这种事情?谁在害我?谁?”

    “七姨娘,爷说了,等你生下孩子,你就是府里最下等的奴。这辈子,你别想再翻身。”丽儿抬起俏丽的小脸,笑得灿烂无比。

    裴娟暗恨,抓向丽儿的脸:“贱人,是你害我。是你害我。”“你会有今日的结局,是你自己咎由自取。”丽儿得意地摸摸脸。“接下来,也该我过好日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