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章:跟踪
    ,精彩无弹窗免费!

    当姐妹两人从成衣铺里出来的时候,那种被人监视的感觉消失了。

    他们也没了再逛 的心思,便回到了定下的客栈里。方启铭在这里是有别院的。他邀请过裴家姐妹。不过裴玉雯知道他与莺歌之间的关系有些别扭,要是贸然接受他的好意,只怕为难的还是莺歌,便拒绝了他的提议。反正他们住在客栈里也没有什么不方便

    的。深宅大院里终究麻烦太多,他们不想徒增烦恼。

    考试分为五场。因为是初试,考试的要求没有那么严格,没有不能回来的规矩。

    裴子润每日可以回客栈,第二日又去县衙考试就是。只是这样一来,小林氏不放心,决定亲自接送裴子润。

    接下来小林氏负责照顾裴子润,裴家姐妹带着莺歌负责分店的准备工作。连续几天,他们都忙得不可开交。

    连续忙了几天,终于把分店的所有事情准备妥当。接下来只需要让莺歌安排几个信得过的绣娘过来就是了。至于货物方面,其实不用特别操心。反正这里离他们的城池也近,隔几日从总店拉过来就是了。

    “翡翠阁……听说翡翠阁又推出了几个新品。我们进去瞧瞧吧!”

    莺歌停下脚步,看着对面的翡翠阁招牌说道。

    裴玉雯和裴玉茵都没有意见。他们出门一趟,回去的时候总要带礼物给林氏和裴玉灵。女人最缺的就是衣服和饰品。每年的饰品都得换新,要不然又要被人埋汰。

    “这支钗子不错。姐,挺适合你的。”裴玉茵看中一根金簪,插在裴玉雯的头发上看了又看。

    “这支钗子我们小姐要了。”一个婢女从裴玉雯的头发上拔下发簪,满脸倨傲地仰着头。

    裴玉茵气恼:“这是我们先看中的。你这样做会不会太无礼了?”

    “你付银子了吗?”婢女冷哼。

    “我们很满意这支簪子,现在就支付银 子。”莺歌伸手想要夺回发簪。那婢女缩回手,将发簪藏在身后。莺歌扑了个空,顿时黑着脸。“你这是什么意思?强抢吗?”

    “青灵。”一名戴着帷帽的少女站在门口处,声音清冷地说道:“不要胡闹。”

    婢女见到来人,撇撇嘴:“小姐,这支发簪很适合你的。你明天要参加李小姐的及笄宴,这发簪正好配你。”

    “本小姐什么时候缺过一支发簪了?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少女语气不悦。

    裴玉雯认出那少女的身份。虽然她戴着惟帽,但是以她的角度正好可以看见她的样子。

    丞相府嫡女,未来的太子妃孟清宁。

    真是怪了!孟清宁不在京城呆着,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小妹,这发簪虽说不错,但是不适合我。放下吧!我们看看别的。”裴玉雯转移视线,不再看孟清宁。

    不管孟清宁为何出现在这里,反正与她无关。连长孙子逸这种身份的人都来了,再来一个未来太子妃也没有什么奇怪 的。

    “你是裴小姐吧?”

    没想到裴玉雯不想理会孟清宁,她却不打算放过她。

    裴玉雯觉得奇怪 。像孟清宁这样身份的贵女,怎么还记得曾经 匆匆见过一面的她?

    “孟小姐真是好记性。”她想告诉她,她也认出了她。要是她在这里做点什么,大家都会没脸。

    孟清宁淡淡说道:“听说你的弟弟在边境战功赫赫,皇上还特令钦差前去边境宣旨晋官。恭喜你了。”

    “多谢孟小姐。”

    “裴小姐怎么会在这里出现?难道这里是你的老家?”正准备离开的裴玉雯听了孟清宁询问的话,淡道:“我们来这里开店。虽说弟弟升了官,但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在他回来之前,我们家的人总要生活的。孟小姐要是没有别的事情,我们就先告辞

    了。”

    “你去忙吧!”孟清宁听了裴玉雯的话,语气冷淡许多。

    她自恃贵女,而裴玉雯的所作所为根本上不了台面。对孟清宁来说,裴家这样的身份是没有资格与她结交的。

    就在裴玉雯刚迈出大门时,一人走了进来。那人在看见裴玉雯的时候露出愉悦的笑容:“真巧啊!”

    裴玉雯嘴角一撇:“确实挺巧的。”

    如果可以的话,真不想与他这么巧。

    “世子。”孟清宁平静的语气终于有了些起伏。然而只一瞬间,她马上恢复冷静。

    裴玉雯拉着裴玉茵和莺歌向长孙子逸福了福身,接着便准备离开。这时候,孟清宁一把抓住裴玉雯的手腕。

    “为什么你和世子有一样的佛珠?你这串佛珠从哪来的?”

    昨日孟清宁见到长孙子逸,发现他的手腕上多了一串与他的气质和身份不相配的佛珠。她旁敲侧击地问了几句,只知道那是有人送给他的。至于是谁送给他的,他却不愿意透露半句。

    难道送佛珠的人竟是这个女子吗?不!不可能的!世子不会看上这种乡下丫头。

    她除了与那个人有相同的名字,还有什么值 得世子另眼相待的地方?难道世子真的太爱那人,连个相同名字的人都不放过吗?

    “孟小姐,你弄疼我了。”裴玉雯甩开孟清宁的手臂。“你不要误会,我们的佛珠是同一个人送的。”

    “谁?”孟清宁庆幸此时戴着惟帽,没有人看见她那张被嫉妒扭曲的容颜。

    “孟小姐,这件事情与你没有什么关系吧?”长孙子逸优雅淡笑。“你是未来的太子妃,有些时候还是要注意自己的行为。裴姑娘是官家女眷,与你的身份是相等的。你这样对她说话太无礼了。”

    “我……我只是好奇。”孟清宁捏紧拳头。“这佛珠挺好看的。裴姑娘,可以割爱吗?”“这位小姐真是奇怪 。刚才我们看中一支金簪,你的婢女冲出来直接把我们雯儿头上的金簪拔掉,趾高气扬的要我们让出金簪。我们大度,不想让掌柜为难,便把金簪留下来了。现在我们雯儿手臂上的佛珠你也要抢,你是不是特别喜欢抢别人的东西啊?现在的大家闺秀还真是奇怪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