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二章:赠送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模一样的佛珠,代表着他们难断的缘份。或许长孙子逸什么也不知道,但是裴玉雯却没有失忆。

    这个男人……差点就是她的丈夫。

    只要再过三天,她便能嫁给他,成为他的妻子。只可惜,终究还是差了一点。

    一尘大师说,他们之间有三世斩不断的缘。那么,他们注定有切割 不了的缘份吗?

    “姑娘在想什么?”长孙子逸察觉裴玉雯的失神,无奈道:“为何在姑娘的面前,我总是没有存在感?”天下的女子都贪恋他的容貌,他厌恶那些痴恋的目光。不过面对她时,他的魅力消失。他应该感到高兴的。然而事实上,他有一种深深的挫败感。他想要那双清润的眸子里有自己的影子,也想这张清冷的

    容颜为自己娇羞。

    “世子如皎皎月光,无论男女在你的面前都得羞愧。小女子也是俗人,自然不能免俗。”

    裴玉雯的话没有说完,只见一张放大的俊颜出现在她的 面前。她的呼吸一窒,话戛然而止。

    长孙子逸察觉她的异样,笑容深了几分。

    本来那张脸就好看得天怒人怨,现在又靠得这样近,裴玉雯感觉自己的心跳如奔腾的野马般失控了。

    她推了他一把。然而那只手刚到他的胸膛,便被他抓 在手里。那温热的手掌握住她的手腕,保持着那个动作。

    他眸光深邃,如泉水般温润,如月光般皎洁,还带着浓浓的旖旎。他的脑袋慢慢地靠近她,仿佛想要做什么。

    “世子……”裴玉雯刚张嘴,长孙子逸的手指碰到她的唇。

    “嘘!”长孙子逸勾唇微笑。“别说话。”

    裴玉雯蹙眉。她想后退几步,可是长孙子逸反而前行几步,那姿势与刚才如出一辙。

    “你做什么?他们看着呢!”裴玉雯羞恼地瞪着他。

    长孙子逸的笑意加深。他一笑,本来如兰花般的俊雅风姿,整 个人变得邪气了几分。

    “我……”长孙子逸靠近她的耳朵。

    扑通……扑通……

    阳光洒在男子的身上,那好看得不得了的俊颜快要把她的眼睛给闪花了。她有种快要变成瞎子的错觉。

    精美的玉冠在阳光下散发着好看的光芒。那如墨般的黑发垂下了几缕,从耳垂划过来,与她的脸颊相亲。

    旁边的裴玉茵想说话,莺歌一把捂住她的嘴,那双精亮的眸子灼灼地看着面前的男女。

    太相配了!真想这样的画面能够保留下来。

    裴玉雯深吸一口气。她再次伸出手,想要推开面前的男人。而还没有动手,从旁边冲出来一个孩子撞向她。

    “小心。”长孙子逸连忙抱住她的腰,将她整个人抱在怀里。而那个撞向他们的孩子也被他保护在其中。

    裴玉雯抬头,看见长孙子逸紧张的神情。那一刻,她的心里有些感动。

    “我没事。”她开口道。

    长孙子逸吐出一口浊气。松开她的腰肢,蹙眉看着怀里的孩子。

    “怎么能在街上乱跑呢?”

    那孩子是个穷人家的孩子,身上穿着打满补丁的衣服。此时他畏惧地看着长孙子逸。在长孙子逸松开他的时候,他撒腿就跑。

    “看来吓着他了。”长孙子逸无奈。“不过,这么小的孩子怎么在街上乱跑呢?大人也不看着些。”

    “可不是,现在正是混乱的时候。那些拍花子最喜欢趁着这段时间对那些孩子下手。”裴玉雯也赞同道。

    “嗯……”长孙子逸摸了摸腰间。

    “怎么了?”看见他的动作,裴玉雯有种不妙的预感。

    长孙子逸摇头,失笑道:“看来是我们太低估了这些孩子。拍花子不会对他下手,他倒对我下手了。”

    “他偷了你的东西?”裴玉雯皱眉。“那必须找到他。”

    “主子,属下马上就去找,一定把他找出来。”随从听说长孙子逸的东西被偷,顿时气得不行。

    本来长孙子逸与裴玉雯相处,他不想打扰主子的好事,便故意走远了些。现在发生这样的事情,他暗悔不已。

    “去吧!不要伤了他。”

    “那……我们也帮忙找找吧!”旁边的莺歌热情地说道:“那孩子瞧着四五岁的样子,而且对这里的地形非常了解,应该是本地人。我们向四处打听打听,想必会找到一些线索。”

    “不用了,你们回去歇着。我自己处理就是了。”长孙子逸温柔地看着裴玉雯。“不要多想,好好休息。”

    “真的不需要我们帮忙吗?人多找得更快些。”裴玉雯再次询问。

    “不用。”长孙子逸温柔一笑。“另外,为了让我的心里好受些,这些请收下。”

    裴玉雯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他指的就是刚才买下的那些饰品。现在十几个盒子放在马车里。

    她不赞同。无功不受禄,怎么能收他的东西?再说了,那些饰品都不便宜。他们的关系还没到收他贵重礼物的阶段。

    “我……”

    “我去帮忙找人。就不送你进去了。”

    长孙子逸根本不容她拒绝。他一挥衣袖,潇洒而去。

    “定国公世子又俊美又体贴,还出手大方。要是能够嫁给这样的男人,此生足矣。”莺歌满脸的陶醉。

    “哦?我把方家都送给你,那够大方了吧?你什么时候嫁过来?”

    门口,方启铭拉着童儿站在那里。他手里拿着一个兔子灯笼,显然是为了哄童儿买的。

    莺歌见到他,满脸的嫌弃:“你们方家就是龙潭虎穴,傻子才嫁进去。”

    “整个方家只剩我一个人,既没有龙潭,也不是虎穴。还是不愿意嫁吗?”方启铭无奈一笑。

    “什么意思?”莺歌愣愣地看着他。

    “我知道你不喜欢方家。刚才我已经将方家的信物交还,以后我不再是方家的继承人。也就是说,我现在……一贫如洗。莺歌姑娘,以后只有你养我了。”

    所有人都愣住了。方家虽不是富可敌国,但是也算是富甲一方啊!提起这位方大少爷,连谭弈之都竖起大拇指。他倒是豁达,说不要就不要,把到手的富贵扔了。这下子,方家怕是要大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