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四章:烦恼
    ,精彩无弹窗免费!

    裴玉雯坐到小林氏的对面,裴子润跟在她的身侧。

    小林氏见状,酸溜溜地说道:“刚回来就要找姑姑。这小子跟姑姑比跟自己的娘还要亲。”

    “跟姑姑亲有什么错?我们的身体里流着相同的血脉。跟姑姑亲也是对的。”裴玉雯摸了摸裴子润的头发。“今日考得怎么样?”

    “老师说得对,我需要学习的地方还很多。其中有些东西很晦涩,平时也曾读过,却是看几眼便划过去了,根本学得不精。”裴子润失落地说道。

    “没关系。你还小,这次不行那就下次再来。”裴玉雯淡道:“我们这次就当作来长见识的。”

    “姑姑对子润也太没有信心了。我虽学得不精,却也相信能通过初试。姑姑只管等着我给你考个童生。”

    裴子润抬着小脸,精致可爱的小脸上满是自信。

    “好哇,原来刚才说了那么多都是逗姑姑的。”裴玉雯刮了一下他的鼻子。“小家伙,心眼越来越多了。”

    裴子润依偎在裴玉雯的怀里:“才不是。子润确实学得不好。以后我会更加用心地学习的。”

    裴玉茵提着篮子走进来。将篮子放在桌上,打开盖子,取出里面的饭菜。“刚才借用了客栈的小厨房亲自给子润煲了鸡汤。这是我从集市 里买的鸡,绝对的大补。等会儿子润多喝几碗,好好补补身子。我可是听说了,你们考一次就会伤一次元气。有的书生太单薄,还没有考完

    就昏倒在考场。”

    “我们子润经常锻炼身体,当然不会这么娇气。”小林氏在旁边说道:“不过你小姑姑的心意也得受着。等会儿多喝几碗,明日还得继续考呢!”

    “知道了娘。多谢小姑姑。”裴子润乖巧地道谢,回头对裴玉雯说道:“姑姑,等会儿可以教子润读书吗?今日这场考试让我明白自己的不足。我想把以前学得不好的地方再学一下。”

    “当然可以。”裴玉雯微笑道:“不过,现在先吃饭。”

    当裴玉雯从裴子润的房间里出来时已经很晚。她回到自己的房间里,一夜好眠。

    第二日裴家姐妹继续处理分店的事情。店铺已经找好,接着就是安排匠人重新整修。因为这是要交给裴玉茵打理的,所以她只在旁边提点,大多数事情都交给她安排。

    “舍得出现了?”裴玉雯从店里回来,见到莺歌疲惫不堪的身影便打趣道。“你这幅样子是怎么回事?瞧着像是被吸干了元气似的。”

    “那个混蛋玩真的。他脱离了方家,不再是方家的继承人了。”莺歌躺在裴玉雯的床上,烦燥地说道。

    “我记得你说过,你不稀罕方家。现在他脱离了方家,对你来说不是好事吗?”

    “是啊!可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要是一无所有,对他来说不是好事。曾经嫉妒他的人肯定会想方涉法对付他。曾经 讨好巴结他的人也不会再尊敬他。他失去了方家大少爷的身份便失去了一切。”“他会这样做的原因你真的不知道吗?对他来说,方家曾经很重要。毕竟那是他的家族。然而那重要的方家与你相比就不算什么了。”裴玉雯坐在床前,看着眼神茫然的莺歌说道:“在这个时候,他只需要你

    陪在身边。”“你说得对。不过,我需要安静地想想。我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现在让我把他加入我的人生,真的需要好好想想。”莺歌闭上眼睛,疲惫地说道:“每次呆在他的身边,我总是无法冷静下来。现在我可以好好

    理理头绪。”

    “那你安静地想想吧!”裴玉雯淡道。“有什么事情就叫我,我在旁边看会儿书。”

    时间缓缓流失。两个时辰过去了,莺歌从床上坐起来:“雯儿,我想明白了。”

    “嗯。”裴玉雯的视线还凝固在书本上,没有看她。

    “我要带他回家族。”莺歌坚定地说道:“他是方启铭,就算没有方家,他也能风光起来。只要我们家给出一笔银子给他做本钱,他很快就会再创一个方家。”

    裴玉雯放下书本,抬眸看向她。她的眼里有无奈,还有同情。当然,那样的同情不是对她,而是对方启铭。

    “你躺了两个时辰,得到的就是这样的结果?”裴玉雯哭笑不得。“你以为方大少爷聪明吗?”

    “当然聪明。要是不聪明,我会被他耍得团团转吗?”莺歌不满地冷哼。

    “那就得了。那你觉得,方大少爷经营各地的生意这么多年,他会没有自己的小金库吗?”

    莺歌愣住了。他会没有吗?当然不可能。就算是她也有自己的小金库。

    所以,她担心了一天一夜的问题根本就不存在?就算他不做方家大少爷,他照样可以风风光光的?

    要知道方家早就落魄了。现在唯一能够扛得起这个大梁的只有方启铭。方启铭一走,就相当于另起炉灶。

    方启铭在哪里,方家便在哪里。

    “那个家伙又在逗我玩吗?”莺歌想明白了,顿时非常生气。

    “也不算。他只是没有想到你会这么傻。幸好童儿长得不像你。”裴玉雯微笑地插刀。

    “可恶。连你也欺负我。”莺歌懊恼。“我回去找他算账。”

    莺歌风风火火地离开客栈。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下来。她一走,裴玉雯看着余阳下山,最后一缕阳光消失。

    “怎么回事?怎么嫂子和子润还没有回来?”

    裴玉茵有裴信盯着,她不担心。再说重装房子有许多事情要做。她回来之前就知道裴玉茵今天会忙得很晚。

    可是裴子润那里应该不会这么晚。昨天这个时候他们都在一起吃完饭了。

    裴玉雯打算去衙门看看。刚出大门,便见一辆马车停下来。

    裴子润和小林氏下了马车。小林氏对车夫说道:“多谢小哥。还有,请转达我们对贵主子的谢意。”

    “好。”车夫甩了一下马鞭,赶着马车离开。“嫂子,今天怎么会这么晚?发生了什么事情吗?”裴玉雯拉着裴子润的小手。“好冰。快回房间暖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