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六章:真相
    ,精彩无弹窗免费!

    县衙内,几个老夫子核对了裴子润的笔迹。其中一个老夫子说道:“笔迹很相似,不过并不是一个人写的。”

    另一人点头,严肃的脸上满是不屑。“伪装笔迹的人很聪明,但是聪明反被聪明误。笔迹确实很相似,然而这孩子才多大?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笔力?虽说他小小年纪能有这样的字体已经不错,比起同龄人来说属于佼佼者。然而天生的力气影

    响到他的笔力。这一点是不会骗人的。”

    这次的主考官除了当地的父母官辛大人,还有几个士族大师。其中以当地有名的名儒西门大师为主。“字迹就是一个极大的破绽。可见这孩子是被冤枉的。不过,虽说不是这个孩子的笔迹,但是有人知道考题是不争的事实。这件事情必须彻查。”西门大师严肃地说道:“前面两次的考题全部作废,所有人只

    有重考一次。”

    “大人,各位大师,定国公世子爷来了。”一个衙役走进来,对众人说道。

    “还不快请?”辛大人连忙站起来。“各位大师,我们一起迎接世子爷吧!”

    “这件事情非同小可,难怪 会惊动世子爷。听说世子爷得到皇上的御令,此时正在各地微服私访。”

    “是啊!定国公世子也是个天才般的人物。在世家子弟之中,当属他是其中的楷模。”

    身姿伟岸的贵公子带着清秀的佳人迈入内堂时,所有的大儒和辛大人都做恭敬状。

    “参见世子爷。”众人行礼,抬头见到裴玉雯和小林氏,一时间愣住了。

    怎么带了个女人过来?现在这种情况,世子爷还有心情花前月下?各位大儒不由得有些失望。

    长孙子逸虚扶了一下辛大人和旁边的西门大师。他微笑地介绍着裴玉雯和小林氏。

    “这两位是考生裴子润的娘和姑姑。裴子润被人冤枉,他的亲人格外的担心,正好本世子与他们是旧识,便带他们进来等消息。各位大人和大师不会介意吧?”

    众人得知两人的身份,心里顿时好受了些。

    如果这位姑娘只是世子爷的相好,在这种情况下被带过来,他们会觉得世子爷不够看重他们。而如果是考生的家人,那又不同了。相识便相识,至少不是无关紧要的人。

    “两位放心。我们已经初步查清楚此事与裴子润无关,他是被冤枉的。很快我们就会公布整件事情的真相,还他一个公道,断不会让他蒙受不白之冤。”辛大人在旁边做着保证。

    小林氏搂着裴子润,轻声询问着什么。裴子润摇摇头,表示只是问了几句话,没有对他做什么。

    裴玉雯既然来了,见到了各位考官,当然不能什么也不说。她便把那个孟真与他们发生过的恩怨说了出来。

    “这个孟真……好像有些印象。他是不是参加了很多次的考试?”

    辛大人歪头想了想,半晌没有想明白。旁边的师爷给他提示道:“老爷忘了?昨日他还来府里拜访你,给你送礼。你没见他,让他喝杯茶就走了。”

    “昨日他来过?那考题被泄一事与他有没有什么关系?”辛大人一听,满脸怒意。

    “这个……在没有查到真凭实据之前,咱们不能随便冤枉一个人。只有得到真正的证实后才能确定。”

    裴玉雯已经达到目的,不会再说什么影响他们判断的话。如果真是孟真,想必他们会查出来。如果不是他,她就不做多余的事情,免得冤枉了别人。

    “各位大人,既然已经查出子润是被冤枉的,那我们可以走了吗?”

    裴玉雯温和地询问道。

    辛大人看了一眼长孙子逸。后者笑容淡淡,但是那表情很明显,辛大人顿时知道怎么做了。

    “当然可以。姑娘放心,我们不会冤枉裴子润。稍后便会贴出公告,同时也会说明要彻查此案。”

    “多谢各位大人。”裴玉雯朝长孙子逸福了福身,又朝其他人福了福。

    “坐我的马车回去。”长孙子逸在旁边说了句。

    “好。”裴玉雯也不客气。

    长孙子逸在向所有人表明自己的态度。这对他们来说是有好处的。至少这些人不敢轻易舍去裴子澜。

    离开县衙,小林氏拍着胸口:“真是吓人。第一次见到这么多贵人。”

    “那嫂子得好好适应一下才行,以后子润有出息了,给你争个诰命回来,你要见贵人的机会还有很多。”

    裴玉雯掀开帘子,看着外面说道。

    “那不是小妹吗?她身边的人是谁?”

    “怎么了?”小林氏凑过脑袋,却什么也没有看见。“三丫头怎么了?”

    “没什么。可能是我看错了吧!”裴玉雯淡道:“现在回客栈等消息。在此案没有审个结果之前,他们的考试时间还没有定下来。子润正好趁这几天在客栈里好好地温习一下。”

    “好。”裴子润点头。

    小林氏陪着裴子润在客栈里温习课业。裴玉雯前往店铺的位置。

    “你真利害。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些?”裴玉雯温柔的声音从店里传出来。“姐姐也很利害。只要是她画的图,总是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不管我怎么学习都学不到其中的精髓。”

    “姑娘的图很清新,很温暖。只是缺少了几分大气。不过你是个有灵性的人。现在只是缺了一点经验,等你多画几次,想必会越来越好的。”一个男子的声音传了出来。

    “谢谢你。”裴玉茵娇羞地道谢。

    “不用如此客气。我还没有谢谢你救了我。刚才要不是你,我差点被人偷了荷包。要知道我这次出门一个随从也没有带,要是荷包丢失了,那就只有乞讨回去了。”男子的声音很柔和,带着几分促狭。

    “你少骗我。以你这手画技,只随便支个摊子就有不少人上来找你画画,赚银子还不是轻易的事情吗?”

    裴玉雯推开门,看向与裴玉茵并肩而站的男人。那是个十几岁的少年,与裴玉茵的年纪差不多。那张脸倒是隽秀雅致,颇有书生的文雅风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