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一章:相救
    ,精彩无弹窗免费!

    湖水中,一道纤细的身影浸泡在其中。时间缓缓流失,女子一直躺在那里。这时候,一个准备洗衣服的老妇人看见了躺在湖面上的女子,不由得大叫起来:“来人啊……来人啊……有人掉水里了。”

    村子里的村民大多数都是良善之辈,这声音一响起,从四面八方跑来许多人,其中有老有少有男有女。

    “好像是个姑娘。哪家的婆娘会泅水的?”一个长者看向四周的村民,视线停留在一个少妇的身上。“芳儿娘,你家住在河边,你应该会吧?”

    那少妇也不含糊,卷起衣袖和裤腿,回应道:“村长,我去把她弄上来。就是不知道泡了多少,是生是死。”

    “咱们这么多人盯着的,就算真有个好歹也与你无关。”那老者给她吃了一颗定心丸。

    少妇跳进水里,将湖中央的女子拖上岸。

    “好标致的姑娘。”一个老妇人惊讶地看着躺在地上的女子。“瞧这身打扮,只怕是有钱人家的姑娘。”

    “瞧瞧还有气没有。”老者叮嘱了一句。

    另一边,裴玉雯骑着马,带着二十几个手下赶到跃龙湖。

    跃龙湖极大,一眼望不到头。他们只有顺着水流寻找,希望能够找到裴玉茵的身影。

    “分开找。”裴玉雯对众人说道:“要是有消息,就发出信号。”

    “是。”众人应道。

    裴玉雯带着裴信单独行动。毕竟人太多的话反而容易引起注意。经过一线阁的调查,那些抓走裴玉茵的人是个什么大型的人贩组织。他们把抓到的女子卖到外地,或者把她们弄失忆,再卖给那些当权者做禁脔。这个组织存在很多年,做了不少恶事,却从来没有失过手

    。

    这次牵扯到裴玉茵,惊动了一线阁和黑面军两大组织,倒霉的日子便来了。

    “主子……”裴信看着天空。“那是一线阁的信号。”

    裴玉雯总是使用一线阁的资源 ,使得黑面军以及裴信与一线阁的那些管事像是亲兄弟似的,只要双方有什么麻烦就会互相帮忙,自然认得对方的信号。

    “我们过去瞧瞧。”裴玉雯见那发信号的地方并不远,便说道:“走。”裴信在走之前也发了一个信号,这次是通知其他人的。他们不知道一线阁遇见了什么事情,先把人调回来是没错的。毕竟能发信号,说明对方应付不了。他们现在只有两个人,就算赶过去也不一定能帮上

    忙。

    “一线阁的存在太碍眼了。今天杀了你一线阁阁主,这个一线阁就如一盘散沙,很快就能为我所用。”

    不远处,一个阴柔的男人握着宝剑,与对面的男人迎面相对。

    那男人戴着面具,穿着一身黑色的锦袍,身后披着同色的披风。

    此时他的右手抓着宝剑,鲜血从肩膀上流淌下来,顺着手臂滑动着。鲜血滴哒浸入泥土之中。

    在男子的身后有许多手下,但是个个都受了重伤。而阴柔男子的身后也有人,他的人数是黑面男子的三倍。

    “我们的人来了吗?”裴玉雯没有马上现身,而是在暗处观察 对面的情况。

    裴信在身后低道:“马上就到。”

    “这些人是什么人?”裴玉雯不管江湖事情,黑面军都是处于放养状态,主要的负责人还是孟军。

    “属下没有猜错的话,这些人应该就是那个人贩组织。”

    裴玉雯眼眸微沉,看着那阴柔男子的神情更冷了几分。

    “谁?谁在这里?滚出来。”阴柔男子朝暗处低吼一声。

    裴玉雯拍了拍衣袖上的灰尘,淡然地走了出去。

    对面的端木墨言失血过多,脑袋有些昏沉。他能撑到现在全靠身后的两个手下扶着他,要不然早倒了。

    他们已经发出信号,然而这附近太偏僻,就算他的手下看见信号赶过来,怕是也来不及了。

    此时看见裴玉雯出现,他以为自己看错了。这荒郊野外的,那丫头不在房间里呆着,来这里做什么?

    “‘滚’这种事情应该适合阁下这种人,小女子无德无能,做不了这种高水准的动作。”

    阴柔男子见到裴玉雯,眼里闪过诧异的神色。

    “女人?有意思。我见过那么多女人,还没有见过这么胆大的。那些女子见到我,哪个不是哭哭啼啼求饶?”

    裴玉雯冷笑:“那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轮到你对他们跪地求饶?”

    “呵!小丫头,跑到这种地方来,莫不是私会情郎?可惜啊,今日落到我们手里,那就只有委屈你了。”

    阴柔男子一挥手,示意手下的人动手。

    这女子撞见他们的好事,今天说什么也留不得她。

    “走。”

    端木墨言见她走过来,不由得烦燥起来。

    裴玉雯对他的话置若未闻。她从端木墨言手下的腰间拔出宝剑,迎面与对面的敌人战斗。

    “嗯?这女人有问题。”阴柔男人说着,挥剑劈向裴玉雯。

    端木墨言撑着摇摇晃晃的身子迎过去。哐当!他的剑扛下了阴柔男子的剑。只是这样一动作,伤势更严重了。

    阴柔男子似笑非笑地看着端木墨言,加重手里的力度。而原本快要倒下的端木墨言眼瞧着就要撑不住了。

    裴玉雯回头,正好看见端木墨言为自己扛下的那一剑。

    她一剑刺穿对面那人的胸膛,接着迎向阴柔男子,卸掉他的力,把端木墨言救了出来。

    “原来竟是一线阁阁主的女人。刚才真是小瞧了你。”阴柔男子舔了舔唇。

    “那些女子是你们抢的?”裴玉雯冷冷地看着对面的人。

    “是又如何 ?”阴柔男子笑得得意,声音尖锐,像鸭子般难听。

    “那就去死。”裴玉雯利落地挥出裴家剑法。

    事实上,裴家的那个功法更适合枪法。毕竟在战场上,还是长枪用得更顺手些。

    然而此时没有长枪,那就改成剑法。反正只是变幻了一下某些细节的地方,其实枪法也好,剑法也罢,都是同宗同道,运行的模式是没有区别的。

    “主子,我们来了。”几十个黑面军匆匆赶来。“竟敢伤我们主子,拿命来。”

    “堂主,是黑面军。一线阁和黑面军居然合作了。”一个手下对阴柔男子说道:“咱们快走吧!”“走。”阴柔男子不甘地看了一眼端木墨言,又阴毒地看了一眼裴玉雯。“咱们后会有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