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二章:疗伤
    ,精彩无弹窗免费!

    阴柔男子带着手下逃走,黑面军还想追 ,裴玉雯制止了。

    她扶着端木墨言,看着他受伤的地方:“伤口有毒。”

    端木墨言一直极力支撑着,现在有裴玉雯陪着,心里的那根弦松了,整个人倒了下来。

    旁边的手下连忙扶住他,这才没有让他整个人趴在裴玉雯的身上。手下紧张地说道:“姑娘,现在怎么办?”

    “把他扶上马,我带他去找大夫。至于你们,你们在这里有什么任务吗?”

    “主子让我们找人。就是裴三姑娘。”那人说道。

    “那你们就继续找。我带着他去找大夫。”裴玉雯对那人说完,又叮嘱了裴信几句。

    她这边的人都是裴信在统领。现在裴信和裴勇已经不仅仅是裴家的护院,也开始接触黑面军的事情。

    至于清风,他被她派出去找裴玉茵,直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不过,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说不定他有眉目了。

    手下把端木墨言扶上马,她也跟着上了马。在众手下担心的注视下,她带着端木墨言赶向不远处的城镇。这里的湖叫龙跃湖,城镇也叫龙跃镇。镇上有两家医馆,坐堂的都是老大夫。她先找了一家医馆,老大夫却不敢给端木墨言治伤。那老大夫胆子小,见到端木墨言的伤势 就说他不救江湖仇杀的人,气得

    裴玉雯差点动手。

    不过,他说另一家医馆的老大夫擅长解毒。于是,她只有带着端木墨言前往另一家医馆。

    “舒老?”见到另一家医馆的大夫,裴玉雯感叹了一句‘人生何处不相逢’。

    另一家医馆的大夫竟是那个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舒老,也是她曾经 怀疑过的神医。

    舒老见到裴玉雯,又看见了端木墨言,冷淡地说道:“放到床上吧!”

    裴玉雯见到舒老,总算是放心了。先不管这个老头子为人如何,至少他的医术没有问题。

    端木墨言伤得太重,原本是古铜色的肌肤变得苍白憔悴,瞧着像是被吸干了鲜血似的。

    “舒老,他没事了吧?”裴玉雯迎向走出来的舒老。舒老擦着汗水,深深做了一个呼吸,挥手道:“死不了。就是需要好好地补补身体。还有,我抽空给你们做点解毒丹,你们随身携带在身上。老头子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不要总是为点小伤小毒就折腾老

    头子。”

    “舒老,你的年纪刚刚好,正是精神抖擞的年纪。怎么能说你老了呢?”裴玉雯微笑地说道。

    “少说那些好听的话来蒙骗老头子,我不是那么好骗的。”舒老瞪了裴玉雯一眼。“他应该快醒了,给他熬点肉粥吃吧!里面加点枸杞和红枣,好好给他补补血。”

    端木墨言醒后,察觉这地方很陌生,心生警惕。就在他观察房间的时候,裴玉雯端着熬好的肉粥走进来。

    她看见端木墨言的眼皮动了一下,然他的眼睛没有睁开。

    将手里的肉粥放下,脸上扬溢着促狭的笑容。悄悄靠近他,伸手捏向他的鼻子。

    端木墨言闻到了熟悉的清香味道,又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知道是自己朝思夜想的佳儿,便没有睁眼。

    他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将她整 个人拉入怀中。

    “别,你的伤……”裴玉雯连忙抵住他的胸膛,免得碰到他的伤口。

    端木墨言深深地看着她,仿佛看不够似的。

    “这点小伤不碍事。”

    “小伤?如果我们没有及时赶到,你的小命就没了。在那种情况下,就算他拖着你毒发,你又能怎么样?”

    端木墨言温柔地看着她抱怨 。看见这样鲜活的她,他心里满是感动。

    “你救了我,看来我只有以身相许了。”端木墨言轻笑。

    “别闹了。我还要去找我妹妹。既然 你在舒老这里养伤,我找个人来照顾你就没事了。”

    “你要扔下我?”

    端木墨言深邃的眸子里有着浓浓的哀怨,像是被抛弃了,无声地控诉着她的无情。

    “我找个人来照顾你。”心里惦记裴玉茵,没有找到她之前,她一刻也无法安宁。端木墨言明白她的心思。她就是这样一个重情重义的女人。裴家的几个弟妹就是她的软肋。而这样重情的她,很容易 被她的敌人抓住弱点。然而,这才是她。虽说保护裴家人有些麻烦,但是他愿意为她

    扫清一切障碍。

    “你这段时间忙得不见人影,就是为了抓那个组织的人吗?”

    裴玉雯坐在床边,盛了一勺肉粥放在他的嘴边。

    他张嘴含住,半晌才松开勺子。

    这一刻,他希望时间更慢些,让她留在他身上的视线更久些。他宁愿永远停留在这一刻。

    “看着我做什么?我脸上有什么吗?”裴玉雯瞪着他。

    “如果能天天这样,就算让我躺在床上一辈子,那也心甘情愿。”

    “假如你天天躺在床上,那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残疾男人。你觉得,你能留住我吗?”

    裴玉雯无能地打破他的幻想。

    “是不是只要我足够强大,就可以留住你?”端木墨言挑眉。

    “那要看你如何的强大了。”裴玉雯不上他的当。“张嘴……”裴玉雯终究没有机会离开端木墨言。只因舒老说他的伤势有些严重,这段时间必须细心伺候。端木墨言又不愿意让别人伺候。哪怕是舒老想给他换药,他也是很不配合。只有裴玉雯给他换药,他才会乖得

    像只小猫似的。

    裴玉雯对这个男人气也不是,恼也不是。她急着找裴玉茵,可这男人不配合。她又不能扔下他不管不问。

    “我的人传来消息,你妹妹已经找到了。”

    一只鸽子停在端木墨言的肩膀上,他抓住它,取下上面的纸条。

    裴玉雯从他的手里接过纸条,上面写着:茵已救,回归。

    “太好了。”轻吐一口气,凝结了几天的冰霜从脸上消失。

    她重展笑颜,整个人如初春的太阳,照在他的脸上暖洋洋的,连那颗心也跟着温暖起来。“那,你可以安心地照顾我了吧?”端木墨言指了指受伤的地方。“瞧瞧,伤口又裂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