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五章:谢意
    ,精彩无弹窗免费!

    酒楼厢房,一女子站在窗前,伸长脖子看着外面的行人。

    旁边的男子见她如此,不由得摇头:“佳惠。”

    女子,也就是诸葛佳惠没有回头,搪塞地应了一声:“啊?”

    “裴姑娘说的时间还没到,我们今天来早了。你别在那里站着,有失体统。”诸葛郅斟茶,倒入小杯之中。

    诸葛佳惠仰 着脖子看了半天,听了诸葛郅的话有些失望。她坐回诸葛郅的对面,不悦地说道:“哥,你不知道,我早就想来见茵儿姐姐了。那日要不是茵儿姐姐舍命救我,你早就见不着我了。”

    “我知道你的心意。不过急也没用,他们不是还没到吗?等人到了,你再好好地表达一下你的感激之情。”

    诸葛郅宠溺地看了一眼诸葛佳惠。

    两人虽不是亲兄妹,却也是关系不错的堂兄妹。在这样的世家大族之中,兄弟姐妹之间也是勾心斗角的,少有这样贴心的兄妹情。

    咚咚!从门外传来敲门声。

    诸葛佳惠连忙站起来。

    诸葛郅张嘴想阻止,终究只有由着她。他摇摇头,无奈之情溢于言表。

    打开门,只见裴家姐妹就站在门外。

    “两位姐姐,快请进。”诸葛佳惠连忙请他们进来。

    小林氏正在为裴子润打点要入学的东西,莺歌始终是外人,这种场合不适合她。今日出面的只有裴家姐妹,裴信在后面保护他们。

    诸葛郅站起来,朝两姐妹拱了拱手:“两位姑娘,请入座。”

    “让诸葛公子和诸葛小姐久等了。”裴玉雯客气地说道。

    “雯儿姐姐,你别这样叫我们,听着好别扭啊!你就叫我惠儿吧!”诸葛佳惠皱了皱眉头,恳求 地说道。

    裴玉雯轻轻一笑:“好啊!惠儿妹妹。”

    “那日诸葛公子救了小女子,今日特意前来道谢。既然是道谢,就没有空手的道理。这是我们姐妹准备的一点薄礼,还请公子不要嫌弃。”裴玉茵将手里的东西放到桌上,轻轻地推给对面的诸葛郅。

    诸葛郅愣了一下。他没有想到裴家姐妹会准备礼物。事实上,他觉得自己只是做了应该做的事情。虽说他救了裴玉茵,但是裴玉茵先救了他的妹妹,这样说来,真正应该道谢的应该是他们才对。

    “三姑娘,你这样客气,在下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应对。毕竟是你先救了惠儿,我只是做了应该做的事情。”

    诸葛佳惠在旁边点头:“是啊!姐姐,你别这样说。要不是你的话,我活不到现在。”

    “我们要继续在这里谢来谢去的吗?”诸葛郅轻笑。“大家年纪相仿,不如就交个朋友。而朋友之间没有这么多客套的。你们说呢?”

    “好,诸葛公子快言快语,我裴家的姑娘也不是扭捏的人。今日就当与两位交个朋友,其他的事情记在心里,不用再说。”

    裴玉雯带着裴玉茵入座。

    “太好了。我虽有姐妹,却与他们没有什么感情。现在多了两位姐姐,真的很开心。”

    裴家姐妹与诸葛兄妹相谈甚欢。这是裴玉雯第一次正视诸葛郅这个人。

    诸葛是大姓。京城之中只有一户姓诸葛的世家大族。如果没有猜错,这位诸葛郅就是庆国公府的世子。庆国公虽有爵位,却不管朝中的事情,是个闲散的国公爷。与朝中的人没有牵扯,算个中立的世族。与这样的世族交好也不会有什么影响,至少不用担心被卷入朝中的是是非非。而这两兄妹谈吐不俗,为

    人正派,值得结交。

    “茵儿姐姐打算在这里久呆吗?”诸葛佳惠拉着裴玉茵的手。“太好了。我要在外祖父家住上半年,总算有人陪我了。”

    “茵儿姑娘是在这里经营生意的,可不是陪你胡闹的。"诸葛郅宠溺地笑了笑。“家妹太顽劣,请两位不要见怪。”

    “哥,你忒没有意思了。”诸葛佳惠没好气地瞪着他。“哪有这样拆我的台?”

    “以后茵儿就要麻烦惠儿照顾了。”裴玉雯微笑道:“我可不会给你客气。”

    “好。”诸葛佳惠与裴玉茵相视而笑。

    这次的云月城之行总算是告一段落。他们来了几个人,却只回去了两个人。一是裴玉雯,二是端木墨言。裴玉雯不放心小林氏等人,把信任的裴信也留下来了。

    端木墨言带着裴玉雯游山玩水,平时用几天时间的路程,他们用了整整半个月,让裴玉雯格外的无奈。

    “回来了。”林氏从里屋走出来,见到裴玉雯。“这次怎么去了那么久?不是说只去几天吗?”

    裴玉雯拉着林氏的手,说道:“说来话长。我们进屋里慢慢说。”

    “咦?三丫头和子润娘呢?”林氏没有见到他们,皱眉道:“到底怎么了?”

    “娘,没事,他们留在了云月城。你听我慢慢说。”裴玉雯说完,想起身后还有一个备受冷落的人。她转身看向他。“你回房歇着吧!我和我娘说说话。”

    林氏疑惑地看向两人。

    这两人有点不对劲。怎么大丫头给他说话的语气这样亲近?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端木墨言微笑道:“好,那我先回房。”

    裴家的房子里有端木墨言的房间,就像是他本来就是这里的一员,一切是那么的自然。唯一不自在的就是林氏。毕竟端木墨言是外男,现在却这样亲近裴玉雯,她的心里有种危险的感觉。母女两人在房间里说话。裴玉雯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林氏。当说到裴子润成为童生时,林氏一会儿哭一会儿笑,还不时双手合十,对着李氏的牌位说着什么。当说到裴玉茵被抓 走,差点死掉的

    时候,林氏又吓得面无人色。裴玉雯没有隐瞒 她,把所有的事情详详细细地说清楚了。她这样做就是想让林氏有个心理准备。现在的裴家早不是当初那个单纯的农户,他们以后要经历的事情还有很多。林氏要做好越来越好的准备,

    也要做好越来越危险的准备。

    “这样说来,他们就留在云月城了?以后云月城就只有我们娘俩了?”林氏有些失落。“还有二妹,裴焕,以及所有裴家的仆人。娘,你不会孤单的。”裴玉雯拉着林氏的手安慰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