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八章:清理
    ,精彩无弹窗免费!

    咯吱!门开启,裴玉雯带着林氏和裴玉灵走进来。

    房间里的众人看见几人。诸葛佳惠迎向裴玉雯,拉着她的手。

    裴玉雯朝诸葛佳惠点头:“我都听说了。这次纵火事件要不是妹妹派了人帮忙,只怕后果会更严重。谢谢你。”“我们是朋友,不说这些客套的。只是茵儿姐姐被人关在房间里,我们派了很多人破门救出她,但是她还是伤得很重。你以前说有什么重病可以找舒老,我们拿着你的信函找了他,把他请了过来。舒老的医

    术确实无双,却也说茵儿姐姐的身上怕是要留下疤痕。”

    身为女子,一身雪白的肌肤尤为重要。裴玉茵又是花儿般的年纪。要是以后顶着这身皮肤,哪里受得了?

    “先保住小命才有机会说其他的。要是连命都没了,再漂亮又有什么用?”裴玉雯走向床边。

    林氏和小林氏说着话。大概就是当天事情是怎么发生的,他们有没有遇见刺客之类的。小林氏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林氏。

    裴玉雯坐在床边,握着裴玉茵的手。她的手也被布条包扎得紧紧的,显然连手臂上也有烧伤。

    这么大面积的烧伤,可见当天的情况有多么的凶险。而对方并不是想要烧死裴玉茵,只是想要给裴家一个警告。

    这是警告裴烨,让他心生畏惧,不敢违 抗 他们的命令。除了夏家,她想不出还有谁会这样忌惮裴烨。

    “来了。”舒老提着药箱走进来。“你这个妹妹伤得很重。没死是她命大。我已经用上最好的药膏,但是还是会留下疤痕。”

    “刚才他们已经说过了。不管怎么说,多谢舒老救了她一命。要是没有舒老,我妹妹怕是扛不住这一关。”裴玉雯说道。

    “这是药膏,你给她换药吧!”

    其他人离开房间,裴玉雯给裴玉茵换药。期间裴玉茵有过细微的反应,但是还是没有醒过来。

    换好药之后,裴玉雯前往出事的地方查看了一下。那里已经变成废墟,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附近的居民也受到影响。事发之后,诸葛佳惠出面安抚了那些居民。居民们得到足够买下两套房的银子就笑眯眯地搬走了。

    “诸葛公子……”裴玉雯准备离开的时候,见到诸葛郅走了过来。

    诸葛郅对裴玉雯笑了一下:“雯儿姑娘,可以借一步说话吗?”

    “好。”裴玉雯点头。

    两人到了对面的茶楼。茶楼有单独的厢房。厢房里,茶居士泡好茶水,把安静的空间留给了两人。“那日你们的衣坊被烧,我和佳惠连夜赶了过来。正巧我遇见了那些放火的人。其中一人警告我不要多管闲事,否则 就是拿整个庆国公陪葬。姑娘是聪明人,想必早就知道我的身份。我也不瞒姑娘。我们

    庆国公府向来不谈政事,与世无争。纵然如此,那也不代表我们没有血性。我们只是更想过安乐的日子罢了。这次的事情也是对我们庆国公府的挑畔。”

    诸葛郅端着茶杯,眼眸暗沉。

    裴玉雯见他的神情,毫不客气地问道:“世子爷,那你想做什么呢?”

    “我想知道放火的是谁。你们与他有什么仇?那人为何对你们家几个女子下手?”诸葛郅看着裴玉雯。

    “世子爷,你问出这个问题,有没有想过后果?一旦你牵扯进来,想要全身而退就难了。”

    裴玉雯微笑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我知道。”

    “世子爷是真的觉得受到威胁,还是想要为茵儿报仇?”

    诸葛郅神情一愣。

    裴玉雯刚来云月城,平时也很少来这里。为何她会知道他的心思?他自认自己伪装得很好,连裴玉茵这个当事人都看不出来。

    他不敢做出什么承诺。以他的身份,婚姻大事不是他能控制 的。正是承诺不起,所以不敢对她说什么承诺的话。

    今日问这个事情,也确实是因为裴玉茵。他看得出来,裴家惹上了一个不好惹的人。而庆国公府总能为他们做点什么。

    “世子爷,如果只是因为茵儿,那么我们谢谢你的好意。庆国公府与世无争,我敬重你们的为人。所以,就别淌这个浑水了。”

    “姑娘是看不起我们庆国公府吗?”诸葛郅蹙眉。“庆国公是个豁达的人。他不让你们这些子孙后代牵扯其中,自然有他的道理。他是个聪明人。你看看以前的裴将军,那是一个多么英勇的英雄,他为国家出生入死,带着他的子孙经历一次又一次的战役。

    最后呢?忠君的人,未必就过得好。”

    “谢谢你,世子爷。不过,不要让家族牵扯进来。这不是茵儿想看见的。”裴玉雯站起来。

    “姑娘与裴将军府有什么关系吗?为何你的人在调查将军府的灭族案件?”诸葛郅看着裴玉雯的背影,问出一句话。

    “世子爷,人活一世,有时候难得糊涂。”

    “我知道。可是你不同,你是我的朋友,我总得关心你们家的事情。”诸葛郅说道:“我爹……让我把这个东西交给你。"

    裴玉雯疑惑地转身。

    只见诸葛郅的手里有封信函。

    裴玉雯有些颤抖。她有预感,那封信函里应该就有进一步的证据。这些日子以来,他们找不到证据,面前这个东西应该很重要。

    接过来,颤抖地展开它。“诸葛兄,当年你的决定是对的。伴君如伴虎,这些年裴家越是风光,就越受皇上的忌惮。如今,我们裴家要从世间消失了。虽不是皇上所为,却也是他默认的。小弟现在也没有什么牵挂。连无辜的雯儿都

    不在了,小弟根本就没有什么好在乎的。只是诸葛兄,当年的那笔宝藏,你可得看好了……”

    “怎么只有半封?”信是残缺的,只有一半,另一半像是被人为的撕掉了。

    诸葛郅蹙眉:“我爹说,当时他正在看信,没想到突然出现一个黑衣人与他争抢,然后就只剩下半封了。”“所以,后面半封写了什么,连他都不知道了?”裴玉雯恼道。“信上说,我……裴府会灭亡,皇上是知道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