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九章:信函
    ,精彩无弹窗免费!

    诸葛郅看着她,眼里满是讥嘲。这讥嘲的神情当然不是为她,而是为她话里的那个人。“姑娘问这话,想必心里已经有答案了吧?裴家当年是何等风光?什么样的人能在天子脚下神不知鬼不觉地灭了这样的大族?”诸葛郅端着茶杯,手指轻轻地颤动着。显然说出这句话,他的内心是非常复杂

    的。

    诸葛家被称为智囊之族。开国之时,诸葛家便是开国皇帝的军师,后来一步步建立功勋,与另外几个家族一起被册封为国公。这些年来,诸葛家彻底地离开皇权的中心,过着逍遥自在的生活。难道他们天性如此淡然吗?当然不是。他们也热血过,也想要为皇帝立功,也想好好地创立这个国家,让国家更加的发达。他们不能参与

    朝政,就是因为他们的先祖看穿了当权者的内心。

    只有远离硝烟,才能保住诸葛家族。而,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守护一件东西……一个宝藏。

    在信中,裴将军提起了这个宝藏。那个宝藏只有诸葛家知道地方。

    “世子,信中的宝藏……”

    诸葛郅轻笑:“这个秘密只有我爹才知道。等我正式继承国公府,才有资格知道这个秘密。所以现在我也不知。”

    “国公爷想向我传达什么消息?既然让我知道宝藏的存在,却不打算给我详细地解释一下吗?”“我爹只是觉得你姓裴,又如何关心将军族覆灭的事情,猜测你们是裴家在外面的分支。自古以来,世家大族为了预防灭族的事情发生,总会将重要的分支迁移出去,隐藏在某个地方。一旦发生惨事,至少

    给家族留了血脉。我爹觉得,你们裴家就是这样的存在。”

    裴玉雯心想,不管是谁都猜不到她的灵魂会是真正的裴家血脉 。这样说来,现在的裴家也可以成为将军府的分支。

    “皇帝知道裴家灭门惨案的真相。还是说,整件事情就是皇帝策划的?”裴玉雯冷笑:“我总会调查清楚的。”

    “这个应该不会。当今皇上称不上圣君,但是也不至于这样昏庸。他最多就是一个见死不救的罪名。”裴玉雯的脑子很混乱。诸葛郅给她的信息很重要。然而,她总觉得其中隐藏了一个大秘密。宝藏?这个宝藏有多少人知道?皇帝知道吗?裴家拥有兵权,要是又控制 着宝藏,那不是可以造反吗?这就是

    皇帝担心的事情吧?所以,皇帝要是知道宝藏的存在,必然会去找宝藏的下落。难怪 裴家被翻得凌乱不堪,想必就是在翻找什么东西。

    “雯儿姑娘。”诸葛郅见裴玉雯半晌没有反应,有些担心起来。“你没事吧?”

    “我先回去照顾 茵儿了。”裴玉雯站起来。“这半封信我可以带走吗?”

    “可以。”诸葛郅点头。

    云月城,裴府。

    裴子润已经下学。见到林氏和裴玉雯,跑过来依偎在两人的怀里撒娇。

    “子润,有没有吓着你呀?”林氏看着越来越像长子的裴子润,眼神有些恍然。

    裴子润长高了许多,现在像个小大人似的。他学问好,深受夫子的疼爱。现在整个人的气质与以前判若两人。

    “那日我在书院,回来后火已经被扑灭了。”裴子润蹙眉。“他们说小姑姑被毁容了。是不是这样?”

    “不会。我们会想办法给他治疗的。怎么能让你小姑姑毁容呢?她还这么年轻。”林氏否认。

    裴玉雯拍了拍裴子润的肩膀,用大人般的语气对他说道:“你今年要下场考试,好好准备考试吧!其他的事情我们会处理。”

    裴子润知道自己太小了,家里的大大小小都轮不到他操心。就算他主动问起,大家也不会告诉他。原因是他只需要好好读书就行。

    裴玉雯每日都要去照顾裴玉茵。现在得到诸葛郅送来的信函,心情很不平静。她想先看看裴玉茵,再回房间好好研究一下那封信。

    “又让大姐和二姐担心了。”裴玉茵的声音非常虚弱。

    因为被烟火熏过,所以嗓子受到影响,现在声音变得有些粗犷。要知道他原本的声音柔美好听,如她这个人一样甜美。

    “你别说话。”裴玉灵一直守在裴玉茵的身边。“我们是姐妹,为你担心是应该的。说起来我们也有错,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呆在这里呢?要是我们陪着你,那些人也不会这样猖狂。”

    “你的性子还是没变,还是这样心急火燎的。”裴玉茵轻笑。“那些人早就盯着裴家,我宁愿自己受伤也不想你们受伤。”

    “好啦!我们知道了。”裴玉灵连忙阻止裴玉茵说下去。“你好好歇着吧!谁让你说话了?”“这里不适合养伤。我们还是回裴家村养伤。小弟快要回京了,接下来我们要回去做准备。”裴玉雯看着裴玉茵。“你放心,我就算是绑也要把舒老绑过去。有了舒老,你身上的疤痕总会消除的。不管用多好

    的药,我们都用得起。只要能治好就行。”

    “姐,你不用担心我。我没有你想象中的脆弱 。”裴玉茵轻笑。“你也累了,好好休息一下吧!”

    “我先回房。等舒老给你诊断,确定你比较稳定了我们再说回去的事情。”

    她想回去研究一下那半封信。刚才看得匆忙,没有仔细研究过是不是她爹的笔迹。这世间有许多人懂得伪造笔迹,去年裴子润才吃了这方面的亏。

    回房后,裴玉雯研究了一遍又一遍。那确实是她爹的笔迹没错。那么,这封信是真的。

    爹啊,你到底隐藏了多少秘密?为什么那些人要灭了裴家?为什么你效忠了几十年的君王眼睁睁地看着你踏上死路?天底下能够与裴家抗衡的,除了夏家,就是孟家。这两家与裴家向来不合。与裴家有来往的就是南宫家,长孙家,还有其他几个世家大族。她爹人脉不错,想置他于死地的人应该不多,夏家和孟家最可惜

    。

    然而,黑面军调查了许久,一线阁也调查过夏家和孟家,目前还查不出什么。唯一查到的就是裴家被灭之前,太子去过裴府。太子是皇后的儿子。而皇后就是夏家的,孟家又是夏家的姻亲。说来说去,还是这两家最可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