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章:瑕疵
    ,精彩无弹窗免费!

    裴家村,裴府。

    舒老慢慢地拆掉裴玉茵脸上的绑带。

    裴玉雯,裴玉灵,林氏,小林氏以及裴子润和裴焕都在旁边盯着。

    所有人连口大气都不敢喘,目不转睛地盯着舒老的动作。随着脸上的绑带一点一点地拆掉,露出裴玉茵的脸。

    要知道裴玉茵被救出来的时候全身灼伤,脸颊也是一片通红。幸好他们及时找来舒老,才没有让伤势加重。

    裴玉茵闭着眼睛,等着众人说话。然而大家都盯着她的脸不说话。她不由得忐忑起来。

    “是不是很丑?”

    裴玉灵握着裴玉茵的手掌,安慰道:“没有。恢复得很不错,就是还有点痕迹。”

    这种事情是瞒不了的。只要她照 镜子,照样可以看见自己的样子。“这点痕迹是正常的。我给她调配了药膏,只要按时擦 药,很快就会淡下去。只不过,要是想完全不留痕迹,那就要找到美人草。用美人草配合其他几种草药调配出来的药膏,不仅消除任何痕迹,还能让

    皮肤比以前更加的娇嫩。只是美人草太少见了。”

    “有希望总比没有希望好。舒老,你画一张图给我们,我们会努力 寻找美人草的下落。到时候就麻烦舒老帮我们配药了。”

    小林氏对舒老作了个揖。

    “这个没有问题。美人草再难寻,以裴大姑娘的本事,想必难不住她。”舒老收拾药箱里的东西。

    又过了一段时间,到了裴子润下场考试的时候。与上次一样,仍然是裴玉雯和小林氏陪裴子润去考试。裴玉灵留下来照顾裴玉茵。裴玉茵的伤虽说好了个七七八八,但是美人草还没有找到。她现在出门都要戴着面纱,免得被那些奇怪 的眼神盯着。她虽然表面没说,但是看得出来心里很介意。毕竟没有哪

    个女子能够接受毁容这样的事情。

    裴玉雯之所以陪同裴子润去考试,除了不放心之外,也是知道那里有美人草的消息。她希望在回京之前把裴玉茵的脸治好。

    这次考试没有像上次那样遇见各种问题。裴子润也没有再遇见奇葩。再加上他有名师指导,倒是一切顺风顺水。

    裴玉雯只需要用心地寻找美人草的下落。没过多久,果然被她找到了。而她马上派手下人将美人草送到舒老的手里。

    裴子润考五科,又得耽搁几天时间。这次考完之后,他们就要做好去京城的准备。如果没有猜错,裴烨已经在搬师回朝的路上。

    黑面军留在裴烨身边的人还会时不时传回消息。不过,留在南宫葑身边的人却失去踪影。她猜测被南宫葑发觉了。那小子向来聪明,对其他人也够狠。哪怕他以前在她的面前伪装得天真无害,但是她绝对不会错认这头披着羊皮的狼。只不过,他从来不曾伤害过她。而他在她的心里,始终占有一席之地。不仅仅是青梅

    竹马,也是因为情窦初开的第一人。

    她第一次换牙,第一个来初葵,甚至女子的发育期,所遇见的尴尬事情中有七八成都在他身边度过的。有时候想想那个时候真是天真无邪。可惜,人总是会长大的。他们不得不成长起来。

    “姑姑……”裴子润拉着裴玉雯的手臂。“你又在发呆了。”

    “考完了吗?”裴玉雯摸了摸他的脑袋。

    “是啊!考完了。”裴子润轻吐一口气。“现在就看结果 了。”

    “那我们回去休息吧!至于结果……到时候派人来看就是了。”裴玉雯温柔地说道。

    “姑姑就这么相信我吗?连我自己都没有信心。”裴子润仰着头,好奇地看着裴玉雯。

    裴玉雯神秘地笑道:“当然。子润用功读书,姑姑相信你的能力。”

    几天后,那是放榜的日子。裴玉雯终究磨不过裴子润,还是带着他亲自去看榜了。

    如上次一样,人山人海的,密密麻麻全是人。许多人等不到放榜的时间就被吓昏了。现场一片混乱。只不过朝廷显然早就见惯了这种场面,提前在旁边准备了大夫。这次倒是比上次冷静得多。

    “来了……”官员拿着榜文出来了。

    一个又一个失意人放声痛哭。等前面的人走光,终于轮到裴子润和裴玉雯看榜。而上面赫然的几个字证明了他的实力。

    “居然是第一名。”裴玉雯微笑地说道:“不错啊!”

    裴子润看着榜单上自己的名字,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自己的名字格外的大。

    “姑姑,我知道自己还不足。下一次考试要三年后,我会努力学习的。”裴子润坚定地握紧拳头。

    小林氏在旁边笑得合不拢嘴。

    岁月在她的脸上留下痕迹,现在她的眉宇间已经有了皱纹。不过她长得不错,那皱纹只是给他添了几分风霜罢了。

    裴玉雯欣慰的同时,又有些感慨。

    这孩子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了。

    “姑姑相信你。”裴玉雯对旁边的裴信说道:“准备好马车,我们先回客栈。”

    街道上,有人大声地痛哭着:“天杀的,我们家英子才三岁,哪个缺了心肝的把她偷走了?把我的英子还给我!还给我!”

    马车里的裴玉雯问道:“最近有人偷孩子吗?”

    “是啊!听说现在的拍花子越来越猖狂,今年有许多孩子被偷走抢走。”裴信在马车外说道。

    裴玉雯想起了当年少女被抢一案。孩子被偷和少女被抢,他们有着相同的结果,那就是可以换很多的银子。难道是一个组织?

    “你派人查一下,说不定与当年茵儿被抓的事情有关。”

    “是。”“那件事情之后,朝廷不是派了很多人抓那些坏人吗?后来也消停了。怎么现在又换作抢孩子了?”小林氏紧张地拉着裴子润的手。“儿子,我们准备去京城,你也别出门了,就在家里好好地看书吧!娘可不

    敢让你冒险。”

    “娘放心,我不会有事的。”叮叮咚咚的。到处都是报喜的声音。他们先回客栈,给那些报喜人发了喜钱后才起程回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