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六章:定下
    ,精彩无弹窗免费!

    林氏还真不知道裴家在京城也有产业。现在裴家不缺银子,她倒没有为鸡毛蒜皮的事情担心过。不过,虽然不缺银子,但是谁也不会嫌银子太多。听了小林氏的话,她还是很开心的。婆媳两人商量着晚上的菜色。今天晚上不仅花氏要来,林成风,王氏以及林俊华夫妇也要过来用餐。两家人好久没有一起聚会,身为林家女的林氏和小林氏都很紧张这次的聚会。而裴家几姐妹就冷淡多了

    。

    如果只有花氏和林成风要来做客,他们会表示欢迎。哪怕是林俊华过来,他们也会欢迎。偏偏王氏和那个姚氏也要过来,想着就觉得麻烦。

    端木墨言带着裴子润前往踏云书院。而他们走后不久,裴玉灵脸颊通红地回来了。

    “哟,瞧这小脸红的,跟那刚开的玫瑰花似的娇媚。”林氏打趣道:“刚才没见你戴这个镯子,倾书娘送的吧?看来对你这个未来儿媳妇,她是很满意的了。”

    “大伯母。”裴玉灵娇羞地跺脚。“你别逗我了。”

    “华大哥的娘是怎么说的?”裴玉雯问道:“你们刚才聊了什么,把她的神态也详细地说清楚。”

    裴玉灵正色,坐在裴玉雯对面,拿着一块点心吃着。她回忆着刚才的情况。“我初见杨伯母的时候,她还在病床上躺着。她有些苍老,满头银丝,身子单薄得利害。她一见我就笑着招手,拉着我说了许多话。她的声音很温柔,就像大伯母的声音。他说这个镯子是她娘给她的嫁妆,

    现在传到我的手里。她还说……她的身体有些不行了,想要早些看见华大哥成亲,所以……过几日等她身子好些了,便会带着官媒来提亲。”

    “看来华家是真心求娶了。那我们要准备嫁妆了呀!”林氏一听,马上安排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裴玉灵喉咙干涩,神情忐忑:“会不会太快了?大姐还没有……”

    林氏哀怨地看着裴玉雯。

    裴玉灵不提,她已经快要忘记唯一的女儿还没有归属的事情。这已经成为她的心劫。

    “墨公子回来的时候,记得叫我,我要和他谈谈。”

    在这个时候想找端木墨言‘谈谈’,谁都能猜到她想谈什么。

    裴玉雯可不想做这种丢人的事情。好像她嫁不出去似的。再说了,她现在根本就不想考虑这些。

    “娘,二妹是二妹,就算她马上成亲也是可以的,我影响不了她。”裴玉雯狠狠瞪了裴玉灵一眼。

    裴玉灵吐吐舌头,嘀咕道:“总不能姐姐和妹妹都不成亲,就我嫁出去吧?你们这是有多不待见我?”

    “你留在家里浪费粮食,当然不待见你。”裴玉茵轻笑。

    “臭丫头,说得好像你没吃饭似的。”裴玉灵扑向裴玉茵。

    从房间里传出姐妹两人的笑声。那笑声传了出去,让街上的许多人都回望着。

    “这府里的姑娘倒是开朗的性子,从搬来后就经常听见这府里有笑声。”一个贵公子摇着扇子说道。

    “公子,听说这府里住的是即将回朝的裴将军的家人。你看这上面写着裴府。别小瞧了这小小的院子,里面的人很快就会是新起的权贵。”旁边的书童说出刚打听到的消息。

    “哦?要是能与里面的小姐相识,那倒是一桩良缘。”类似这样的谈话在各个角落里展开。裴烨还没有回朝,他的几个姐妹就被人盯上了。要不是端木墨言在此,她们哪能像现在这样风平浪静?华倾书虽说是个不错的正人君子,可是这样的官位在外地来说算

    是高位,在京城这种满地都是权贵的地方,他的身份就不够看了。凭他一个人根本就保护不了裴家姐妹。

    端木墨言带着裴子润回来时,天色已经有些晚了。他们的马车刚停进院子里,林家的马车就驶了进来。

    姚氏第一个跳下马车,接着扶着王氏下来。花氏最后才下车。而花氏的怀里抱着一个两岁左右的男童。

    林成风和林俊华乘坐的是另外一辆马车。

    “墨公子。”花氏见到下车的端木墨言,热情地打招呼。“子润,这是去哪里了?”

    裴子润向众人行礼。哪怕他也不喜欢王氏和姚氏,但是该有礼仪不会欠缺。这是他的教养。

    “墨公子带我去办入学的事情。”裴子润说道:“各位里面请吧!奶奶和娘他们应该等了很久了。”王氏对这个外孙还是很看重的。毕竟他现在是读书人,而且听说还得了第一名。这份殊荣不是谁都有的。王氏觉得这是因为外孙像她,所以才这样聪明。要是像她娘那样迂腐,这个不行那个不行,大好的

    日子不过,偏偏要留在裴家守活寡,那他也不会有今日的成就了。

    “子润,过来让外祖母看看。”王氏热情地迎向裴子润。

    裴子润之所以不喜欢王氏,也是从林家改变开始。以前王氏没有这么多毛病,可是人的生活一改变,不用为衣食忧虑,心眼就多了。王氏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变得让他陌生。

    姚氏满脸倨傲地打量着府院:“这府院也太小了吧!不是说要升官吗?这样的院子真是寒酸。”

    林俊华眼眸微沉,冷冷地看着姚氏:“如果再乱说话,就滚回去。”

    林俊华以前也算是个温雅的男人。然而岁月没有在他的脸上留下痕迹,却在他的心性上刻了一刀又一刀。现在的他越来越沉不住气了。仅是王氏的一句话,竟能让他这样失态。

    王氏撇嘴:“不说就不说,当我愿意和这些穷酸说话。”

    “你嘴里的穷酸,每月的收入是几十万两银子。”花氏冷笑:“也不知道高贵的姚夫人能赚多少?”

    姚氏愕然:“怎么可能?就算是第一皇商,只怕也赚不了这么多银子吧?”

    裴玉雯早就听见外面有响动。她在里面听了一会儿,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便走了出来。

    “外祖母,舅舅,舅母,表哥还有小外甥,你们可算是来了。饭菜已经准备好,请入席吧!”姚氏一听没有提起自己,冷着脸瞪着裴玉雯:“我说裴家大姑娘,你的眼神不好使吧?我可是你的表嫂,你居然连个礼都没有,还真是无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