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章:说破
    ,精彩无弹窗免费!

    端木墨言站在门口,看着那个神情冷漠的女子。

    从始至终,她没有为姚氏的话语有过任何情绪波动。她就像一个看客,看着小丑在胡闹似的。

    端木墨言有些庆幸自己是个能够牵动她情绪的人。因为他知道,如果在她眼里可有可无,她的眼眸里就是一块冰,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不会引起她的兴趣。当她不耐烦的时候,直接将对方毁了就是。

    他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其中必有她的手笔。她是一个护短的人,绝对不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在意的亲人受辱。只能说这些女人太蠢,竟妄想欺负到她的头上。

    “走吧!”林成风一脸疲惫。“华儿娘,你扶着点郎儿娘。”

    王氏扶着姚氏。姚氏痛得直叫唤,却不敢在林俊华面前叫嚣。她现在特别畏惧这个俊美的夫君。

    有时候姚氏也会后悔当初的选择。嫁给一个不待见自己的男人就像守活寡似的,一年到头见不到他几次。她只有一个虚有其表的富贵身份,最终却什么也没有得到。

    所以见到裴玉灵,她才会嫉恨。因为林俊华的书房里有一幅画,画中便是这个女人。

    “走就走,这种鬼地方我以后再也不来了。”姚氏不满地嘀咕。

    “表妹……”林俊华愧疚。“抱歉,给你添麻烦了。”

    “表哥,我们家的人处事简单,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表哥的身边人也……太上不得台面。我劝表哥,如果想要节节高升,最好给自己找个配得上的贤内助。表哥是聪明人,应该早就有打算了吧?”

    “你什么意思?”姚氏一听急了。“我怎么配不上了?你这个贱人,竟敢离间我们夫妻感情。”“感情?你们有吗?如果有的话,还需要我离间吗?”裴玉雯淡笑。“我只是关心表哥,给他提了一个建议罢了。如果他的心里有你,必然不会听我的。你这么紧张做什么?还是你也知道自己做了多少蠢事?

    ”

    “这……雯儿,虽说郎儿娘确实做得有些过份。但是他们已经有郎儿了。休妻一事……”

    林成风看着一脸迷茫的小孙子,眼里满是担忧。

    林敬和裴焕刚才分别在花氏和林氏的怀里,两人也隔得很近。裴焕已经四岁,从小就懂事听话。林敬只有两岁,但是性格霸道强势。刚才在席间,林敬数次抢了裴焕碗里的肉丸,只是裴焕让着他,没闹起来罢了。照这样下去,姚氏生的这个儿子未必就是个好的。虽说现在年纪小,还能扳正。然而有姚氏这样的娘,能扳回来的几率太小

    。

    “多谢表妹关心,我已经有打算了。”林俊华微笑。“今日叨扰了。放心,再没有下次。”

    下次再登门拜访之时,必然没有姚氏这个女人破坏他们两家人的气氛。当然,他那个娘……也少来吧!

    要不是这里有小林氏这个妹妹,林俊华真想让王氏别再踏裴家的门。他娘太相信姚氏的话了。

    送走了林家人,裴家众人吩咐下人收拾残局。饭菜都冷了,但是大家都没有吃饱。

    “来人,吩咐厨娘,再给我们每个人下一碗面条。”裴玉灵吩咐道。

    华倾书看了一眼没动几筷子的饭菜,明白他们刚才必然被姚氏气得窝火,几乎没吃什么。

    饭菜已经冷了,他们也没有吃饭的心情。于是干脆让厨娘下一碗面条,让他们随便填饱肚子。

    端木墨言走进来,关心地看着她:“累了吧?”

    “只是一个小人物,倒不会让我心累。我就是懒得理她。”裴玉雯淡道:“你们倒是吃得欢快。喝了多少?”

    端木墨言和华倾书的身上都有浓郁的酒味。

    端木墨言撩了一下她耳边的碎发:“刚才没醉,现在倒有些醉了。酒不醉人人自醉。”

    裴玉雯嗔道:“你倒是会哄女人。平时没少哄吧?”

    “咳!”林氏轻咳一声。“墨公子喝了酒,你就别闹他了,让他早些休息。今天让他们看笑话了。”

    “婶子别这样说。这样的人我见得多了,没觉得有什么。并不是每个人都像婶子和嫂子这样通情达理的。”端木墨言悄悄拉住裴玉雯的小手。“不过,我确实有些醉了。雯儿,送我去客房吧!”

    “你不回家?”裴玉雯挑眉。

    “这里就是我的家。”端木墨言当着众人的面说着厚颜无耻的话。

    他倒是好意思说,其他人还不好意思听呢!

    “面条没有那么快出锅,我还是回房间等着吧!正好有个绣帕还没有绣完。”裴玉茵找个理由溜了。

    华倾书揉了揉太阳穴:“我也有些不舒服。灵儿,可以送我回家吗?”

    裴玉灵被华倾书火热的视线灼着了。

    她轻轻地点头。

    华倾书看着人比花娇的少女,心里滚烫一片。他无比庆幸自己坚持下来了。自从他升了官位以来,为他介绍官家小姐的人不少。可是他信守承诺,一心等着裴玉灵回来。裴玉灵不在的时候,他也迷茫过。然而当她回到他的身边,所有的迷茫消失了。他庆幸自己是个意志坚定的人

    。

    房间里走光了,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端木墨言更加肆无忌惮。

    他搂住她的腰,将脑袋靠在她的肩膀上,深深地嗅着她的味道。

    “雯儿,我想你想得快要疯了。”

    裴玉雯身子一麻,整个人颤了一下。

    这人还真是什么都敢说。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放肆表达情感的人。以前的堂哥堂嫂之间相敬如宾,就算成亲多年也是冷冷淡淡的,绝对不会有这样腻歪的时候。还有她在村里看见的那些夫妻,男的根本不把女人放在眼里,反而是

    女人对男人的依赖性比较重。怎么端木墨言与她反过来了呢?

    “别闹了。你不是要休息吗?我带你去客房。”

    裴玉雯拉着端木墨言离开大堂,前往收拾好的客房。

    以他的身份,京城里多的是让他休息的地方,偏偏他要耍赖,她能怎么办?对这个男人,她真是无可奈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