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三章:正轨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从筹备到开业,整整花了两个月,耗资五万两银子。两个月后,裴氏衣坊办了起来。紧接着,京城掀起了一场‘裴氏’热。现在贵女们只挑裴氏的衣服,让裴氏几乎垄断了成衣市场。

    而裴玉雯的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监视之中。裴玉雯知道此事,让手下暗兵不动,等对方先出手。对方一直没有出手,她就专心地经营店铺,不理其他。

    “姐姐……”诸葛惠兰扑向裴玉雯。“想死我了。”

    裴玉雯连忙扶住她,轻笑:“你不是早就回京了吗?怎么一直没有瞧见你?还以为你把我忘了呢!”

    “天地良心,就算我能忘了你,我哥也不能忘了茵姐姐呀!”诸葛惠兰朝旁边的裴玉茵顽皮地笑了笑。

    裴玉茵羞红了脸颊,掐向诸葛惠兰的嘴:“我撕烂你的嘴,让你乱说。”

    “别,我错了,嫂子饶命,我再也不敢以下犯上了。”诸葛惠兰一边躲着裴玉茵,一边调笑。

    裴玉灵在旁边咯咯直笑。

    裴玉茵抓住诸葛惠兰,撩她的胳肢窝,两人笑成一团。诸葛惠兰全身瘫软地躺在地上,笑得毫无形象。

    等诸葛惠兰整理好衣服,坐在对面给他们说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原来她刚回京就被祖母抓到寺里吃斋念佛,直到现在才被放回来。而他哥哥是闲散的世子爷,在朝中没有职位,也被抓了去。

    “你能陪着祖母也是好的,不像我们想陪也没有机会了。”裴玉茵黯然地叹道。

    “茵姐姐别难过。人总有那么一天的。你还有其他亲人陪着,比我幸福多了。我们那样的大宅院,所谓的亲人不是像你们这样好的。有时候外人不会伤害你,说不定反而是身边的亲人想捅你一刀呢!”

    “这样说来,我们确实很幸福了。”裴玉灵靠在裴玉茵的身上,脑袋枕在她的肩膀上。“真想永远停留在这一刻,这样我们就不用分开了。”

    “你有什么好愁的?华大人是个好人,她娘也是个和善的。这两个月里,她和娘相处得很不错。”裴玉茵语带羡慕。“不是每个人都是这么好的性子。你能遇见杨伯母这样和善的人,真的很幸福。”

    “这是灵儿姐姐的陪嫁吗?”诸葛惠兰拿起裴玉茵绣的帕子,惊讶道:“好漂亮啊!”

    “小妹的手艺确实很好。”裴玉灵与有荣焉。

    “我一回来就听说你们在大肆采购金银首饰,让京城的商人大大赚了一笔。你们还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现在很多人都在关注你们。只要听说裴家缺什么,马上就有人备好了。”诸葛惠兰取笑。

    众人失笑。姐妹几人说着体已话。诸葛惠兰与他们相熟,性子越来越活泼健谈。

    “各位小姐,外面有位陈小姐求见。”管家在外面说道。

    “陈小姐?”裴家几姐妹面面相觑。

    “没有拜帖吗?”裴玉雯问道。

    “没有。她说是各位小姐的朋友。”

    “朋友?姓陈?不会是陈芝兰吧?”裴玉灵想起一个人。“她怎么会在京城?”

    在他们离开的时候,陈府已经落败。陈家大小姐被嫁给那个纨绔,没过多久就被折磨死了。有人搜集了罪证交到了龙案前,皇上见了大怒,立即下旨抄了陈府。所以,陈家今非昔比,早就落魄了。

    “请她进来吧!”裴玉雯想了想。

    印象中的陈芝兰还不错,至少比陈家的其他人好。如果她有什么困难的话,她可以帮一把。

    陈芝兰带着一个婢女走进来。她穿着橙色的衣裙,打扮简单,却又清雅可人。

    “裴姐姐。”陈芝兰福了福身。

    “芝兰,快请坐。”裴玉雯邀请陈芝兰坐下来。“你什么时候来的京城?”

    “这才刚到几天。”陈芝兰温柔一笑。“听说姐姐在这里,便来拜访,希望没有唐突才好。”

    “这位是诸葛小姐。”裴玉雯介绍旁边的诸葛惠兰。

    诸葛惠兰与陈芝兰第一次见面,没有平时的嘻嘻哈哈,而是保持着贵女的姿势,笑容清淡。

    陈芝兰显然早就做好功课,见到诸葛惠兰便知道她的身份,要不然不会特意站起来行了一个礼。

    诸葛惠兰见她的动作,笑容更淡了。

    别看诸葛惠兰与裴家姐妹交好,其实贵女的毛病她都有。对那些特别讨好她的,她根本就懒得应付。

    “你现在住在哪里?”裴玉灵与陈芝兰处得最好,所以直接就问了一个敏感的问题。

    陈芝兰接过婢女递过来的茶杯,笑道:“我姨母在京城,陈家出事后,大家各奔东西,我便来投靠姨母。前几日和小姐妹聚会,他们谈起裴家的姑娘,我仔细一问就知道是你们,所以前来相会。”

    “裴姐姐,本来你有客人,我不该打扰你们。不过我想借茵姐姐一会儿。”诸葛惠兰朝裴玉茵眨眼。

    裴玉雯见诸葛惠兰的模样就知道为了什么。诸葛郅许久没有见到裴玉茵,想必想见她吧!为了顾及裴玉茵的闺誉,又不好上门拜访,干脆让他妹妹把她约出来。

    “行,你们去吧!记得给我们带好吃的回来。”裴玉雯淡笑。“七宝记的桂花糕可是一绝。”

    “是是,一定给你们带。”诸葛惠兰拉着害羞的裴玉茵走了。

    房间里少了两个人,一下子空旷许多。不过诸葛惠兰一走,陈芝兰倒是自在多了。

    “灵儿,你这是绣嫁衣吗?”陈芝兰看见艳丽的嫁衣,惊讶道:“什么时候成亲?日子定下了吗?”

    “明年开春。”裴玉灵羞涩地低下头。“以前给你提过的,就是那个人。”

    “真好呢!以后你也是官家夫人了。”陈芝兰羡慕地说道:“陈家落魄了,也不知道我会何去何从。”

    “你这个姨母是哪家的夫人?”裴玉雯见陈芝兰情绪低落,问了一句。

    本来只是想要缓和气氛的,可是这句话说出来,陈芝兰尴尬地笑了笑。“她是丞相府的姨娘,不是正妻。”陈芝兰满脸通红,带着尴尬之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