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章:新媳
    ,精彩无弹窗免费!

    应氏与裴家姐妹相处得还算融洽。林俊华也来了裴府几次,见应氏得到裴玉雯的欣赏,对她更疼几分。此时应氏陪花氏来到裴府,熟悉得如同自家似的,帮着裴玉灵做嫁妆。

    “嫂子,谢谢你。不过你现在怀着身孕,就别操劳了。要是把眼睛磨坏了,那可是我的罪过。”

    裴玉灵对应氏还挺有好感的。不过裴玉雯提点过她,让她与应氏保持表面的友好,不要深交。虽然不明白裴玉雯为何这样说,但是坚信听了姐姐的话不吃亏的她愿意遵守她的每条叮嘱。

    应氏嫁过来几月,第二月就诊断出了身孕,这可把花氏乐坏了。而这个孩子也让应氏的地位稳固。

    林俊华对这个孩子的期待远胜于当年的林敬。俗话说母凭子贵,子也凭母贵。应氏和肚子里的孩子就是如此。林俊华欣赏应氏,自然对她生的孩子充满期待。而应氏肚子里的孩子又让林俊华更重视应氏。“不碍事的。我现在被大家保护得太好。这也不能做,那也不能做,快闷坏了。只有妹妹这里可以放松一下,妹妹要是不让我好好地放松,那我更可怜了。”应氏是标准的官家女子,娇媚柔美,说话轻声细

    语。

    “这孩子倔得像牛一样。我都说让她歇着,其他的什么也别管。她偏偏挺着大肚子把家里管得井井有条的。偏偏华儿又离不了她,只有随着她了。”花氏笑眯眯地抱怨着。

    说是抱怨,却也是向大家表示满意这个孙媳妇的意思。花氏一满意,林氏和小林氏当然就满意了。裴玉雯倒不奇怪应氏的作法。她初来林府,根基还不稳,要是把手里的权利扔出去,等她生了之后再想重新掌权的话就难了。另外她怀着孩子,而林家又不止一个女主人。要是她没有掌握大权,姚氏趁机

    对她做点什么手脚,那她和肚子里的孩子就危险了。大户人家最擅长这些恶心的事情。

    “平时来这里都是妹妹在为我谋划,今日也让我为妹妹做几道菜?”应氏看向裴玉雯。嫁于林俊华这几个月,应氏早就摸透了他的心思。在裴家几位姑娘之中,只有裴玉雯是林俊华正经的表妹。虽然他也听别人提过裴玉灵与林俊华有过一段过去,但是她并不觉得裴玉灵在他心里有多么重要

    。

    相反,这位正经的表妹在林俊华的心里举足重轻。她派人调查过,知道这位表妹改变了林俊华的人生,被他视为恩人。所以,得到裴玉雯的认同比得到其他任何人的认同都有用。她曾经也担心过林俊华对裴玉雯有什么儿女之情。要不然怎么这么在乎她,反而不在乎旧情人?每次林俊华与裴玉雯见面时,她就在旁边悄悄观察。她发现林俊华的神情非常复杂。他看裴玉雯的眼神是敬

    重,而不是倾慕。可以肯定的是那不是儿女之情,而是高于儿女之情的东西。

    “你怀着孩子,就别去厨房那种油腻之地。等你把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到时候想怎么表现都没问题。”裴玉雯说得客气,但是那语气里仿佛隐含着其他的意思:不要惹事。

    “就是,等生了再和你这些姐妹好好露一手。”花氏在旁边笑道。

    “奶奶,我娘她……”小林氏在旁边问了句。

    花氏脸上的笑容淡了几分。

    以前在乡下的时候,花氏和王氏就算有些小口角,也不会像现在这样相看两厌。然而来到这奢华的京城,住着华丽的大房子,婆媳两人却越看越不顺眼。

    王氏不敢对花氏做什么,就把怒气撒在林成风的身上。而林成风又是老实人,只得忍受着。

    最近林俊华察觉到爹娘之间的气氛不对,就给林成风找了个差事。他了解自家爹的本事,便找了个管事给他做。还别说,有了事情可做的林成风不用整天面对王氏那张臭脸,倒是比以前有精神了。

    花氏撞见了几次王氏对林成风撒泼的场景,对这个儿媳妇更是没有好感。现在连提都不想提她。

    “她最近还算老实,整天往寺庙里跑,吃斋念佛的,比前段时间讲理了些。”花氏淡道。

    裴玉雯有种怪怪的感觉。不过,这句话听起来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便没有多问。

    夜色降临。裴家众人送走了花氏和应氏。裴玉灵见时间差不多了,便去了隔壁的华府。

    “如果我们不搬家的话,二姐嫁出去就可以天天回娘家了。”裴玉茵感到遗憾。

    “将军府处于内城,坐马车的话也不远,半刻钟就能到了。华大人和杨伯母都是好说话的,不会委屈她的。你要是想她了,便是赖在他家不走,他们也不会赶你。”裴玉雯微笑。

    “这倒是。”裴玉茵点头。“这样说来,二姐这门亲事是最妥当的。”

    “那你呢?你觉得自己的事情妥当吗?”裴玉雯看着裴玉茵。

    裴玉茵脸色沉了沉,黯然说道:“姐姐,我和他怕是没有未来的。”

    “怎么说?难道是他的家人说了什么?”“佳惠说她伯父是个很好的人,但是伯母有些难缠。如果我真的嫁过去,怕是对付不了她。”裴玉茵轻叹:“你也看见了。自古被婆婆为难的媳妇 有几个过好日子 的?他又是个棉花性子,没什么脾气。哪

    里又护得住我?如果他像是墨公子这样的性子,我倒愿意与他一起拼一把。”

    “所以最近你都不理我吗?”诸葛郅突然出现在门口。

    裴玉茵见到他,脸色冷了下来。

    “姐,我们府里的护院是不是该换一批了?为什么有人进来也不通传?一次倒罢了,每次都这样。”

    “你冤枉了他们,我是从隔壁的华府翻墙进来的。”

    这句话出来,旁边的婢女和裴玉雯都笑了起来。

    “你倒是实在,也不怕我们报官。”裴玉茵被气乐了。“你找我做什么?不是你说我们身份有别吗?”“不是这样,你听我解释。”诸葛郅无奈。“那日我表妹来找我,正好撞见我们在一起。我害怕她伤害你,所以才会装作对你无情。我表妹刁蛮任性,做事情不用脑子的。我不想她注意到你才会说这样的话。

    ”“你用‘撞’字来描述我们的关系,我们的关系见不得人吗?”裴玉茵气得跺脚。“你别找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