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三章:吸引
    ,精彩无弹窗免费!

    裴玉雯抬着泪脸,心里满是惆怅。

    她想回答他,但是怎么回答?难道对他说:是啊,我回来了。我变成别人回来了?

    然后,所有人都当她是怪物。她的亲人也会疏远她。这就是她想要的结果吗?

    “世子爷,这里是我们的家,难道你不觉得管得太多了吗?”

    她不能认。

    南宫葑眼里的迷雾消散,面前这女子的容貌也变得清晰起来。

    不是她!

    他的雯儿回不来了。

    “裴姑娘,这里能成为你的家,但是只要我一句话,皇上就会给你们重新换个住处,你信吗?”

    不是他心爱的姑娘,自然得不到他的怜惜和疼爱。此时他又恢复那冷面罗刹般的神情。

    裴玉雯在心里抱怨,这小霸王跟以前有什么区别?只要不顺心,马上就用权压人。

    她有什么不信的?谁让他是程国公世子呢?除了以前的裴家,长孙家和南宫家是皇上最忌惮的。

    “世子爷好威风。刚才还说与我弟弟是兄弟,你就是这样对待兄弟的?”裴玉雯抹了一把泪,毫不畏惧地迎视他的凶眸。“世子爷,奉劝你一句,想要得到别人的真心,最好把你的威风收起来。”

    南宫葑眉头一挑,认真打量着面前的少女。

    呵!除了长得不一样,这不服输的性子跟她一模一样。还有那生气的小表情,也跟她一模一样。

    她叫什么来着?对了,她的名字跟雯儿也一模一样。难道冥冥之中有什么定数吗?

    刚才长孙子逸也在这里徘徊,瞧他的样子与这丫头也是相识的。难道他把这丫头当成雯儿了?

    “世子爷,这武场……还换吗?”旁边内务府的人早在南宫葑发飙的时候就停下动作。这位祖宗不好惹,特别是立下战功回来之后,更是一身煞气。据说庆功宴那天晚上,一个小宫女想要爬上酒醉的他的床,结果 当场被他一剑刺死。现在整个城里都在传这件事情。一是说这位世子爷不喜

    女色,二是说这位世子爷只对已逝的朝阳郡主一往情深,再不碰其他女人。

    “不换。谁敢换,本世子灭了谁。”

    终究不是雯儿,他决定的事情除了她之外,其他任何人也别想改变。

    裴玉雯在心里说道:不换才好呢!真当本姑娘愿意换似的。这不是为了打消皇帝的戒心才换的吗?

    这样一闹,反而正中她的下怀。

    这里不知道有多少皇帝的眼线。等此事汇报到皇帝案前,他就会知道不是裴家不愿意换,是有人不让换。这件事情与他们裴家无关。皇帝总不能找他们的麻烦。

    心里高兴,脸上却要做出不高兴的姿态。再看南宫葑时,神色难看起来。

    “既然世子爷如此威风,那我们家就交给你来打理了。这里我们也不管了。世子爷想怎么弄就怎么弄吧!我们到时候直接搬进来就是了。”

    哈!做个甩手掌柜,让南宫葑去折腾。她可以肯定,这小子折腾出来的成果绝对 是她想要的。

    裴玉雯心情大好。再看这家伙时,心里对他的那点怨念也消失了。果然,还是看这个家伙顺眼啊!

    不愧是青梅竹马的交情,他总能知道她在想什么。

    南宫葑有个错觉。这丫头明明是在生气,怎么感觉在偷笑?这模样像极了雯儿捉弄他的时候。

    这个猜测直到裴玉雯姐妹离开也没有得到证实。看着这荒凉的府院,南宫葑有种被利用了的感觉。

    裴家姐妹坐在马车上。裴玉灵看着一直偷笑不止的裴玉雯,满脑子的乱线缠绕在一起。

    “姐,你刚才是在生气吗?可是看你的样子,实在不像是生气啊!”

    裴玉雯敛了笑,淡淡说道:“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真到假时真亦假,假到真时假亦真。”

    “这什么跟什么嘛?”裴玉灵可听不懂这个绕口令。

    “你觉得这个程国公世子如何 ?”裴玉雯靠在马车壁上,淡淡笑道。

    “他?感觉不好相处,好凶啊!小弟不是说他对他很照顾吗?这样的人懂得照顾别人?”裴玉灵不信。

    裴玉雯回想着这些年的相处时光。

    初见南宫葑,他就是个特别臭屁的霸王。后来他还特意找到宫里去找她的麻烦。一来二去,竟有了交情。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不再欺负她,而是保护她。如果当初她出事的时候他没有离京,或许……

    她在想什么呢?世间没有那么多或许。她终究变成了别人。前尘往事,已是云烟,就此作罢吧!

    “巡视一下生意再回去吧!既然出来了,总不能什么也不做。新府交给程国公世子,我们也不用操心了。以后就把重心放在生意上。”还有她的计划上。

    裴家姐妹去了衣坊。虽然失去莺歌这个得力干将,但是生意仍然不错。

    姐妹两人又挑了几套新衣回去试穿。

    “姐,救我。”刚回到家,便看见裴烨扑过来抓住她的手。

    裴玉雯没好气地瞪着他。

    “你现在是正二品的太尉,真真正正的朝中大员。在你这个年纪有这样的官职,已经称得上罕见。怎么做事情还这样毛毛燥燥的?”裴玉雯无奈。

    “别提了。”裴烨哀怨地叹道:“皇上要赐婚。”

    “嗯?赐婚?把谁赐给你?”裴玉雯蹙眉。

    皇帝的疑心病越来越重了。裴烨刚回来呢,这么迫不及待地想控制他吗?

    “谁知道是哪个公主。反正宫里的公主那么多,适龄的好几个。”裴烨满脸烦燥。“我想拒绝,可是……我刚说到一半,南宫大哥就阻止 了我。”

    “南宫葑?”

    “是他。南宫大哥说,如果我当场皇上的赐婚,皇上面子过不去,一定会严惩我。”

    裴玉雯不由得庆幸裴烨得到南宫葑的青睐。要是没有南宫葑的提点,这小子已经惹上滔天大祸。

    “小弟,你是怎么想的?”“我还能怎么想?就算环儿不在了,我也不想随便娶一个女人将就。”裴烨颓废地坐在那里,猛灌了一口茶。“姐,南宫大哥说,如果我抗 旨不尊,只怕会满门抄斩。我不想连累你们,又不想这样屈服。你向来聪明,有没有办法帮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