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四章:赐婚
    ,精彩无弹窗免费!

    皇帝最近是不是特别喜欢赐婚?只有给别人赐婚,才能证实他的权威?裴烨就不说了,据说南宫葑也差点被赐婚了。不过南宫葑可是一头猛狮,不是一只小狼崽。像裴烨这样的小狼崽还能控制,南宫葑这种猛狮却是不受控制的。就算皇帝给他赐婚,他要是不爽,照样抗旨不

    尊。

    裴烨就没有南宫葑的底气了。南宫葑有南宫家,皇帝不敢轻易动他。

    “圣旨未下,如果你能在这个时候定亲,皇上的圣旨自然就降不下了。”

    裴烨一听,有些不情愿。

    “我就是不想随便娶个女人才想抗旨,要是愿意娶别的女人,也不用像现在这样为难了。在我眼里,不管那个女人是谁,公主也好,平民也好,只要不是自己喜欢的,那便不是我想要的。”

    林氏正好进来,听见了他们的话。

    “烨儿要娶公主?”

    裴烨连忙站起来,扶着林氏坐下。

    “大伯母,没有的事儿。我不想娶什么公主。”“咱们是小门小户,也伺候不来公主啊!戏文里讲,公主是要住公主府的,附马还有一个附马府。两口子过日子,居然各有各的住处,这算哪门子的夫妻?最可笑的是附马想见公主还不行,还得等公主传召

    。哎哟哟,这样累不累呀?不行不行,烨儿就算娶个平民也不能娶公主。”

    裴玉雯无奈。这些话要是传出去,他们家就真的要倒霉了。算了!反正府里的暗卫是黑面军的人。他们家也算是固若金汤了。

    “娘,我们正在想办法。我提议给小弟订门亲,还得说早就订好的,这样才能打消皇上的赐婚之意。”

    林氏点头:“这个办法好。京城有很多好姑娘,咱们挑一家订下来吧!你年纪也不小了,可以成亲。”

    裴烨的目的是不想成亲,而不是从娶公主到娶其他女人。在他的眼里,还不如娶公主呢!

    正如林氏所说,要是尚了公主,没有公主的传召就不能见面。他巴不得得不到她的传召,这样就能清净了。要是其他女子,他不得不强迫自己与她朝夕相处,那画面仅是想想就觉得烦燥。

    “算了,我……我称病吧!”裴烨懊恼。“就说我生病了,不能娶亲,否则只有让人家姑娘守活寡。”

    “……”裴玉雯,裴玉灵,以及林氏同时瞪着他。

    这是什么意思?这不是说自己不行吗?天底下有哪个男人这样说自己的?

    “你这样做,还不如说自己已经娶亲,裴焕就是你的儿子。”裴玉雯故意讽刺他。

    裴烨没有听出裴玉雯的讽刺,还一脸惊喜的样子,显然真的被这个‘办法’打动了。

    “我说小弟,你能不能长长脑子?”裴玉雯戳了戳他的脑袋。“只要稍微打听一下就知道裴焕是我们的弟弟。这段时间街坊邻居都是见过他的。他们也知道裴焕的身份。”

    “姐……”裴烨抱住裴玉雯。“你救我。”

    “你实在不想成亲,我帮你想想。”裴玉雯蹙眉。“反正这件事情也没有这么快定下来。不急啊!”

    裴烨称病,几日没有上朝了。在第三天没有上朝的时候,皇上派来御医前来看诊。

    裴玉雯早就见识过这种场面,应付御医的手段层出不穷,将人成功地打发走。裴烨吓得出了一身冷汗,倒真的有些不舒服,在床上又躺了好几天。

    平静了几天,一直没有听说赐婚的圣旨。裴烨慢慢地放下心来。

    毕竟他一个草根出身的武将,那些娇滴滴的公主未必看得上他。说不定皇帝想赐婚,公主不想嫁呢?

    当他说出这个猜测的时候,裴玉雯没有破坏他的幻想。

    要是皇帝想赐婚,那些公主的意愿根本就不重要。公主的身份本来就是为了联姻拉拢重臣,或者稳定边境。自古有几个公主嫁给了自己想嫁的人?

    不管怎么样,裴烨放松了,她就不想再刺激他了。日子照样过下去。

    “流产?”房间里,裴玉雯放下账本,蹙眉看着面前的婢女。

    “是的。大小姐,你快去看看吧!夫人流产了,是个成形的男胎。老夫人气得昏过去,大夫怎么治都没有醒过来。大老爷和我们爷都在老夫人的床前守着。”

    这婢女不是裴家的婢女,而是伺候花氏的婢女。平时给花氏送东西过来,经常来裴家走动。

    “我去看看。”花氏都昏过去了,这事情有些严重。

    花氏身子骨不是很好。她只比李氏小几岁。这些日子以来,花氏越来越憔悴。现在又受这样的刺激,也不知道会怎么样。

    “雯儿,你外祖母昏迷不醒了。你听说了吗?”林氏从外面走进来。

    “娘,你从哪里回来?”林氏一大早就出门了,现在回来就说这件事情,看来她的消息挺灵通的。

    家丑不外扬。林府刚发生的事情,没道理这么快就传出去了。林氏蹙眉:“我约了你甄婶逛街,走了没多久就遇见一个大夫在和自己的药童说起此事,还说她的病情很麻烦,要是处理不好怕是要交代在那里了。我听见他提起林府之类的,一打听,还真是你外祖母。这

    不我马上就回来找你。你向来主意多,有你陪着娘回去,娘心里才安心啊!”

    “我们现在就回去看看吧!鹂儿,在前面带路。”裴玉雯吩咐婢女。

    “是,夫人,大小姐,这边请。”鹂儿连忙带着他们前往林府。当他们赶到林府的时候,只见姚氏带着林敬跪在那里。姚氏蓬头垢面,一脸狼狈。林敬垂着头,看不见情绪。此时姚氏看见他们进来,一把抱住林氏的腿,大哭道:“姑姑,姑姑你要帮我。真的不是我干的

    。”

    “郎儿还这么小,怎么可能做这样恶毒的事情?姑姑,是他们陷害我们。他们容不下我们娘俩啊!”裴玉雯蹙眉,扳开姚氏的手:“你弄疼我娘了。事情到底怎么样,表哥总会调查清楚的。这是你们林家的家务事,你找我娘这个外嫁女做什么?我娘只是来看外祖母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