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五章:流产
    ,精彩无弹窗免费!

    姚氏满脸的污垢,面色蜡黄,一看就过得不好。就算她不受宠,也应该是正房夫人,不应该受这样的待遇。然而自古以来,后宅里的阴私不少,有人笑便有人哭。当应氏入府的时候,他们就猜到了会有这样的局面。而应氏做得这样完美,又有谁会为姚

    氏出头呢?毕竟当初姚氏就是因为得罪了裴家人才被林俊华彻底厌弃的。林俊华对姚氏早就不耐烦了。

    林氏的眼里露出不忍。

    同样是女人,她非常清楚失去丈夫的爱比什么都要严重。现在的姚氏实在是可怜。

    裴玉雯拉着林氏进了房间。

    此时,花氏躺在床上,林俊华和林成风都守在旁边。应氏刚小产,想必还在休息。而王氏……

    可能在照顾应氏吧!

    “姑姑来了。”林俊华向林氏行礼。

    林氏扶了他一把:“怎么样?大夫说了什么?”“应氏是因为摔跤流产,她摔跤的时候奶奶就在旁边,为了拉应氏一把,她自己也摔了下去。当时本来还没事的,在看见应氏流了很多血之后,她一受刺激就昏过去了。大夫说她昏迷的原因不仅仅是受刺激

    ,还是因为摔了一跤,伤着了脑袋。”

    “大夫没办法吗?”林氏坐在床边,拉着花氏的手。

    “我请来了京城的大夫,几个大夫看了都没有法子。我想去一趟公主府,那里有御医。”林俊华说道。

    “那你快去吧!我们在这里照顾娘。你赶快去请御医。”林氏催促道。

    “好。那就劳烦姑姑和表妹了。”林俊华说完,快速跑出去。

    “子润娘怎么没有跟你们一起回来?她奶奶出事,她跟她娘一样不管不问?”林成风在旁边阴着脸。

    裴玉雯解释:“舅舅误会嫂子了。我们最近接了一个大单子,必须有人盯着才行。嫂子在那里帮忙,还没有回来过,自然不知道家里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舅舅,舅母不在家里吗?”

    “她现在快要把寺庙当自己的家了。天天往寺庙跑,哪里会管家里的事情?”

    林成风听了裴玉雯的解释,对女儿的怨念消失。但是一提起王氏,林成风的脸色更加难看。

    裴玉雯放在身前的两只手绞在一起。

    王氏整天去寺庙,是真的诚心拜佛,还是有其他原因?

    她知道自己不该怀疑的。但是就算再诚心的人,也不会整天往寺庙里跑吧?

    “舅舅,等这件事情结束 之后,你让表哥在家里修个小佛堂吧!现在家里也不缺银子。自己建个佛堂的,舅母在里面念经拜佛也无碍。家里有什么事情也能打理。”

    林成风一想,确实是这个道理。想到以后王氏能安心呆在家里,他脸色好看了些。

    “外面是什么情况?”林氏拿着勺子给花氏喂水,裴玉雯向林成风打听家里发生的事情。

    虽说是林家的家务事,但是既然来了,问清楚来龙去脉是没错的。

    虽然她不喜欢姚氏,但是也不喜欢被人当枪使。姚氏再有错,林敬总没错的。他还那么小,现在却跪 在外面。看那小小的一团,她有些于心不忍。“你表哥调查这件事情,查出应氏摔跤的地方被抹了油,而在那之前去过的就是姚氏。他派人搜查,找到了姚氏沾着油污的衣服。姚氏不承认,说自己没有干过这种事情。可是有丫环看见过她,她的衣服上

    又有油污,人证物证俱在,哪里容得下她抵赖?”

    “那也不应该让郎儿跪着啊!他还那么小。”林氏回头说了句。“姚氏再有错,郎儿是没错的。”

    “郎儿孝顺,没有人让他跪,他自己要跪的。”林成风轻叹。“那样的娘倒是生了一个懂事的孩子。”

    懂事吗?上次见到他,他可不是什么懂事的主儿。只怕这又是姚氏的苦肉计吧!裴玉雯在心里想道。

    本来对姚氏还有些同情的。这种内宅里最常见的戏码,对付姚氏这种笨蛋倒是绰绰有余。不过用她的角度来看,这件事情透着许多蹊跷。

    然而,见姚氏利用自己的儿子,裴玉雯对她的同情顿时消散。

    不过,这个应氏是怎么回事?怎么用自己的肚子算计姚氏这个不受宠的?这完全就没有必要。

    还是说,不是她,真是姚氏?

    呵!连她都有些弄不明白,更别提其他人。

    “娘,我去看看表嫂那里的情况。她刚流了产,想必正需要人安慰。”

    “你考虑得没错。去吧!”林氏赞同。

    花氏与应氏居住的地方隔得不远。应氏是故意这样安排的。据说是为了方便照顾花氏。不管这是不是她的真心,至少她做了这样的事情。以前姚氏只嫌弃花氏,还骂过她老不死的。

    同样是孙媳妇,两人的作法却南辕北辙,难怪花氏会这样宠爱应氏。

    再次经过姚氏的身边时,姚氏又一次重复自己的话:“真的不是我。是应氏那个狐狸精暗害我。”“事情是怎么回事,表哥会有明断。我是裴家女,不管你们林家事。”裴玉雯表明她的态度。“我娘也不会管这件事情。我们来这里只是为了我外祖母。所以,收起你的心思,好好用你仅剩不多的脑子想想怎

    么让丈夫回心转意,而不是把希望放在不相干的人身上。”

    姚氏沉默。

    清宁院。这是应氏居住的院子。

    门口的丫环见到裴玉雯,连忙迎了过来。

    “裴家大姑娘来了。”

    从里面迎出来应氏的大丫环,大丫环朝她行礼:“大姑娘,快请进。”

    “嫂子休息了吗?要是休息了,我就不进去了,免得打扰她。”

    “夫人哭累了,睡了一会儿,现在刚醒来。大姑娘,你快劝劝我们夫人吧!她刚小产,不能这样哭的,以后眼睛坏了怎么办?”

    “那我进去瞧瞧她。”

    旁边的丫环撩开帘子,请裴玉雯进门。

    裴玉雯看见应氏躺在那里,小脸上没有血色,与以前见到的艳丽判若两人。

    “妹妹来了。”应氏虚弱地看着她。

    “嫂子,你还年轻,孩子会有的。你别把自己的身子折腾坏了。”

    裴玉雯一直在观察应氏的反应。她的眼里满是哀伤,不像是装的。如果是装的,那这女人也太可怕了。

    不过,应氏就算有些手段,她会用这样狠辣的手段害自己的孩子吗?那可是一个成形的男胎。

    裴玉雯迷茫了。“我天天感觉着这个孩子的成长,感受着他的胎动,感受着肚子一天一天地长大。我幻想着他落地叫我娘亲。现在肚子空了,他走了。我身为一个母亲,实在忍受不了这样的结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