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六章:家务事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从应氏的房间里出来,向来见惯后宅阴暗的裴玉雯也有些弄不懂了。应氏的痛苦不似假的,那么问题就来了,姚氏真有胆子对应氏下手吗?要是真是她做的,那也太蠢了些!

    回到花氏的房间,御医已经请来了。御医看了半天,摇摇头,叹道:“她年纪大了,哪里经得起这样摔?又受了刺激,身子怕是不行了。”

    “大夫,我家外祖母平时挺硬朗的,你再想想办法。”裴玉雯一听便急了。她已经失去奶奶,怎么能再失去她?这两个老人帮了她许多,是她特别敬重的人。

    “别请高明吧!只怕不行了。”御医还是那句话,连个方子也不愿意开。

    林俊华抓住御医的手臂,锐利地看着他:“你连试都不试一下就说不行,算哪门子的大夫?”

    御医能够在宫里当差,大小也是有官职在身的。林俊华就算再得宠,也只是公主府的门客,御医哪会把他看在眼里?

    见他这样说,御医当场甩脸,不屑地说道:“秦大人这样说,那就找个真正的大夫来吧!谁要是能治好你家老夫人,本御医的脑袋给他当凳子坐。”

    “行了,表哥,你冷静点。”裴玉雯知道小鬼难缠的道理,不想林俊华得罪这些人。

    林俊华没有心情亲自送御医,派了个随从送御医出去。他也不是小气的,给了御医一张大额银票。御医看在那张银票的面子上,脸色才好看了些。

    “这可如何是好?”林成风双眼通红,焦急地看着躺在床上的花氏。“娘啊!你别吓儿子。”

    “娘……”林氏抓着花氏的手。“女儿不孝,没有照顾好你。雯儿,把你外祖母带到我们家去照顾。这里乌烟瘴气的,哪是老人安享晚年的地方?”

    “好。”裴玉雯没有意见。林府确实太乱了。花氏在这样的环境下过不了享福的日子。“姑姑,表妹,我知道你们很生气。我现在也很自责。可是奶奶的伤势很严重,不宜搬来搬去的。请你们相信我,我会好好看着奶奶,不会再让别人伤着他。就给我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吧!”林俊华出面阻

    止。“华儿,你是姑姑看着长大的。姑姑一直把你当作亲生孩子似的。你现在有出息了,整天忙外面的事情,顾不了家里的,姑姑能理解。可是身为男儿,你后宅里的事情也要处理好。别的不管,两个女人而已

    ,你总不能管不住吧?一个连女人都管不住的男人,你还想当朝臣吗?”

    林俊华的眼里满是野心,那是对权势的渴望。就算是林氏这个不管外面事情的妇人也知道他的目的。

    “姑姑教训得是。”林俊华忏愧。

    “你失去孩子,心里正难受,我就不说你了。这个御医治不好你奶奶,咱们再想想别的法子。”林氏看着花氏花白的头发。“你奶奶苦了大半辈子,好不容易过上几天好日子,我不想放她走。”

    “我也舍不得。奶奶是我最敬重的人。我宁愿出事的是自己,也不希望她有什么三长两短。”

    “呸!呸!”林氏恼道:“别乱说。你奶奶知道了又得心疼了。你可是她最疼爱的大孙子。”

    林氏留在了林府。裴玉雯还得回去想办法。她打算找端木墨言问问。可惜舒老离得远,否则就有救了。当裴玉雯回到裴府的时候,其他人已经回来了。他们知道林府出了事,个个担心得不行。毕竟花氏在他们眼里就跟李氏差不多,这些年也很疼爱他们。他们不希望花氏像李氏一样刚要享福就离开了这个世

    界。

    小林氏带着裴子润去了林家。她是林家女,发生这样的事情当然得赶回去。

    端木墨言不在京城,裴玉雯只有传讯给他的人。一线阁的人脉还在,查个大夫是没问题的。一线阁的消息是有这个医术的大夫总共有两人,一是当年的神医,也就是舒老。二是一个叫哑婆的老婆子。别看这个老婆子一大把年纪了,又是个哑巴,其实是个有名的毒圣。当年与神医齐名,一毒一医

    。

    自古医毒不分家。哑婆毒术无双,医术也是极高的。就算比不上神医,也差不了多少。

    “地址……”裴玉雯看着上面留下的地址。“静心庵。”静心庵是个小庵堂,没有多少香客。裴玉雯之所以知道是因为有一次与南宫清雅出游的时候惊了马,一路寻找才找到静心庵这么一个落脚地,还在那里游玩了几天。从此以后,他们每年都要捐香油钱给庵

    堂。

    “外祖母,你要撑着,千万要等我回来。”

    裴玉雯知道花氏的生机在静心庵,不敢再耽搁时间,哪怕现在天色已晚,她还是准备好干粮和水,打算连夜赶到静心庵。

    “姐,我陪你去。”裴烨不放心。

    “你是二品大员,每天要上早朝的,别捣乱。”裴玉雯骑上马,抓着马绳。“二妹三妹,看好家里。”

    “是。”裴玉灵和裴玉茵点头。

    裴玉雯骑着马儿,低呵一声:“驾。”

    夜风吹拂在她的脸上。她手里拿着从裴烨那里得到的出城令牌,连夜赶出城。

    这就是朝中有人好办事。要是换作普通人,这个时间是不能出城的。可是裴烨在朝中已经有人脉 ,只是找块出城令牌罢了,最近又不是什么特殊时期,自然有人愿意卖他这个人情。

    一匹马儿快速穿过夜间的小路。紫色的披风在夜色中格外的显眼。

    而此时,一个随从打扮的人出现在一个房间里,对着里面正在寻欢作乐的男子说道。

    “世子爷,裴大姑娘出城了。”

    “嗯?这么晚出城,做什么?”男子松开怀里的女子,眼里闪过邪光。

    “属下派人打听过,据说她刚从林家出来,而林家的老夫人重病不起,连御医都没有办法。现在裴大姑娘连夜出城,只怕与此事有关。”

    “只怕!听说!这些就是你的答案?本世子养你们这些废物何用?”那人冷笑。“派人盯着她。”“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