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七章:刺杀
    ,精彩无弹窗免费!

    骑马跑了几个时辰,找个地方歇息会儿,顺便吃点东西喝点水。

    歇息够了,翻身上马准备离开。突然,一道破空声惊得马儿嘶裂地叫唤起来。

    地上出现一支箭,而落地处就是她刚才站立的地方。要是她再晚一步,怕是会变成刺猬。

    “驾!”眼看着从暗处钻出来几十个人,她连忙骑马奔腾,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谁想杀她?

    她在脑海里整理着所有的资料。

    然而想来想去,终究想不出所以然。现在的裴家早不是当初那个单纯的小百姓,裴烨在朝中有政敌的。要是他的政敌卑鄙些,对付不了裴烨就对裴家人动手,那也是有可能的。这种事情每年都会发生。

    咻咻!咻咻!对方紧追着她不放。

    她只有专挑小道行驶,这样对方人多,反而没有那么容易追上她。夜色太深,她只有一路乱跑,没有办法分辨方向。强烈的生存意识让这具单薄的身体爆发出强大的力量。只是马儿终究支撑不了多久,在它坚持了一个时辰之后,在一次乱箭之中射中大腿,再也爬不起来

    。

    她只有舍弃马儿,隐藏在丛林中,借着丛林的掩护和夜色的掩护躲避着。而对方也只有舍弃马匹,将整个丛林翻了个遍。直到天亮时,他们也没有找到人。

    “怎么回事?怎么可能让她跑了?要是让郡主知道,咱们都得完蛋。”

    郡主?她得罪的郡主应该只有一个,那就是清平郡主秦媚儿。

    这段时间有关清平郡主的谣言四起。有人说她心大,看着程国公世子又想着定国公世子,像个小丑般左右摇摆,其实两位世子都看不上她的为人,对她小丑般的讨好行为不屑一顾。

    那女人不会在男人身上撞了墙,就把气出在她身上吧?就因为她叫裴玉雯,与以前的朝阳郡主有同样的名字?呵!这种女人的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

    “找到没有?”

    “没有。”

    “是不是已经离开这里了?”

    “一晚上了,如果真的悄悄离开,只怕已经走远。想要再找到她就难了。”

    “她总要回京城吧?我们就在路上等着她。”

    “现在只有这个法子。要是杀不了她,我们就得死。”

    那些人离开这里。

    泡在水里的身影没有动,保持着那个姿势。果然没多久,那些人又回来了。他们见真的没人,又一次离开。这次裴玉雯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呆了很久才从水里出来。

    此时她浑身湿透了,风一吹就打哆嗦。

    在水里呆了一晚上,没有睡觉,还受了寒,现在脑袋昏昏沉沉的,格外的痛苦难受。

    砰!整个人栽倒在地。

    阳光洒在她的身上。她的眼神开始涣散。最终,一切归于黑暗。

    踏踏踏!两道身影出现在山林中。那两人骑着马儿,一幅悠哉游哉的样子。

    “世子,前面有人。”随从凌秋从马上翻身跳下来,落到裴玉雯的面前。“是个女子。”

    马上的贵公子淡漠地说道:“不要多管闲事。”

    “啊?可是这荒郊野外的,真的不管她吗?要是遇见毒虫猛兽,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姑娘就没了。就算没有遇见毒虫猛兽,要是遇见猥琐的山中大汉,这么一个昏迷的女子躺在这里,也会被欺负的吧?”

    “呵!你这么会编,不如去写戏文?”贵公子讽刺道。“本世子赶时间,快走。”

    “世子爷真是狠心。”凌秋无奈。“姑娘,你要是冤死,千万不要怪我们。我们最多见死不救。你应该去找害你的人。再此别过,希望你福大命大。”

    就在他们准备离开的时候,昏迷中的裴玉雯睁开惺松的眼睛,看着面前朦胧的身影。

    “救我……”

    勒着马绳的南宫葑听见声音,只觉有些熟悉。他蹙眉,对凌秋说道:“撩开她的头发,看看她是谁。”

    凌秋愕然:“世子爷,没想到你是这种以貌取人的人。要是这位姑娘长得漂亮,你就救她是吧?”

    南宫葑勒紧马绳的手绷紧,看着凌秋的眼神满是不耐烦。

    凌秋知道自家主子的脾性,没事的时候与他闹闹就罢了,要是让他不耐烦,赶快见好就收。

    他就是因为性子活泼才被调派到世子爷的身边伺候。因为老爷和夫人都觉得他太静了,都没人气了。

    凌秋撩开头发,露出裴玉雯的脸颊。

    “这位姑娘好面善啊!”凌秋歪着脑袋打量着裴玉雯。“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

    “让开。”凌秋挡住了南宫葑的视线。

    凌秋侧开身子,露出裴玉雯的身影。

    南宫葑看见裴玉雯,眼里闪过讶色。

    是她。

    陷入昏迷中的裴玉雯很痛苦。头痛欲裂,全身无力,还处于一种非常难受的颠簸状态。她想睁开眼睛,然而眼皮太重了。不知过了多久,那种颠簸感觉消失,有人在给她喂水。

    不,是药,因为太苦了。

    “哑婆,她怎么样?”

    南宫葑询问诊脉的老妇人。

    “世子,她是哑巴,怎么说话?”凌秋在旁边说道。

    南宫葑锐利地看着凌秋。

    凌秋缩了缩脖子,不敢再说唐突的话。

    “下人无礼,还请哑婆不要见怪。”

    老妇人走向桌边,写下一排字。

    南宫葑看后,朝哑婆恭敬地行了一个礼:“多谢哑婆 。这位姑娘就要麻烦你照顾了。”

    凌秋在旁边看见南宫葑与哑婆的互动,恍然大悟。

    原来还能这样交流。

    “世子,我们还有事情要忙呢!”凌秋轻声说道。“为了救这位姑娘,我们绕了好大一个圈子,耽搁了不少时间。”

    南宫葑淡道:“安排 好她就走。”

    “是。”

    鸟儿在窗外吱吱地叫着。裴玉雯是被吵醒的。她睁开眼睛,打量着这个陌生的地方。

    这是哪里?

    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一身灰扑扑的衣服,像是尼姑穿的。难道她被尼姑救了?

    “女主施醒了。”一个小尼姑走进来。

    “大师,这里是……”裴玉雯慢慢地下了床。

    一头黑发披在身上,头上没有任何的首饰。再穿着这灰扑扑的衣服,整个人如清水芙蓉,有种淡雅的美。

    “这里是静心庵。”小尼姑双手合十地说道:“女施主饿了吧?贫尼给你准备了素粥,你吃点吧!”

    静心庵。裴玉雯还沉浸在到了静心庵的喜悦中。她一把抓住小尼姑,激动地说道:“哑婆 可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