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八章:留客夜
    ,精彩无弹窗免费!

    小尼姑倒是云淡风轻,仿佛早就见怪不怪。她再次双手合十,态度客气:“为你看诊的就是哑婆,她现在上山采药去了。姑娘要找她的话,只怕要等她回来才行。”

    “多谢小师父。”裴玉雯冷静下来,虚弱地说道:“若是哑婆归来,麻烦你说一声。”

    “这是自然。哑婆要是回来,定会为你看诊。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小尼姑说道。

    “小师父,是你们救了我吗?”裴玉雯走向桌子。

    小尼姑把饭菜摆放出来。

    “是一位公子救了你,然后把你送到静心庵看诊。”

    “那位公子姓甚名谁?”裴玉雯嘴角有些发白,脸色也非常憔悴,仿若病西施般柔弱。

    她拿起筷子,筷子居然从手中脱落。这样的虚弱已经很多年不曾有过了。

    “这个……贫尼也不知。贫尼刚来这里不久,不认识这里的香客。不过听其他的师姐说,那位公子是我们这里的常客。”

    裴玉雯打听不到什么,只有作罢。她用完素粥,又出了一身汗。

    静心庵的尼姑作风不错,没有拿走她身上的银票。她正好用那些银票打点他们,让他们搬来热水沐浴。

    哗啦啦!哗啦啦!狂风骤起,大雨倾盆而下。

    裴玉雯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雨势越来越大,心里担心花氏的病情。

    她被人追杀,受伤昏迷了几个时辰,瞧这气候又得留宿。而哑婆在山上采药,也不知何时能归来。再这样拖延下去,花氏的病还能治吗?

    她失去了奶奶,不想再失去这个外祖母。虽然外祖母更顾自家的孙子,但是对她和她娘也是真心疼爱的。那么慈爱的老人不该受这样的对待。

    “世子爷受伤了。哑婆回来没有?”从外面传来尼姑庵师太的声音。

    “瞧这样子应该被堵在山里了。停雨之前,想必不会回来。”为裴玉雯送过饭的小尼姑说道。

    “这可如何是好?世子爷伤得很重啊!”师太担忧地说道:“世子爷是好人,不能有任何差池。你快去哑婆的房间里搜一下药丸,什么治内伤的治外伤的,只要是治伤的都拿来。”

    裴玉雯听着那些人的声音,扶着墙壁走了出去。她看见房檐下,尘空师太叮嘱小尼姑。

    小尼姑转身就走,见到扶着墙壁的裴玉雯,连忙跑过来扶住她:“姑娘你别乱走,回房好好养着吧!”

    “我听说有人受伤,便出来看看。”裴玉雯虚弱地笑了笑。

    “你来看看也是应该的。那位公子 就是救了你的人。”小尼姑留下这句话,以极快的速度赶到哑婆的房间寻找治伤的药。

    裴玉雯想着他们的谈话。世子爷?救她的是世子?就是不知道是哪位世子。

    京城里不缺世子爷。国公世子,侯府世子,甚至于亲王世子。虽说世子不少,但是地位却高低不等。比如说诸葛郅这个世子就是空有头衔却没有实权,南宫葑和长孙子逸这两个世子就是有大权的。

    裴玉雯顺着声音找到那位世子爷的落脚之处。只见门口挤满了人,不仅有庵堂里的尼姑,还有府里的下人之类的。

    “世子爷伤得极重,这样下去不行。哑婆 在山上是吧?派人上山去接她回来。”一道熟悉的女声传来。

    裴玉雯听这声音,只觉有些熟悉,却想不起是谁。

    直到一个婢女走出来,尘封的记忆便苏醒了。

    南宫清雅,她最好的姐妹。

    那么,里面受伤的是凌王府世子端木非凡吗?

    毕竟南宫清雅嫁给了凌王世子,也算是过上了举案齐眉的日子。

    “这位姑娘,你在这里做什么?”那婢女是南宫清雅的大丫头,名叫绣儿。

    “打扰了。我听说救我的恩公受了伤,所以想看看他。姑娘,可否向你的主子通传一声?”

    裴玉雯客气地说道。

    绣儿听裴玉雯这样说,打量着她:“原来你就是我们世子爷救的人啊!世子爷为了救你,耽搁了去接我们世子妃的时间,害得世子妃差点出事。”

    “世子妃出什么事?”裴玉雯本能地关心一句,说完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不该问这些。“抱歉,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到因为我的事情麻烦了世子爷,心里过意不去。”

    “没有关系,我们世子妃善良,不会计较这些的。现在我们世子爷受了重伤,需要好好治疗。你别在这里耽搁他了,等他脱离危险再过来吧!”绣儿客气地下着逐客令。

    裴玉雯也知道绣儿说得有道理。现在见里面的人确实不合适。正好她也需要养养,那就等等吧!

    外面的雨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隐约从不远处的厢房传出声音。有哭声,有一惊一乍的声音,看样子混成一团。

    “哑婆回来了。”有人高呼。

    裴玉雯轻吐一口气。

    哑婆回来了,想必一切都没有问题了。她现在就等着雨停,然后把哑婆接到林家看诊。

    第二日,大雨停下来。裴玉雯的身子也好些了。

    “姑娘,你们世子爷没事了吧?”裴玉雯在门口等着,出来接待她的仍然是绣儿。

    绣儿以前就是南宫清雅的大丫环,现在更是如此。

    她微笑道:“我们世子爷已经脱离危险。现在也是醒的。刚才奴婢也向世子爷说了你昨日来的事情。世子爷说了,如果你再来的话就直接进去。”

    “多谢姑娘。”裴玉雯客气地道谢。

    在绣儿的带领下,她进入庵堂里最大的厢院。

    说起来这个厢院还是当年她和南宫清雅出资建的,为的就是每年的相约。

    “世子妃,世子,那位姑娘来了。”

    一名男子坐在床上,旁边有一个妇人打扮的女子喂他吃药。男子穿着白色的亵衣亵裤,一头青丝披在身后。此时他古铜色的肌肤泛着白,那双剑目少了几分锐利,多了几分虚弱引起的柔和。

    听见绣儿的话,他抬起头来。

    裴玉雯看清了他的样子。

    南宫葑。

    南宫清雅。原来救她的是南宫葑。难道他们之间就这样有缘份吗?就算换了身体,换了身份,命运的齿轮还是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