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章:同行
    ,精彩无弹窗免费!

    裴玉雯当然不会拒绝。如果她一个人回去的话,那些围堵的人肯定会发现她。就算做出伪装,仍然容易被对方发现。她一个人也就罢了,带着哑婆这个没有武力的老人,想要冲破突围是很难的。而南宫清雅的提议能够解决她的

    麻烦。

    雨停。南宫清雅安排两个护院带着哑婆赶往京城。裴玉雯给他们说了林家的情况,他们记了下来。

    在他们走后,裴玉雯本想也回京城。可是南宫清雅并不急着回去。这附近山清水秀,她还想再呆几天。

    裴玉雯想要知道花氏的情况。南宫清雅不走,她没有办法马上回去。于是……

    “你让我跟着世子爷回去?你不回去吗?”裴玉雯看向旁边的南宫葑。

    南宫清雅撇嘴:“那个冷冰冰的宅院有什么好?我才不想回去!与其回去坐牢,还不如在外面玩乐。”

    “当初我给你说过凌王府不是什么好地方, 你可曾听过我的?”南宫葑睨她一眼。“活该。”

    “好啦!哥,你这样容易吓着人家姑娘的。我呢,好歹也嫁出来了。你还是考虑一下自己的终身大事吧!”南宫清雅压低声音在南宫葑的耳边说道:“机会已经给你了。接下来你看着办。”

    南宫葑看向旁边的裴玉雯。

    裴玉雯知道南宫清雅的性子,她特别贪玩。要是留下来等她的话,起码十天半个月都回不去。既然如此,还不如跟着南宫葑回去。南宫葑要办公务,不可能像以前那样陪南宫清雅四处玩乐。想起以前快乐的时光,裴玉雯的心情有些复杂。那时候南宫清雅未嫁,南宫葑还没有接手家里的事情。她还是天真无邪的朝阳郡主。他们三个人结伴走过山山水水,把附近好玩的都玩过了,好吃的都吃过

    了。

    而现在,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那就麻烦世子爷了。”裴玉雯朝南宫葑行礼,再回头对南宫清雅说道:“那日有人说世子爷因为救我耽搁了与你汇合的行程,害得你差点出事。你一个人在这里真的好吗?”

    “那些丫头真是多事,什么也往外面说。”南宫清雅不满地斥责了一句,然后拍拍她的手背:“放心好了,我哥会留人给我。他手里的那些可是真正的高手。有了他们,我不会有事的。你们只管放心走吧!”

    裴玉雯总觉得南宫清雅看她的眼神有些奇怪 ,让她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按理说她现在也没有得罪这丫头,她怎么露出这幅狐狸般的表情出来?丛林中,五个男人坐在草地上烤着兔子。其中一人身份贵重,气宇轩昂。在他身侧的那人肌肤细嫩,容貌俊秀,就是身板比其他人相比显得单薄了些。仔细一看,这哪里是个男人,而是个女扮男装的美娇

    娘?

    裴玉雯接过南宫葑递过来的兔子,客气地道谢。

    南宫葑不说话,自顾自地吃着兔子。他的脸上还是像平时那样没有表情。

    裴玉雯无法把面前这个冷面世子与以前那个总是逗她开心的少年重叠起来。她的心里甚至有些自责。

    咻咻!当几支箭射过来的时候,南宫葑扑向裴玉雯,抱着她在草地上打了几个滚,躲过了那些箭支。

    裴玉雯暗叫不妙。难道她女扮男装被识破了?要不然怎么还有人暗杀他们?

    这些人的胆子真大。连南宫葑也敢下手。南宫葑现在又没有做伪装,一般的人应该能够认出他才对。

    剩下的三个护院跃向在暗处偷袭的人。南宫葑扶起裴玉雯,问道:“没事吧?”

    “没事。只不过这些人看来是真的不会放过我了。连你在这里也敢下手。”裴玉雯说道。

    “只怕是冲着我来的。”南宫葑指了指不远处的大树。“你去那里先躲躲。”

    裴玉雯点头。南宫葑也加入了战斗之中。

    “谁派你们来的?”南宫葑和三个护院被二十几个黑衣人包围住了。

    “世子爷想知道,就去阎王殿问吧!”为首的黑衣人冷笑,朝南宫葑挥出一剑。

    战斗激烈。南宫葑的手下都是高手,然而再强大的高手也有顾不过来的时候。在被围攻的情况下,其中两个人受了重伤,另外那个人也受了轻伤。南宫葑目前看来没事,但是瞧着也撑不了多久了。

    当然,对方也没有讨到便宜。原来的二十几个人现在只剩下七个人。

    “世子爷,你快走。这些人的剑上有毒,属下们怕是撑不下去了。”一旦受了伤,他们就剧毒攻心。

    这些人手段阴狠,个个卑鄙狠辣。

    南宫葑一个跳跃翻身上马,骑着马儿跑向大树下,朝裴玉雯伸出手:“拉着我。”

    裴玉雯抓住他的手,跳到了他的身前。

    “驾!”

    “快追,不能让他跑了。”黑衣人不再和南宫葑的手下恋战,马上追向南宫葑和裴玉雯。

    他们的马藏在了暗处。现在只有用轻功追上去。

    咻!咻咻!

    一支又一支箭射了过来。

    南宫葑抱着裴玉雯躲了过去。

    然而那些人穷追不舍,就是不想放过他们。

    咻!又是几支箭射过来。这次对方的目标是南宫葑的马匹。

    随着马儿嘶鸣的叫声传来,四蹄朝下面栽去。

    南宫葑抱着裴玉雯从马背上跳下去,然后施展轻功跃向丛林深处。

    “大家分开找,今天不能让他活着回京城。刚才他已经受伤了,我们的箭上有毒,他撑不了多久。”

    黑衣人散开。

    裴玉雯和南宫葑从树上下来。裴玉雯看着南宫葑受伤的腰肢,眼含担忧:“你受伤了。”

    “撑得住。”南宫葑淡道:“走吧!先找个地方躲躲。我现在不是他们的对手。”

    裴玉雯没有在南宫葑面前露过身手,他直到现在还觉得她是个弱女子。如今他受了伤,鲜血会成为破绽。她蹲下来,撕掉衣摆,先给他受伤的地方粗糙地包扎一下,免得那些血迹暴露了他们的行踪。

    然后……她一把抱起了南宫葑。

    南宫葑:“……”“这里地势险要,我们找个隐密的地方躲起来处理伤势,要不然情况会很不妙。”裴玉雯没有察觉南宫葑快要抽掉的俊脸,抱着她跑向山丛深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