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九章:教养
    ,重生嫡妃:农女有点田最新章节!

    裴府。大夫从床边走过来,说道:“伤得不重,只要好好擦药,想必很快就能下床走动。”

    “那就麻烦大夫给他开点好药。”裴玉雯客气地说道。

    “这个不用说。”大夫点头。“只是外伤,我就不给你们开内服的药了。你们直接拿点擦伤药膏擦擦就行。每天擦三次,直到他能自由活动为止。还要注意一点的是最近不要再让他摔着。”

    “是。”裴玉雯对旁边随从说道:“刚才大夫的话记住了吗?这段时间就由你照顾敬少爷。”随从是裴玉雯从裴烨身边提来的。裴烨的身边有不少亲信,这随从就是其中一个。据说是跟着裴烨上过战场的小兵,因为没什么战绩,又对裴烨忠诚,便提过来做了亲兵。裴玉雯观察了几天,发现他很聪

    明。

    “小的记住了。大小姐放心,属下绝对会好好照顾敬少爷。”随从叫胡力,十五岁。

    送走大夫,裴玉雯坐在床边,看着林敬说道:“郎儿,你上次还没有逛过我们家,要不要逛一下?”

    林敬眼睛眨了眨,有些犹豫的样子。

    离开了林家,他像是被抽掉了所有的精神。此时他不再声嘶揭底,整个人安静了许多。还记得上次姚氏带着他来裴家吃饭,姚氏忙着和其他人打嘴仗,他专抢裴焕碗里的东西。那时候他的眼里满是娇蛮,瞧着就是一个不守规矩的孩子。然而此时他的眼眸里没了神采,就像一个没有灵魂的空

    壳子。

    “姑姑悄悄告诉你,姑姑会武功的哦!所以我的力气很大,可以抱你去外面看看。”

    裴玉雯说着,抱起了林敬,带着他走了出去。

    裴玉灵和裴玉茵已经从小林氏的嘴里知道了来龙去脉。对林敬这个熊孩子,两姐妹有些担忧。

    “二小姐,三小姐。”胡力见到裴玉灵和裴玉茵,马上行礼。

    “你愣着做什么?不是让你照顾敬少爷吗?还不快点跟过去瞧瞧?要是那小子想伤害大姐,记得先救大姐,其他的都别管。”裴玉灵对胡力说道。

    胡力愕然:“敬少爷才三岁,怎么可能伤得了大小姐?”

    再说了,府里的人都知道大小姐会武功。据说将军的武功就是大小姐教的。

    “你跟着就是了。”裴玉茵催促。“快去吧!跟紧一点。”

    中午简单吃了些。下午的时候,诸葛佳惠来了。

    “雯儿……”诸葛佳惠见到裴玉雯,张开手臂扑了过来。“我想死你了。”

    裴玉雯刚把林敬哄睡,此时正想喝杯茶,诸葛佳惠就来了。

    她拍了拍诸葛佳惠的后背,说道:“我也想你。”

    “昨日听你们家仆人说的话,我就知道是你回来了。谢天谢地,你没事就好。最近到底干嘛去了?可把我们急坏了。我告诉你,你要是再不回来,我哥就要派出我们家的亲兵了。”

    “要是真是如此,只怕今日谣言就四起了。幸好我回来得及时。”“说来也是奇怪。程国公世子也失踪了好久。本来程国公都向皇上请旨,让皇上派兵去找的。昨日回来了,又连夜向皇上撤回圣旨。我知道你们不认识。你们要是认识的话,我都怀疑你们是不是一起私奔了

    。”

    诸葛佳惠拿起桌上的点心吃着。连着几块小点心,又喝着最喜欢的茶水,一脸满足的样子。

    “胡说什么呢?”裴玉灵不高兴了。“这话能乱说吗?幸好没有别人。”

    “哎哟哟,就是知道没有外人,我才会开玩笑呀!再说了,程国公世子一表人才,要是看上了你家姐姐,我都要为她高兴呢!那男人可是文武全才,又英俊潇洒,与定国公世子不相上下。”

    “咳……”一道轻咳声从门口传来。

    众人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裴烨带着一个俊美华贵的青年站在门口。

    裴烨一脸尴尬,对旁边的程国公世子南宫葑说道:“我姐姐可是很淑女的。”

    意思是说,这些话不是他姐姐说的。毕竟光天化日之下肖想人家世家公子,传出去实在不好听。

    “嗯。”南宫葑应了声。

    诸葛佳惠正将一块点心塞进嘴里,回头就见到南宫葑的俊脸,顿时吓得噎住了。

    “咳咳……水……”诸葛佳惠倒水,可是水壶已经空了。

    旁边的婢女连忙给她续水,她一口喝进去,顿时烫得大叫:“好烫!”

    “哎呀,诸葛小姐你没事吧?”婢女急得快哭了。

    裴玉灵和裴玉茵一个给她拍背,一个给她倒茶水,这次她们把茶水给她吹冷了才喝。

    裴玉雯无奈,抓住诸葛佳惠的手,掐住她的一个穴道。

    咕噜!嘴里的东西吞下去了。

    “雯儿,你会医术吗?”诸葛佳惠激动地扑过来。“你救了我一命啊!”

    “只是一点急救之术。”裴玉雯淡笑。

    “没有见过这种笨得像猪一样的人。吃东西还能噎着。幸好没事,要是有事的话,还得连累我们。”

    裴烨皱眉,满是嫌弃地说道。

    诸葛佳惠僵着脸,瞪着裴烨:“你说什么?你敢骂我是猪。”

    “呵,对不起,我得向猪道歉,毕竟我侮辱了他们。”裴烨翻了个白眼,回头对南宫葑说道:“世子,我们去书房说话吧!不要被某些莫名其妙的人影响心情。”

    南宫葑淡淡地说道:“无妨。诸葛小姐向来天真直率,本世子不会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诸葛佳惠本来已经不紧张了,现在听南宫葑这样说,那就是她刚才说的话已经被他听见了。她有种生无可恋的感觉。

    南宫葑走了几步,又回头对众人说道:“下次再提本世子,不要与长孙子逸相提并论,他不配。”

    诸葛佳惠看着南宫葑的背影叹息。

    “一个朝阳郡主毁了两个好男人。”诸葛佳惠满脸遗憾。“你们不知道,程国公世子真的好深情。当初朝阳郡主死在宫中,定国公世子和程国公世子为了尸身大战了一场。最终两败俱伤。”

    “为了尸身?”裴玉灵惊讶。“为什么呀?”“定国公世子是朝阳郡主的未婚夫,再过三天便能成亲。他说朝阳郡主理应是他的妻子,应该葬在他们长孙家的陵墓里。可是程国公世子不同意啊!那是他喜欢了十年的姑娘,是他心中唯一的妻,必须让朝阳郡主葬在他家的陵墓。他还说,死后他要与她同葬。此生再没有女人配跟他同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