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一章:醉酒
    裴烨真想把那个疯女人的手扳开。她疯疯癫癫的,下手没轻没重,把裴玉灵勒得快喘不过气来了。

    裴玉灵见她哭得伤心,不忍心打断她,任由她抱着。不过看裴玉灵憋着脸的样子,明显很痛苦。

    裴烨无奈。他家的几个姐姐怎么一个比一个善良?但愿以后嫁出去不会被人欺负。不过,他会努力得到更高的地位。只要他的地位足够高了,就没有人敢欺负他的姐姐们。

    “那你告诉你爹娘了吗?你就说不想嫁。就算要嫁,也应该给你找个好点的人。”

    裴玉茵心疼地看着诸葛佳惠。

    “说了,还大闹过,不吃不喝地的威胁过。我饿得快要死了,他们没有一个人来看过我。就好像如果我不愿意嫁过去,还不如饿死呢!哥哥来看过我。可是哥哥毕竟是堂哥,管不了我们家的事情。”

    裴烨看不过去了,一把抓住诸葛佳惠的手,将她的手扳开。

    诸葛佳惠抱着裴玉灵不放,嘴里大哭:“坏人,你欺负我,我不走,我不要走。”

    “小弟,你做什么?”裴玉雯刚才在入厕,回来就看见裴烨满脸不善地拉扯着诸葛佳惠。

    诸葛佳惠终究只是一个弱女子,就算凭着酒劲有点虎,也不是裴烨的对手。很快诸葛佳惠的手就被裴烨扳开了,而裴玉灵终于能够轻松地喘气。

    “再不阻止她,二姐就没命了。哪来的疯婆子?”

    裴烨刚说完,就见诸葛佳惠扑过来,一把抱住他,张嘴就咬下去。

    “啊……”从裴府传出裴烨凄惨的叫声。

    那叫声很响亮,只怕整条大街上的人都听见了。

    “疯婆子,你快放开我。”

    “佳惠,你松嘴……”

    “叫什么?直接打昏就是了。”随着裴玉雯的声音落下,砰的一声,清静了。

    夜晚,裴家众人进入梦乡。从裴烨的房间里传来咒骂声:“疯婆子,你竟敢咬我……”

    这声音很低,像是梦语似的。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纤细的身影摇摇摆摆地推开门走进去。

    清晨,静谧。

    “啊……”从裴烨的房间里传出女子的尖叫声。

    睡得正香的裴烨不耐烦地睁开眼睛,烦燥地说道:“谁呀?大清早的吵死了。”

    “裴烨!没想到你是这样无耻的人。我真是错看你了。原本以为你也是个英雄人物,没想你这样无耻。”在床角边,诸葛佳惠抱着被子,愤怒地朝坐起来的裴烨吼道。

    裴烨见到对面的人,脑子终于清醒了。他愣愣地看着她:“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还装傻?难道不是你趁我喝醉酒,跑到我的房间来欺负我吗?”诸葛佳惠哭着说道。

    “怎么回事?”从门外传来裴玉雯的声音。“小弟,怎么了?我怎么听见了佳惠的声音。”

    裴烨想说什么,看见旁边的诸葛佳惠要喊,连忙捂住她的嘴。

    “姐,你听错了。我的房间里怎么会有那个疯婆子的声音?”裴烨朝外面说道。

    诸葛佳惠眼含愤怒,一把抓住他的手,张嘴就咬下去。

    “啊……”裴烨痛得大叫。

    与此同时,裴玉雯推门走进来。

    她看见床上的男女紧紧‘相拥’着,两人‘深情’地对视,眼里闪过惊讶的神色。

    “你们两个人什么时候……”

    “姐,你别误会,我和这个疯婆子没有任何关系。我也不知道她怎么跑到了我的房间里。”裴烨推开诸葛佳惠,厌恶地说道。

    诸葛佳惠这才发现这里不是她留宿的客房。这里的摆设更加的男子气。顿时脸色变得惨白。

    “昨天晚上到底怎么了?我什么也不记得了。”诸葛佳惠哭着说道。“昨晚你喝醉了。我们见你醉得不省人事,想着就这样把你送回去的话,你爹娘又得罚你,便自作主张留你过夜。我已经吩咐你的丫环回去给你爹娘说清楚。想必他们不会怪罪。只是你怎么会在这里……是

    不是半夜你起来过?你走错了房间,然后就到了这里?”

    裴玉雯说话的时候,裴玉灵和裴玉茵已经赶过来。两人的衣服都有些凌乱,头发也没有梳好,显然是匆匆赶来的。她们见到这情况,纷纷露出震惊的神色。

    “把门关起来。”裴玉灵连忙关门。

    “先穿衣服。”裴玉茵跑过去,拿起旁边的衣服套在诸葛佳惠的身上。

    诸葛佳惠也不知道怎么弄的,身上竟没有衣服,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被人轻薄了似的。

    裴烨烦燥地去了屏风后,没过多久就穿好衣服。他的脸上留下了一个牙齿印记,而手指刚才又被咬了。他对诸葛佳惠的印象差到了极点。

    “应该只是一场误会。”裴玉茵拉着诸葛佳惠的手。“这件事情没有别人知道,我们不会说的。”

    诸葛佳惠含着泪,松开裴玉茵的手,大步地跑了出去。

    “我去看看他。”裴玉茵紧跟着诸葛佳惠而去。

    裴玉雯那双沉寂的眸子一直看着裴烨不放。

    裴烨被她的眼神盯得头皮发麻。他认真地起誓:“姐,我发誓,我真的没有欺负她。”

    “我相信你的人品。只是今天这件事情不要提起。”裴玉雯说道。

    “我知道。”裴烨不以为意。“我是这种多嘴的人吗?再说了,这种事情对我也不算什么好事。”“姐,听说世家女子特别重闺誉。小弟也算是坏了他的清白。咱们不如请媒婆上门求亲得了。”裴玉灵眼神闪了闪。“昨日你也听说了。她爹娘要把她嫁给一个傻子。你说佳惠也算是一个美人,怎么能嫁给傻

    子呢?那她以后得多可怜啊!”

    “二姐,你想害死我啊!我才不要娶这个疯婆子。”裴烨大叫。“你们别打我的主意。”

    “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就不可以娶亲?成家立业,先成家再立业。你想要拖到什么时候?”裴玉灵不高兴地说道:“奶奶要是还在的话,只怕天天在你的耳边唠叨,让你给她生个小曾孙。”“你们别争了。就算小弟愿意娶,那也是不可能的。高嫁女,低娶媳。佳惠的身份那么高,是不可能看上我们裴家的。今天的事情只有烂到肚子里。”裴玉雯淡道。“我们也去看看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