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二章:捧杀
    裴家姐妹安抚了诸葛佳惠,等她的情绪稳定下来,这才送走了她。『→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ww.la不过他们看得出来,诸葛佳惠仍然有些难受。毕竟清清白白的大姑娘被裴烨看光了,甚至有可能抱着睡了一晚上,任谁的心里都有阴影。但凡他们之间有一点可能,裴玉雯都会争取一下。然而两人的身份悬殊太大,除了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也没有办法再做其他的。当然,想必裴烨也不愿意他们之间有什么可能。他好像特别不喜欢诸葛佳

    惠。

    “这都是些什么事呀?”裴玉灵为难。“本来佳惠已经很可怜了,又发生这种事情。我现在真的很想把小弟揍一顿。”

    “关小弟什么事?这种事情又不是他的错。他在自己的床上睡觉,谁知道会有个大姑娘进来啊?”裴玉茵凭着良心为裴烨说了几句公道话。“我们谁都不想事情会闹成这样。”

    “别吵了。佳惠会这样不仅仅是因为今天的事情,主要的还是她的那门亲事。我刚才已经给她留了话,相信很快她的难题就能迎刃而解。到那时候她会变回原来那个阳光灿烂的诸葛佳惠。”

    一个婢女走过来,对裴玉雯恭敬地说道:“大小姐,敬少爷又在大闹了。”

    “我过去看看。”裴玉雯跟着婢女来到林敬的住处。

    花氏毕竟是林敬的曾祖母,对这个曾孙有过失望,但是还是舍不得就这样放弃了。花氏主动提出和林敬同住。裴玉雯想着他们毕竟才是至亲的人,或许有花氏陪着,林敬的心里更放松些,便同意了。

    裴玉灵和裴玉茵面面相觑。裴玉灵叹道:“我怎么感觉大姐给自己找了个大麻烦?”“她是因为舅舅才管这个闲事的。当然,还有外祖母。”裴玉茵温柔地说道:“大姐重情重义。她嘴里不说,其实一直很在意外祖母和舅舅。郎儿是他们的后人,也是目前唯一的男丁。要是以后真的养歪了,

    最痛苦的是他们。大姐为了他们,不惜揽下这个烂摊子。”

    “舅舅对我们确实好。不过带孩子这方面,我没有经验。我还是去看店吧!你昨日不是说今天也要见什么张老板吗?”

    “马上就去了。这里我帮不上忙,只有忙店里的事情了。”裴玉茵微笑。“走吧!一起出门。”

    松院。

    “见过大小姐。”门外的婢女见到她过来,连忙行礼。“敬少爷刚才还好好的,吃饭的时候突然就发火了,把饭菜扔得到处都是。那汤泼出来,还烫伤了老夫人。”

    “胡力呢?”

    胡力从旁边走过来,对裴玉雯说道:“属下刚才就在旁边。属下有罪,没有保护好老夫人。”

    “与胡力无关。要不是胡力及时挡在老夫人面前,只怕老夫人会伤得更重。现在胡力的手臂上已经烫了很多泡。奴婢让他去清理伤口,他执意不肯,说是要留下来照顾敬少爷。”那婢女急忙解释道。

    “胡力护主有功,我会给你奖赏。不过现在你要先去处理伤口。这几天先养伤,养好了再来吧!”

    裴玉雯突然意识到林敬的情况比想象中的还要严重。她原本以为只要没有应氏和应氏的人在旁边刺激他,他应该不会这样发狂。

    既然他的情况严重,为了就近观察,这几天她就亲自照顾他。其他人再接手照顾他已经不合适了。

    裴玉雯走进房间。

    花氏站在林敬的面前,脸色阴阴的。

    “你知不知道如果昨天你姑姑没有带你过来,你会是什么下场?”花氏冷冷地看着林敬。“你的父亲会把你送走,送得远远的,或许就让你呆在某个乡下庄子,或许把你送到哪个寺庙里清修,总之不会留你在身边。等你长大了,只能娶个目不识丁的村姑过日子。而你远在京城的亲兄弟不仅吃好

    穿好还有官做。你姑姑善良,想给你最后的机会。可是你呢?你居然变本加厉。呵!真是个蠢货。”

    林敬垂着头,双手捏成拳头。

    “郎儿。”裴玉雯站在不远处,朝他伸开手臂。“到姑姑这里来。”

    花氏见到裴玉雯,脸上的冷色缓和了些。

    她冷冷地看了一眼林敬,眼里满是厌恶。看来这次连花氏也放弃他了。

    裴玉雯轻叹。

    林敬不愿意过来,裴玉雯就走过去。她抱住了林敬,捏着他的下巴让他抬起头。只见林敬哭成了一个泪人儿。他的眼眶红红的,眼里满是惊恐。

    原来他不是无动于衷,只是把自己的恐惧隐藏了起来。

    “告诉姑姑,为什么这样做?这里没有人伤害你。你是安全的。”

    林敬张了张嘴,还是没有说出来。

    从昨天到今天,除了在林府听他咒骂过应氏外,其他时候都没有听见他说话。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个哑巴。然而这孩子没有语言障碍,只是将自己封闭起来。

    裴玉雯耐心地等着他回答。“姑姑很聪明的,能够猜到原因。可是我想听郎儿自己说出来。因为郎儿的声音很好听。我从来没有听过比郎儿更好听的声音。”裴玉雯轻轻地摸着林敬的脸。“在姑姑的眼里,郎儿是个很好的孩子。虽然也

    会犯错,但是那些错误是可以改正的。只要改正了,仍然是个极好的孩子。”

    “姑姑讨厌我吗?”半晌,林敬开口了。

    花氏惊讶地看着林敬,又看了看裴玉雯。那一刻,她竟有些欣慰。

    “我怎么会讨厌你呢?”林敬终于开口了,这是好的开始。裴玉雯趁热打铁,诱导着他说更多的话。“郎儿怎么觉得我会讨厌你?”

    “娘说的。姑姑不喜欢我们。那天来姑姑家的时候,姑姑在席间一直冷冷地看着我。”林敬垂头。

    “哦!是因为那天的事情啊!那是因为郎儿做了不好的事情,姑姑在生气哦!”裴玉雯趁机给他讲道理。“你好好想想。那天你是不是一直在抢小叔叔碗里的食物?那是很不对的行为。不能抢别人的东西。”

    林敬仔细回想。小孩子的记忆很短,但是如果是让他记忆尤新的事情,他还是有印象的。“是我不对。”林敬羞愧地低下头。“以后我会听话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