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三章:引导
    花氏惊讶地看着林敬。

    他认错了?

    这孩子一直蛮不讲理。就算大人跟他讲理,他也只会胡搅蛮缠。每次只有见到林俊华的时候才会畏惧。

    可是现在他居然认错。这是不是代表着他真的还有救?他们不该就这样放弃了他?

    毕竟以前他一直跟着姚氏那样的娘亲。姚氏就是个脑子不清楚的,再好的孩子也会被她弄废。现在不同了。雯丫头愿意提点他,教导他,说不定这孩子也能像裴烨那样成为一个不错的孩子。

    花氏对林敬的要求不高。只要他人品端正,作风端正,其他的就不奢求。什么当官发财,她不曾想过。

    想到这里,花氏眼里的冷意和厌恶收敛了些。她期待地看着林敬,希望这孩子不要让她失望。

    “那你告诉姑姑,刚才你为什么扔掉饭菜?”裴玉雯蹲在林敬的面前,摸着他的脑袋。“郎儿这么好的孩子,按理说不会做这种事情才对。是不是有什么是我们没有注意的?比如说饭菜不合你的口味?”

    “郎儿不能吃这个菜。这个菜很可怕,吃了就会吐,还会拉肚子。”林敬说着,躲在裴玉雯的怀里哆嗦。“郎儿告诉了爹爹,可是爹爹不相信郎儿。”

    裴玉雯抱着林敬站起来。她看着满地的饭菜,皱眉说道:“今天准备了什么菜?”

    旁边的婢女报了一通的菜名。每说一个,裴玉雯的眉头就皱一分,直到所有的菜品报完,她也没有看出什么不对的地方。这些菜都是裴家经常吃的,怎么可能会拉肚子?除非……林敬说的是林家的事情。

    “你以前是不是在家里吃了同样的饭菜,然后拉肚子了?你告诉你爹,他不相信,说你装病骗人?”

    林敬点点头。他用非常仰慕的眼神看着裴玉雯:“姑姑,你好利害,为什么你都知道?”

    “因为姑姑会法术,知道郎儿在想什么。姑姑还知道,郎儿看见这个菜就害怕,想把它倒掉,结果不小心倒在了太奶奶的身上。你不是故意想伤害太奶奶的,对吗?”

    林敬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花氏。在花氏期待的目光下,他点点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裴玉雯摸了摸林敬的脑袋,对旁边的婢女说道:“重新准备饭菜。郎儿,可以把你想吃的饭菜告诉婢女,他们会为你准备。乖巧的孩子应该受到优待。”

    林敬想了想,点了几个带甜味的菜。比如说糖醋排骨,粉蒸肉之类的。

    裴玉雯看向花氏:“外祖母,郎儿已经知道错了。我们陪着他吃饭吧!”

    花氏复杂地看着如惊弓之鸟的林敬。

    从林敬刚才的话语中,她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原以为应氏是个好的,现在看来竟在跟她演戏。

    孩子这么小,为什么要这样对他?就算因为他的娘亲,那也不能对一个孩子下手。这女人不简单啊!

    “这件事情我会告诉华儿。郎儿是他的儿子,他应该保护好他,而不是被别人蒙蔽。一个男人被女人耍得团团转,他在外面再成功,在别人眼里也只是一个可怜虫。”花氏生气地说道。

    “别想那么多了。现在知道也不晚。毕竟孩子还小,还能再教一下。如果真的把他送走,以后再知道这些真相,那才是真的悔不当初。”裴玉雯为林敬擦拭嘴角的饭粒。“小花猫,嘴角的饭留着明天吃吗?”

    林敬扬起天真的笑容:“留给姑姑吃。”

    花氏看着林敬天真的笑容,笑得慈爱。

    对嘛!这才是一个正常的孩子。还是雯丫头有办法。她真是林家的福星。

    林敬迈出了心灵的第一步,后面与裴玉雯相处就自然多了。裴家人终于看见一个顽皮却不会过于让人反感的孩子。而在裴焕的陪伴下,林敬的笑容越来越多,心性越来越正直,对人也越来越友好。

    “林少爷。”婢女见到出现在林俊华,朝他福了福身,转身对正在玩耍的林敬说道:“敬小少爷,快来看看是谁来了?”

    林敬和裴焕抱着白狐玩着。白狐从村里来到京城,一直被裴家人照顾得好好的。

    他听见婢女的声音,笑容灿烂的抬起头,在看见林俊华的时候笑容僵在脸上,神情变得惊恐起来。

    手里的白狐掉落在地。白狐发出痛苦的声音。裴焕连忙抱起白狐,责怪道:“你弄痛它了。”

    林敬垂着头,如同初来时的那样。

    林俊华眼神复杂地看着林敬。他已经听花氏说过了。原来这孩子受了这么多委屈。而他却不相信他。

    难怪他看见自己会是这种反应。瞧他和裴焕相处的样子,显然过得不错。这样的笑容在林家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以前姚氏把他教得刁蛮任性,后来姚氏被休,他又像是疯了似的伤害身边人。

    原来不是这孩子疯了,而是身边有人在作怪。幸好一切来得及。否则,他永远也无法原谅自己。

    “朗儿,你过来,爹看看你。”林俊华朝林敬伸出手臂。“爹今天不骂你,只是和你说说话。”

    林敬颤了颤。显然,林俊华的话让他有些犹豫。然而积怨已深,想让林敬一下子接受他是不可能的。

    裴玉雯走过来,朝林敬招了招手。

    “郎儿,你不是想看木偶戏吗?正好今天有场很大的木偶戏,我们出去看吧?”

    林敬走向裴玉雯,没有看旁边的林俊华。

    “你爹也没有看过木偶戏,不如让他跟我们一起去长长见识?他肯定还没有郎儿懂得多呢!”

    裴玉雯与林敬相处了半个月,早就摸透他的性子。这孩子就是要用哄的。林俊华这样板着脸训他,难怪他见到林俊华就像老鼠见到猫,从内心是非常畏惧的。

    林敬想了想,点头:“嗯。”

    裴玉雯看了一眼林俊华:“郎儿同意了,我们走吧!”

    “真有木偶戏?你去哪里找的?”林俊华轻笑。“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出去走走吧!木偶戏只是民间小把戏,懂得的人很多。我请了几个大师在戏院演一场。”裴玉雯拉着林敬的手上了马车。林俊华紧跟着坐上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