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四章:出手
    戏院里。ww.la林敬坐在林俊华和裴玉雯中间,期待地看着对面的木偶戏。

    那是一出道士除妖的戏码。戏曲非常的幽默风趣,很适合现在的孩子观看。

    为了让林敬不孤单,她特意找了几十个孩子来看。那些孩子都有家人陪着,又有白看的戏,自然高兴。

    整个戏院里传出孩子们快乐的笑声。裴玉雯看着林敬开心的样子,也跟着露出笑容。

    “好好看。”林敬拉着裴玉雯,摇晃着她的手臂:“姑姑,下次还来好吗?”

    林俊华皱眉。正想斥责林敬,却见裴玉雯点头:“好啊!不过要看郎儿的表现了。”

    “郎儿一定好好表现,听姑姑的话,不惹姑姑生气。郎儿喜欢姑姑。姑姑从来不发脾气,也会听郎儿说话。姑姑笑起来很好看。郎儿在这里吃饭不会拉肚子,不会肚子痛,也没有人说郎儿是野种。”

    林俊华脸色难看:“谁说你是野种?”

    林敬和裴玉雯说话,差点忘记旁边还有一个人。见林俊华又是这幅阴沉沉的样子,吓得抖了几抖。

    林俊华也知道自己的样子吓着了林敬。他缓过气来,温柔地看着林敬:“告诉爹,谁说你是野种?”

    林敬弱弱地说道:“就是府里的丫环。她说如果不是我,小弟弟就不会死。我是灾星,是野种。”

    “表哥,这是你的家务事,我就不掺合了。不过郎儿在我家呆得挺好的,你要是不介意的话就让他继续呆着吧!你那后院没有想象中的简单。我不放心把这么一个小孩子扔在那里。你又没有时间照顾他。”

    林俊华非常慎重地朝裴玉雯拱了拱手:“表妹,谢谢你。”

    “爷。”林俊华的小厮走过来,在他的耳边说道:“长公主传你。”

    “现在?”此时天色已黑,这么晚找他有什么事?

    他看向旁边的裴玉雯:“我送你们回去。”

    “姑姑,我不想回去。”林敬缩在裴玉雯的怀里。“那边有糖葫芦,我想吃糖葫芦。”

    裴玉雯对林俊华说道:“你有事就去忙吧!我会带郎儿回去的。这里离府里也没多远。”

    “那好。你们小心点,早些回去。”林俊华摸了摸林敬的头发。

    这次林敬没有再躲避他。林俊华的眼里满是欣慰和愉悦。

    “好好听姑姑的话。姑姑很疼你,不用怕她。”

    林敬点点头:“比家里的那个可怕的坏人好。”

    林俊华无奈。应氏到底有没有对林敬做什么,他还没有时间去调查。等回去后一定调查清楚。

    平时看应氏温柔纯良,从来没有怀疑过她。今日听了那些话,他的心里非常的惊讶。

    倒不是不相信花氏的话,而是不相信应氏做得出这样的事情。平时她伪装得太好了。

    林俊华走后,裴玉雯与林敬相视而笑。两人走向卖冰糖葫芦的小贩。

    车夫赶着马车,紧紧地跟在他们的身后。然而赶夜市的人太多,很快就把马车挤远了。

    林敬买了冰糖葫芦,又拉着裴玉雯逛夜市。京城的夜市是很热闹的,就像白天赶集似的。林敬逛了一个又一个摊位,挑选着那些有意思的东西。每当这个时候,裴玉雯都只有妥协。

    “姑姑,这个面纱好漂亮。”林敬指着一条纱巾说道。

    “不错,很适合你姑姑。”一道邪气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又见面了,裴大姑娘。”

    裴玉雯抱起林敬,警惕地看着面前的男人。她的眼里浮现怨恨的神色。

    “夏知宏。”

    夏知宏,害死奶奶的人。要不是这个男人掳走她,奶奶不会死于非命。这个人……该死。

    夏知宏勾起裴玉雯的下巴:“裴姑娘是不是想本世子了?现在见到本世子,开心吗?”

    裴玉雯手臂一挥,攻向对面的男人。那男人灵活地避开,躲过了裴玉雯的攻击。几招之下,他便卸掉她的力。不管她出什么招式,他都能快速地拆招。两人在大街上对决起来。

    原本经过这里的人见到这阵仗,纷纷绕路离开。

    夏知宏就像是逗她玩似的,整个人懒洋洋的,就是不主动攻击。

    “夏世子欺负一个弱女子算什么本事?”一辆马车在他们的身侧停下来,里面的人掀开车帘,露出那张人神共妒的脸。“夜黑风高,与其在大街上吹风,不如去长孙府里喝几杯,如何?”

    夏知宏睨了旁边的裴玉雯一眼:“定国公世子是在英雄救美吗?可是怎么办!本世子不吃这套。”

    “夏世子不会是害怕这是鸿门宴吧?听说那兵部尚书一职,夏世子挺感兴趣的。正好我们可以谈谈这方面的事情。”长孙子逸勾唇淡笑。

    夏知宏蹙眉。兵部尚书对夏知宏来说当然不算什么。他之所以在意,是因为想要安插自己的人马。本来已经十拿九稳,听长孙子逸的意思,皇上又有别的主意?那不行,这个位置必须是夏家的。

    “好,本世子就陪定国公世子走这一趟。”夏知宏翻身上了长孙子逸的马车。

    长孙子逸看着裴玉雯,温柔一笑:“夜太深,姑娘还是早些回家吧!”

    “多谢。”裴玉雯朝长孙子逸点头。

    马车离开。裴玉雯抬头时,正好看见夏知宏如狼般阴狠的眼睛。看来今天只是暂时安全,以后再遇见这个人,必然还有更大的麻烦在等着她。

    “姑姑,那个人好可怕。他一定是坏人。”林敬抱着裴玉雯的脖子,颤抖地说道。

    “别怕,姑姑在这里呢!”裴玉雯说道:“我们回家吧!刚才买了这么多小东西,我们回家玩去。”

    车夫正好驾着马车赶了过来。他们坐上车,没过多久就回到了裴家。

    “你们可回来了。怎么出去那么久?”花氏,林氏,小林氏,裴家姐妹,以及裴子润和裴焕都在那里等着他们回去。

    “小弟还没回来呢?”没看见裴烨,又想起林俊华被叫走,长孙子逸和夏知宏也在为什么事情忙碌,便猜到裴烨也有事情要忙。“本来已经回来了,还没有喝口水又被叫走了。说是程国公世子让他过去赴宴。”林氏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