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五章:凌王
    ,精彩小说免费!

    程国公世子南宫葑?他和小弟的关系这么好吗?不过现在程国公是中立的,没有依附任何派系,跟着他也算安全。只是爹爹说过七皇子可靠。如果可以的话,她还是想引导裴烨试着与七皇子接触。至于那位七皇子是不是值得依靠,只有慢慢观察了再说

    。

    “大小姐,我来抱敬小少爷吧!”裴勇从裴玉雯的手里接过林敬。林敬在她的怀里睡着了。他们说话也没有吵醒他。为了就近照顾林敬,裴玉雯说过把他安排在自己的房间里。毕竟花氏的年纪大了,精力不是那么好。她只需要在这里好好地放松,什么也不用管,安享晚

    年。

    第二日醒来,裴玉雯在院子里跑了几圈,也练了几套拳。裴烨这才打着呵欠回来。

    “你不会一晚上没睡吧?”裴玉雯停下动作,不善地看着裴烨。“等会儿还要上早朝,注意到点。”

    伴君如伴虎。有时候乱打一个喷嚏也会被皇帝怪罪。这小子还是太年轻了,一点儿也不知道畏惧。

    “姐放心,我走之前喝了一杯醒脑茶。再说了,真有事,南宫大哥会帮我的。”裴烨咧嘴一笑。

    “你和南宫世子关系很好吗?”裴玉雯只以为他们在战场上相处得多,没想到两人的关系比想象中的好。要知道裴烨做了这么久的官,除了华倾书之外,再没有邀请过别人来家里。南宫葑算是一个特例。

    裴烨觉得奇怪。他靠在旁边的柱子上,歪头想了想:“当然是极好的。虽说我在战场上救了南宫大哥的命,但是南宫大哥也救过我。他还信任我,愿意把军队交给我管理。他对我有知遇之恩。”

    “那,七皇子怎么样?”裴玉雯再问。

    “七皇子这人很神秘。改天我摘下他的面具,到时候再告诉你怎么样。”裴烨促狭地笑道:“难道我姐喜欢这一款的?此人神出鬼没,不常出现在朝堂之中。只要他出现,那天必有大事。我倒不想他出现。”

    裴玉雯扔出手里的剑:“呸,谁喜欢他了?”

    裴烨利落地接过宝剑,弹了一下剑刃,剑刃发出嗡的声音。

    “好剑。”

    “行了,别皮了。早朝时间快到了,还不快去?”

    裴玉雯走向对面,从墙上拔出宝剑,哗啦一声收进剑鞘里。

    裴烨挥挥手,钻进自己的房间。

    等裴玉雯洗漱出来的时候,裴烨已经坐着马车去了皇宫的方向。

    “大小姐,昨日有个帖子忘了交给你。上面写的时间是今天。你看要不要去?”管家走过来,将一个帖子交给裴玉雯。

    裴玉雯接过来,只见上面写着:诚心邀请裴家大姑娘前来参加诗画宴。落款凌王府。

    凌王府?南宫清雅吗?除了她,想不到还有谁会给她下帖子。

    凌王啊……

    “我知道了,准备马车,两个时辰后我要用。”

    裴玉雯拿着帖子回到房间,开始准备赴宴要穿的衣服以及首饰。

    诗画宴。

    那丫头什么时候这样附庸风雅了?

    看来这些年不仅她变了,她处于凌王世子妃的地位,也被逼着不得不变。

    当裴玉雯走出房门的时候,正在院子里陪伴裴焕的裴玉灵和裴玉茵呆住了。

    裴玉灵绕着裴玉雯转了一圈,嘴里发出啧啧声:“我的亲姐,你这是想迷倒谁呀?”

    今日的裴玉雯梳着朝阳五凤发髻,头顶斜插着胭脂玉发钗。手拿一柄牡丹薄纱菱扇。脸上略施粉黛,眉宇间比平时多了几分柔色,少了几分英气。她盈盈走出来,犹如画中的仕女活了,格外的优雅迷人。

    “姐姐,你真的太美了。”裴玉茵仰慕地看着她。“平时你就不爱装扮。要是天天这样,不知道多少人被你迷得昏头转向。”裴玉雯早就发现自己的相貌慢慢地就发生了变化。现在的她与初见时的裴玉雯判若两人。只是裴玉灵他们经常见到她,没有察觉到罢了。现在的模样越来越像以前的她。只不过没有以前艳丽,反而更加清

    雅。

    “我要去凌王府赴宴。那里不是一个好玩的地方,就不带你去了。你们在家里好好照顾林敬和焕儿。”

    裴玉灵拍拍胸口:“谢天谢地,我们可不想去那种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上次那个长公主府吓死人了。我的好姐姐,你可得小心了。”

    “对啊!不过小弟现在有官职在身,又是正二品的大员,要是再遇见上次那个刁蛮任性的清平郡主也不用委屈求全。”裴玉茵在旁边说道。

    “我先走了。回来再给你们说今日演的什么大戏。秋菱,你跟我去。”裴玉雯指了平时表现不错的丫环秋菱陪自己去赴宴。主要是这个秋菱识字,是个聪明的。

    “是。”秋菱惊讶,喜出望外地福了福身。

    凌王府。凌王是当今皇上的亲弟弟。凌王世子端木非凡是凌王唯一的嫡子,这封号从出生时便请封了。

    此时门口被各个府里的马车堵住了。裴家的马车前也不是,退也不是。只有在那里停着,等前面通了再说。就在裴玉雯等得玩自己手指的时候,一人掀开车帘,对她笑道:“在这里做什么?下车吧!”

    “谭弈之?怎么哪里都能遇见你?”裴玉雯笑容灿烂。

    “那是因为你们在哪里,我就在哪里。”谭弈之摇着手里的扇子,故作风雅。“是不是特别感动?”

    “是啊!我非常感动。不过你好像让这里堵得更加严重了。”裴玉雯朝外面指了指。

    只见附近的马车都撩起了帘子,里面的主人虎视眈眈地看着谭弈之。

    谭弈之虽是皇商,但是身份并不普通。那些三品四品官员家的庶女要是能嫁给他,怕是睡着也会笑醒。

    “所以,你快下车,我们走进去。”谭弈之朝她伸出手。

    裴玉雯握住他的手臂,轻盈地跳下去。“我们打听过你,听说你又去了什么地方谈生意,就没有再找你。”裴玉雯说道:“真没想到这么快又看见你。不过,这种诗画宴不像是你的风格啊!怎么会来参加的?你要是不想来,大可以找个理由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