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六章:赴宴
    谭弈之摇着手里的扇子,故作深沉:“胡说,怎么就不是我的风格了?”

    裴玉雯轻笑不止。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已经进了凌王府。凌王府的家仆认得谭弈之,他那张脸就是门票。

    此时已经有些客人到了。他们见到谭弈之与一个清雅的少女有说有笑,不由得露出惊讶的神色。谭弈之用扇子挡住自己的嘴,脑袋侧过来,在裴玉雯的耳边说道:“你信不信很快就有人说我们是一对了?你弟弟现在了不得。要是我们谭家能够与你家结亲,相信很多人求之不得。你现在身价高着呢!今

    日要是有什么俊俏小伙子找你吟诗作画,你可得小心了。这诗画宴说白了就是看亲宴。”

    “诗画宴不是应该是谈诗比画的地方吗?”裴玉雯脚步停顿了一下,惊讶地看着他。

    “谁说的?你没发现参加的都是没有成亲的闺阁小姐和官家公子?哦,我是例外。”谭弈之挑眉。

    有几人从门口走进来。为首的男子深邃地看着裴玉雯和谭弈之。

    “世子,有事吗?”旁边的青年见那男子停下来,便询问道。“世子爷,你不会现在想临阵脱逃吧?国公夫人说过,今天必须让你见一见各家小姐。你也必须从中挑出世子妃。”

    “她不是想让我娶清平郡主吗?现在又变卦了?”那男子冷笑。

    “清平郡主在你离京的期间总是与定国公世子在一起。国公夫人有些不高兴,想换个人选。”那人低声说道:“再说了,反正你也不喜欢清平郡主。要是能够换一个人选,那不是很好吗?”

    “你派人去找裴烨,就说本世子让他来赴宴。”那男子,也就是南宫葑冷道。

    “是是。”那人一听,立即应下来。

    既然要把心腹手下叫过来赴宴,那就没打算离开的意思。只要不离开,别说让他找裴烨,就算让他找天仙也行啊!

    那青年一走,南宫葑又问旁边的人:“裴大人与谭家有交情?”

    “没听说啊!不过上次谭家送到宫里的东西有问题,本来皇上大怒的,是裴大人为谭家求了情。或许真有什么交情也说不定。”那人恭敬地回答。

    “打听清楚。”南宫葑说完,转身进入凌王府。

    裴玉雯察觉到了什么,看向四周。在看见那熟悉的背影时,神情凝了下。

    “看见谁了?”谭弈之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是他啊!那小子长得确实不错,可是你别动心啊!”

    “谁说我会动心了?”裴玉雯没好气地睨他一眼。

    “我提前警告你,让你知道情况总是没错的。就怕你跟其他女人一样,看见那张好皮囊,然后巴巴地就动了不该动的心思。你是聪明人,应该听说过他。程国公世子是个情种,别的女人打动不了他的。”

    谭弈之拍了拍裴玉雯的肩膀,笑容略有深意。

    “谭公子是个豁达人,可是也要看看场合。这里人多眼杂,谭公子这样的行为对裴姑娘不太好吧!”

    长孙子逸不知何时出现在他们的身后。

    “见过世子爷。”裴玉雯行礼。

    谭弈之嗤了一声,拉着裴玉雯的手臂就走。

    直到见不到长孙子逸,谭弈之才没好气地说道:“装模作样的,这种人千万不要理,更不要迷恋那张脸。”

    “在你的眼里我是不是一个以貌取人的人?为什么看见一个长得不错的,你就要提醒我不要动心?”裴玉雯不满地看着他。

    “那倒不是。论长相我也不输,你就从来没有动过心。不过这几个人各有各的特色,我这不是防着点嘛!”谭弈之环住她的肩膀。“你看啊,我不想娶亲,你不想嫁人。指不定我们能凑合着过呢?”

    裴玉雯将他的手臂放下来,非常认真地看着他:“不好意思,我没有想过不嫁人。”

    “这位是裴小姐吧?我们世子妃请你过去一叙。”一个美貌的婢女走过来,对着裴玉雯一礼。

    裴玉雯回了半礼,说道:“好。”

    “世子妃有没有提起本公子?本公子也想念世子妃的香茶了。”谭弈之扬起灿烂的笑容。

    婢女只觉脑袋里有烟花绽放,面前的公子是那么的妖邪。

    长孙子逸如谪仙,优雅尊贵。南宫葑如夜之帝王,冷漠无情。端木墨言就像兽王,带着嗜血和兽性。而谭弈之就像妖孽,专嗜人精魂。只是平时在裴家人面前,他比较随意,把那妖性收敛起来了。

    裴玉雯仿佛第一次认识谭弈之。绽放光芒的谭弈之非常不同。不得不说,光芒四射。

    “咳咳……”裴玉雯轻咳两声,唤回婢女的魂。

    婢女连忙说道:“对不起,谭公子,世子妃毕竟是女眷,不方便接待男客。”

    “哈……本世子只是逗逗你罢了,还真当了?不过你脸红的样子真可爱。”谭弈之扬唇一笑。“我这朋友就交给你照顾了。你可得好好招待她哦!”

    “好。不,是世子妃招待裴小姐。奴婢会好好伺候裴小姐的。”婢女连忙应下来。

    “我们走吧!”裴玉雯带走那脸红心跳的婢女。再让她留在那里,魂都要被谭弈之勾走了。

    她只知道那小子俊美,却不知道这么会勾人魂魄。她是不是应该庆幸他没用这招数对付裴家几姐妹?要是他随时这样撩拨两下,裴家几姐妹还不得沦陷啊?

    “世子妃,裴姑娘到了。”婢女在门外禀报。

    咯吱!大门打开。绣儿朝裴玉雯福了福,对她做了个请的动作。

    “姑娘请进。”

    裴玉雯对绣儿点头:“麻烦绣儿姑娘在前面带路。”

    端木清雅从屏风后走出来。瞧她盛装打扮的样子,当真是耀眼无比。以前她与她并称京城双姝。现在她仍然容貌绝色,而她的容貌就比不上了。“快坐。”端木清雅坐下来,招呼裴玉雯。“今日这个书画宴是我婆婆要办的。我想着既然要办,那我也要请几个看着顺眼的,要不然看那些人在那里装模作样,心里恶心。这不,就把你找来陪我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