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七章:书画宴
    裴玉雯知道南宫清雅的性子。她早说书画宴不是她的作风。虽说作为世家贵女,她该会的都会,然而却不代表着她就喜欢那些东西。裴玉雯也是如此。他们在这方面还真是臭味相投。当然,在人前她还是

    那个高贵优雅,又完美得没有任何缺点的朝阳郡主。

    “听说这书画宴就是相亲宴。今日来的都是没有订亲的官家公子与小姐。我来这里舍命陪世子妃,世子妃打算怎么感谢我呀?”南宫清雅嗔道:“少来这套。你又没有订亲,让你来看看有没有合意的公子不是正好吗?怎么我还得感谢你?你要是在这里找到如意郎君,还得感谢我呢!来来来,给姐姐说说,你喜欢什么样的?听说你与

    谭公子相交甚深,但是却不见你们有什么关系。看来是不喜欢这一类型的了。定国公世子优雅如画,温润如玉。我哥哥看似清冷,其实最会心疼人了。可惜……”

    “对了,今日我还邀请了一个很难邀请到的人。你猜猜会是谁?”

    裴玉雯喝着茶水,吃着点心。这种宴会根本就不是来吃东西的。她得填饱了,等会儿才能见招拆招。免得连吃东西的时间都没有。

    “谁?京城那么多人,我猜不出来。”

    “猜不出来就对了。等会儿才能让你大吃一惊。”南宫清雅卖着关子。“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走吧!”

    裴玉雯跟着南宫清雅走到举办宴会的地方。

    既然名义上是举办书画宴,肯定要让他们露一手了。地点在后花园,附近有几个凉亭。花园里支了许多桌椅,这样方便大家使用。

    婢女们穿着统一的衣服。几乎婢女都是挑选清秀漂亮的在旁边伺候。当裴玉雯跟着南宫清雅出现的时候,后花园里挤满了人。各家女眷聚在一起讨论着对方的衣服,互相吹捧着对方的美貌,展示着自己的优雅和大方。道行高的,从里到外都不会暴露出什么。道行低的,嘴

    里说着好听的话,眼里满是嫉妒或者轻蔑。

    “世子妃。”众女眷向南宫清雅行礼。

    南宫清雅是凌王世子妃,与什么国公世子,侯门世子那是不同的。她不仅有诰命在身,夫家的身份也代表着她的地位。

    刚才还在房间里翘着腿说着不屑话语的南宫清雅,在人前又是那个高贵优雅的豪门贵妇。

    “今日这宴会大家随意就好。母亲身子不适,就不出来招呼大家了。各家公子或者小姐有什么需要的,可以直接告诉本世子妃。”南宫清雅说话温声细语。

    “是。”众人称是。

    凌王府还有没有出阁的小姐。其中有端木非凡的亲妹妹端木优雅,今年十五岁。还有几个庶妹,分别是三小姐端木素月,五小姐端木青月。端木优雅排行第四。

    “优雅姐姐,她是谁呀?怎么跟在世子妃的身边?”一个闺阁小姐悄声问道。

    “一个下贱的野丫头罢了!也不知道怎么攀上了世子妃。”端木优雅还没有说话,旁边的清平郡主秦媚儿便冷冷地说道。

    问话的女子连忙朝旁边挪动两步,不敢触秦媚儿的霉头。

    “优雅,你最好让你大嫂小心些。那个女人最会装模作样。平民出身的贱人,最会哄人了。”

    “郡主,这话有些过了。”端木优雅也是郡主。毕竟是凌王的女儿,一出生便是郡主的身份。

    不过与清平郡主不同,端木优雅是标准的世家贵女。她不会说别人的是非,更不会用这样粗鄙的话骂人。

    “还是优雅郡主明辨是非。”旁边的男子淡淡地说道:“此人是裴大人的姐姐。裴大人官居二品,正受皇上器重。清平郡主这样辱骂朝廷命官,要是被御史台的大人知道……只怕长公主也护不了你吧?”

    “你……”秦媚儿瞪着那人,也就是华倾书。“你算什么东西?本郡主的事情论得到你指手划脚?”

    “他也是朝廷命官。看来清平郡主很不满皇上的决定。要不然不会再三辱骂朝廷命官。”裴烨突然出现。

    “我才没有。你……”秦媚儿气得脸红脖子粗。

    “郡主,你刚才不是说有些不舒服吗?”苏聘婷扶住秦媚儿。“我陪你去那边坐会儿吧!这里太闷了。”

    秦媚儿感激地看了一眼苏聘婷:“好。本郡主大人大量,不和那些人计较。”

    秦烨双臂抱胸,嗤道:“要是天下的女子都像这样,我宁愿一辈子不成亲。”

    “又在胡说什么?”裴玉雯听见这里有争吵声,与南宫清雅说了声就过来了。

    主要是听见裴烨和华倾书的声音。别人她可以不管,他们总不能不管。

    “姐,你怎么来了?”裴烨见到裴玉雯,压低声音说道:“这种地方有什么好玩的?”

    “世子妃盛情邀约,我怎么能不来呢?”裴玉雯戳了他一下。“刚才在吵什么?”

    “还不是那个什么郡主,真是讨厌。”当着其他贵女的面,裴烨毫不掩饰对秦媚儿的不满。“对了倾书,你怎么也在这里?”“正好今天找凌王爷有点公事,碰巧这里又在举办宴会,凌王爷放下话来,我只有走个过场。等会儿时间差不多,我会先走。”华倾书说道:“你没看我都躲在这个角落里吗?要不是那个郡主说话难听,我也

    不会开口。”

    “说什么呢?”谭弈之大步走过来。“这里都没酒喝,没意思。”

    “今日是谈诗论画的,又不是来喝酒的。对了,这里就没有你能看上的?”裴玉雯打趣。

    “这些装模作样的贵族小姐有什么意思?还不如跟你凑合着过日子呢!”谭弈之说道。

    “喂,你什么意思?你要是喜欢我姐呢,我还帮你说说好话。你居然说凑合着过?我姐需要跟你凑活着过吗?你欠揍是不是?”裴烨朝谭弈之挥出拳头。“行了,野蛮人。真不知道你来这里做什么?你是会做诗还是会画画?”谭弈之抱住他的拳头。“走走,我们三个又无心情事,就别在这里碍事了。我们去找酒喝。凌王是有名的酒仙,找他讨酒喝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