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八章:争执
    裴玉雯眼睁睁地看着谭弈之把她的弟弟和未来的妹夫拉走了。她顿时哭笑不得。

    四周的女子之中倒有不少熟人。不过,她与他们没有交情。目前有交情的就南宫清雅和司徒佳惠。可是今日没有见到司徒佳惠,也没有看见司徒郅。

    “裴姑娘在找谁?”孟清宁盈盈而来。

    她穿着银色镶紫边的衣裙,手里拿着一个手炉。头上的步摇随着她走动发出轻脆的声音,让那身庄重的打扮多了几分轻巧和灵动。

    上次与孟清宁闹得不快,今日居然主动给她打招呼。她可不觉得这位孟小姐有那么大度。

    “只是随便看看,也没找谁。”裴玉雯淡道:“孟小姐找我何事?”“今日是书画宴,当然是想见识一下裴姑娘的风采。毕竟今日来的都是平时相熟的姐妹。大家的深浅也算是知之甚详。只有裴姑娘是新入京的,大家连你的来历都不知道,更别说其他的。借着这个机会,不

    如让我们好好地认识一下裴姑娘如何?”

    孟清宁说得客气,句句都很有道理。她的脸上带着笑容,仿佛真心为她引荐朋友的样子。

    其他人听见孟清宁的话都围了过来。有的是纯粹好奇,有的则是不怀好意。

    虽然她以前没有参加这样的宴会,他们没有见过她。但是裴家是新起之秀,就不信他们没有听说过。再加上刚才秦媚儿那毫不掩饰的讽刺,她的身份来历更是一清二楚。

    “其实这样的宴会也是自娱自乐,随意就好。也不是非要要求每个人都来展示一下什么的。”一个长相乖巧的少女轻声说道。

    “朱巧雨,你不要在那里装好人。”旁边一个少女冷冰冰地说道:“这里有你说话的地方吗?”

    “这里又有你说话的地方吗?我好歹还是正二品大员的女儿,而你只是一个庶女。”看上去乖巧的少女也懂得反击。

    “你们在说什么?”以长孙子逸为首的几个贵公子朝这里走来。

    长孙子逸旁边的就是凌王世子端木非凡。

    这两个俊美的公子一出现,众女子的眼睛都绿了。连向来心高气傲的孟清宁都是痴痴地看着长孙子逸。

    裴玉雯有些弄不明白了。孟清宁的眼神这么明显,只要不是瞎子都知道她喜欢的人是谁。怎么太子还愿意接受这样的太子妃?虽说还没有成亲,但是已经成为定局。太子就不怕孟清宁给他戴绿帽?

    长孙子逸的身后是十皇子端木肃,另外还有三皇子,甚至太子。而南宫葑走在最后,一幅不耐烦的样子。

    裴玉雯见到他的神情,不由得笑了。这人最不耐烦这种宴会。以前是因为有她和南宫清雅在,他才会耐着性子在旁边守着。她们两人不在的宴会,绝对请不到他。那今天他又是为谁而来?

    南宫清雅吗?

    裴玉雯转身看向四周。

    是错觉吗?总觉得有人在盯着她。

    然而当她看过去的时候,又发现什么也没有。

    “参见太子殿下,三皇子,十皇子。”众女集体跪下来。

    太子抬手,温和地说道:“都免礼。”

    “谢太子殿下。”众人谢恩起身。

    “你们在这里说什么?”太子问了长孙子逸刚才问过的话。

    孟清宁优雅地说道:“我们在谈裴姑娘呢!太子殿下还没有见过裴姑娘吧?她是裴太尉的姐姐。”

    孟清宁说着,看了裴玉雯一眼。

    裴玉雯再次向太子一福。

    太子打量着裴玉雯,眼里闪过亮光。

    裴烨的姐姐啊!

    孟清宁察觉太子在发呆,心里一沉。这个裴玉雯长得清秀,在众多女子之中只能算中上之姿。然而她就是运气好,有个能干的弟弟。她的弟弟掌握了不少实权,几位皇子都想拉拢他呢!

    要是太子动心了,把她收入后宫,那她以后岂不是天天面对她?不!绝对不能让她得逞。

    “本宫第一次见裴姑娘。今日一见,倒是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裴玉雯在心里作呕。

    当然似曾相识了?以前你不是隔三差五的送礼给本姑娘吗?

    “太子殿下说笑了。”

    “太子殿下,正是第一次见裴姑娘,所以姐妹们都想见识裴姑娘的本事呢!可是她就是谦虚,不肯在大家面前展示。是不是害怕吓着我们了?”孟清宁对太子撒娇道。

    为了让裴玉雯丢脸,她也算是用心了。

    刚才附和孟清宁的少女也跟着说道:“孟姐姐说得极是。裴姑娘还真是谦虚,就是不肯表现出来。”

    “你们有完没完?”南宫葑走进来。“以为谁都像你们一样无趣,整天只知道绣花做诗做画?她不愿意展示,那是她的自由。你们还想逼着她吗?”

    “程国公世子,你这话过份了。”太子皱眉。“知道你怜香惜玉,不想裴姑娘为难。那你也不能让其他小姐难堪啊!算了,以本宫看……”“太子殿下,既然是世子妃举办的书画宴,我又是世子妃邀请的朋友,自然不能让她丢脸。”裴玉雯微笑道:“当然,多谢南宫世子的解围。不过,我刚才犹豫的是今日是为大家举办的宴会,如果让我一个

    人在这里扳门弄斧,那也太失礼于人了。不如所有的小姐各画各的,各吟各的诗?”

    “只各玩各的,那也没意思。这样吧!不如弄点彩头吧!”孟清宁微笑:“给前三名赏赐。至于赏赐的东西,就由太子殿下说了算。”

    “这样倒是有趣。”太子看向裴玉雯。“裴姑娘觉得如何?”

    太子又问裴玉雯,这代表着他还是很重视这个人。孟清宁心里气得不行,脸上还得保持微笑。

    裴玉雯淡淡地说道:“这是太子的意思,小女子当然遵从。”

    “只是女眷这里比试也没有意思,不如各位公子也一起参加吧!当然,我们女子没有各位公子学富五车,大家各比各的,也不防碍。”旁边的端木优雅温柔地说道。“成,那今日就当作切磋了。”太子哈哈笑道:“本宫昨日刚伤了手,怕是不能下场,三弟,十弟,就交给你们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