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九章:切磋
    三皇子和十皇子不屑。他倒是找了个好理由。既然这么热衷,那就亲自来展示,把他们拖下水做什么?

    身为皇子,他们代表着皇家的颜面。要是这样输了,那就难看了。而赢的机会嘛!一个长孙子逸就让他们自愧不如,更别提其他人。谁规矩皇子就必须是最强的?

    南宫葑复杂地看着裴玉雯。这女人傻吗?一个小小的农家女怎么跟这些世家女子相比?她们就算只有半桶水,那也是从三岁就开始启蒙。她那时候还在挖野菜吧?他好心给她解围,她倒好,自掘坟墓。要不是看在裴烨的面子上,真

    不想管她。

    南宫葑也不明白这种烦闷的感觉从何而来。只是看她被人欺负,就忍不住出面。以前他从来不会多管闲事。

    于是,他将一切缘由都放在裴烨的身上。他告诉自己,肯定是因为裴烨的关系。

    长孙子逸走过来,微笑道:“有把握吗?”

    “世子爷指的是哪方面?”裴玉雯正在观察四周的人,听见他的声音转过头来。

    “如果实在无心,我可以帮你。”长孙子逸突然靠近裴玉雯,在她耳边说道。

    裴玉雯察觉从四面八方传来嫉恨的眼神。她后退两步,微笑道:“世子爷,你别靠这么近。我快被那些眼神杀死了。”

    不远处,孟清宁绞着手帕,嫉恨地看着与长孙子逸相谈甚欢的裴玉雯。

    为什么世子爷会这么看重那个女人?他从来不和哪个女子亲近的。就算以前朝阳郡主还在世,他们也不曾这样亲密过。

    一定是因为这个女人的名字!狡猾的狐狸精,为什么要取一样的名字?她根本就是有备而来。

    一个长孙子逸也就罢了,连南宫葑都帮着她。真以为是被她吸引了?还不是沾了朝阳郡主的光。

    “孟姐姐,你别生气了。那个女人很快就会原形毕露。一个粗蛮的乡下丫头罢了,还真会作诗不成?我才不相信呢!”旁边的女子,也就是孟清宁的表妹,户部尚书嫡女汤轻语酸溜溜地说道。

    “就算是粗蛮的乡下丫头,她也得到了世子爷的目光。你我就算是世家贵女,却得不到他的一个正眼。”孟清宁眼含痛苦。

    “孟姐姐,太子殿下在呢!你不要失态。只要做了太子妃,将来就是皇后。孟姐姐身份尊贵,岂是那个女人能比的?”汤轻语握住她的手,低声说道:“等会儿我们一起见证那个女人丢脸的时刻。”

    “好。”孟清宁温和地说道:“轻语,还是你对我好。我家里的姐妹哪有你真心?说到底,我们才是有血缘关系的亲人。”

    “他们都是庶的,又不是和姨妈一个肚子里出来的,当然和你不齐心。我娘和姨娘是嫡亲的姐妹,我们两人自然是至亲的血亲。”汤轻语认真地说道。

    南宫清雅刚才被手下的婆子绊住了,说是府里出了什么事情。这些年南宫清雅操持着内务,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得她做决定。

    现在听说了裴玉雯被为难的事情,南宫清雅赶了过来。“我都听说了。我哥给你解围,你怎么不顺着他的话说?现在被那些不怀好意的女人为难了吧?”南宫清雅说完,见到了旁边的长孙子逸,当着长孙子逸的面戳着裴玉雯的脑门说道:“难怪你会被孟清宁欺负

    ,你身边的定国公世子就是个招女人麻烦的。他们不欺负你欺负谁?你就不能离他远点吗?”

    长孙子逸就算再有风度,此时脸上的微笑都快崩不住了。他还在这里,世子妃当着他的面这样说……会不会不太好?

    缺心眼?不像啊!这女人可是狡猾如狐。那么,她这是在警告他了。

    呵!这才是南宫家的作风。

    南宫葑向来是他的大敌。这个南宫清雅也不好对付。

    裴玉雯哭笑不得。她知道南宫清雅是好意。只不过当着长孙子逸的面这样说,她还真是不怕得罪他啊!

    “世子妃,你要相信我不打没把握的仗。”裴玉雯拉着她的手臂:“你先去旁边歇着,只管看戏就成。”

    赶快拉走南宫清雅。要不然这丫头不知道还能说出什么。

    “各位应该作好准备了。公子们在左边,小姐们在右边。大家找位置准备开始吧!”太子身侧的宦官尖着嗓子说道。

    南宫清雅拉着她手,神神秘秘地说道:“你真的会?要不,我背一首诗给你?可是你会写吗?”

    裴玉雯无奈。在南宫清雅的眼里,她是一个连大字都不识的大老粗是吧?

    拍拍南宫清雅的手,无声地安抚着她。至于说什么,说什么也不能打消她的疑虑,还不如用事实说话。

    后花园安置了许多桌椅。那些桌椅整整齐齐地放着,就像是科考似的。

    裴玉雯挑选了一个位置,她刚坐下来,左边坐着孟清宁,右边坐着汤轻语,前面和后面坐着孟清宁的另外两个跟班。

    呵!这阵仗就差在脸上写着我们不信你写得出来,要防着你作假。

    所有人的身边都有个婢女。裴玉雯的婢女秋菱识字,自然也会研墨。没想到的是秋菱研墨的水平还挺好。

    裴玉雯赞赏地看了一眼秋菱。

    “既然是比试,当然不能一场决定胜负。我们就比三场吧!”太子展开扇子,故作潇洒。“第一场,以冬雪为题。一幅画,一首诗,既有画来也有诗,也算是知道大家的水平了。”

    此时有婢女将颜料分给大家。

    “如果实在不会,直接承认就是了。这样也不会太丢脸。等会儿要是画出什么不堪入目的东西,更让你没脸。”汤轻语冷道。

    裴玉雯没有理会她。

    冬雪啊……

    冬雪……

    裴玉雯苦涩一笑。

    她提笔作画。

    “她动了……难道她真的会画?”其他贵女也在悄悄打量裴玉雯。见她这么快就行动了,便有些好奇。

    “瞧她手法混乱无章,肯定是硬着头皮上的。咱们别管她了。”旁边的秋菱也有些忧心忡忡。她虽然水平不行,但是也看过许多人作画写诗,还真没有见过这种乱画的手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