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章:匪浅
    南宫葑坐在那里,手指把玩着酒壶。

    没错!除了太子,在场的贵公子都在乖乖地参加这样的比试。南宫葑是除太子之外的另一人。

    他听见那些杂乱的声音。抬头看了裴玉雯一眼。正是这一眼,他移不开了。

    那混乱的手法

    脑海里浮现一个场景。

    那日杏花树下,他坐在那里不耐烦地等着。就在他等得烦燥的时候,一少女捂住他的眼睛,粗着声音说道:“猜猜我是谁?”

    “除了总是不守时的裴家大小姐还能有谁?我说你,能不能不要总是让我等?”稚嫩的他不满地瞪着她艳丽的容颜。

    绝色女子冷哼:“你能等我还是荣幸,不知道多少人想等我呢!”

    “呵!那就让别人等吧!本世子不伺候。”说着,他转身就要走。

    “哎!别走呀!葑哥哥人家有事情想请你帮忙。”少女拉着他,甩着他的手臂说道:“葑哥哥不是这样小气的人呀!”

    “有求于人还这样不客气。”南宫葑抿唇一笑,脸上还是没有表情。“什么事情?每次做了坏事都是本世子给你背黑锅。”

    “这次不是。”少女拉着他。“跟我来。”

    两人进入书房。少女把他推到椅子上坐着。她站在书桌前,得意地一笑:“我发明了一种混乱画法,特别的有意思,等着瞧。”

    嗤!他不屑,但是还是乖乖地坐在那里。

    哐当!手里的酒壶掉落在地,发出轻脆的声音。清香的酒液就这样流淌满地,浓郁的酒气在空中散开。

    他回过神来。

    最后怎么样了?

    所谓的混乱画法,其实只是那丫头胡闹罢了。

    他嘴角扬起,笑容加深。

    我的小丫头啊!你在地下可冷?不要急,等查出你的死因,查出你家灭门真相,我就来陪你。

    没有你的天下,毫无意义。

    南宫清雅发现南宫葑一直灌着酒,心里如同堵着一块石头似的。

    端木非凡走过来,拍了拍她的肩膀:“怎么了?雅儿。”

    “我哥哥还真是一个痴人。”南宫清雅吸了吸鼻子,擦掉眼角的泪水。“算了,由着他吧!”“你哥哥从来不参加这样的宴会,今日居然会出现。这是不是代表着他在发生什么变化?你有没有想过他为谁而来?”端木非凡温柔地搂着南宫清雅的肩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缘份。我这位大舅哥如此优秀

    ,老天爷不会亏待他的。”

    “但愿吧!我们家就他一个嫡子,要是真的不娶亲,我们这脉就”

    裴玉雯总觉得有人在盯着她。当她看过去的时候,又只是一片空地。她不由得笑话自己太杞人忧天。

    作画的时间为一柱香,已经有人提前交了出去。毕竟参加这种宴会的都提前做好了准备。那些不会写诗的,也会找家里的谋士写几首备用着。只是谁也没有料到会发生集体比试这种事情。

    一个又一个交出画稿。最后只剩下裴玉雯和另外三个女子。孟清宁和汤轻语在不远处得意地笑着。

    “孟姐姐,我就说她不会画吧!那样乱涂乱画的,根本就是笑话。”

    “是我太高估她了。原来她这样没用。从今日之后,想必所有人都会知道她是个笨蛋。”

    “真是搞不明白为什么世子妃要请她过来。我们这些世家贵女根本就不屑与她为伍。”

    端木优雅担忧地看着裴玉雯。

    别人不喜欢裴玉雯,她倒是挺喜欢的。她不像其他女子那样虚伪,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倒与嫂子有些相似。端木优雅喜欢大嫂,自然也就喜欢裴玉雯。

    大嫂曾经给她说过,如果真的想交朋友,就要交真心相待的。那些只会虚伪待人的,一定不要与他们交心。

    裴玉雯落下最后一笔。

    旁边的秋菱已经惊呆了。

    “你们看啊!她那个丫环都吓着了。肯定是惨不忍睹。”

    “其实这样的比试对她太不公平了。”一个少女弱弱地说道:“咱们这样根本就是欺负人嘛!如果裴大人知道,怕是不高兴。”

    “裴烨不过就是正二品的官员,我姨父可是正一品的丞相,怕他吗?”汤轻语傲慢地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只要官大就可以随便欺负了?”南宫葑提着酒壶,不知何时出现在那些贵女的身后。

    “世子爷”众人见到南宫葑,先是脸色俏红,接着变得苍白。

    南宫葑如此出色,京都恨嫁的女子排成队。他们也倾慕南宫葑的风姿。可是刚才他听见了她们说的话,这下子肯定印象极差。

    汤轻语连忙解释:“轻语不是这个意思。”

    话没有说完,只见南宫葑提起手里的酒壶,对着汤轻语的脑袋浇下去。

    哗啦哗啦!

    “啊”

    旁边的贵女吓得退后几步。

    酒壶里的酒水顺着汤轻语的脑袋滑落下来。

    汤轻语很快就被酒水打湿了身体。

    她站在那里,一动不敢动,眼里满是泪水。

    “程国公世子,你这样太过份了!”孟清宁气愤地瞪着南宫葑。

    “不是她说的吗?官大的就可以欺负官小的。她爹不过是户部尚书,还敢和本世子作对吗?”南宫葑冷笑:“不敢的话,就给本世子闭嘴。惹毛了本世子,直接把她扔到水里去。本世子不说话,谁敢救她?”

    “世子爷,你不会是在给裴大姑娘出气吧?看来你们关系匪浅啊!”孟清宁对旁边的婢女说道:“快带汤小姐下去沐浴换衣。”南宫葑将手里的酒壶一扔,勾起嘴唇看着孟清宁。他走向她,邪气地笑道:“知道什么是与本世子关系匪浅吗?孟小姐要是想知道,我可以成全你。如果我当着所有人的面抱着你,你说太子还会要你吗

    ?太子妃的位置你还坐得住吗?”

    “不过,你放心,本世子对你没有任何兴趣。就算抱了你,也不会对你负责。只是,成全你想与本世子关系匪浅的愿望罢了。”“你你太无耻了。”孟清宁吓得后退。“你别过来。真是个疯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