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一章:口角
    ,重生嫡妃:农女有点田最新章节!

    “怎么回事?”太子走过来。

    孟清宁连忙躲到太子的身后,眼泪汪汪地看着他:“太子。”

    美人落泪,总是惹人心怜。太子温柔地扶住她:“别怕,本宫在此,谁敢欺负你?”

    三皇子勾唇一笑:“南宫世子,你真是不懂怜香惜玉。太子殿下的心头肉都被你气哭了。你做什么了?”

    “南宫世子从来不会惹事生非,想必是发生了让他生气的事情,才会惹得他动怒吧!”十皇子淡笑道。

    “今日这个宴会的主人可是凌王世子妃,南宫世子是凌王世子妃的哥哥,大家不看僧面总要看佛面吧!这件事情就算了。”三皇子唯恐天下不乱,还在这里挑拨是非。

    裴玉雯,长孙子逸,还有端木非凡闻讯走了过来。

    南宫清雅走进来,淡道:“不管我哥做了什么,找我便是。孟小姐,你说吧!本世子妃也想听听我哥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

    “雅儿性子直爽,快人快语。不过本世子也相信南宫世子的为人。”端木非凡温柔地握着南宫清雅的手。“是否有什么误会?”

    “其实就是几句话的事情。凌王世子和世子妃不要放在心上。”孟清宁咬咬唇。

    那幅‘明明受了委屈却还要为了顾全大局强忍着’的模样,还真是挺招男人心疼的。除了太子之外,现场的好几个贵公子都露出心疼的神色。

    当年的京城双殊,一个已经嫁人,一个已经成为尘埃,这孟清宁倒变成了世家公子们的梦中情人。“其实与孟姐姐无关。是汤姐姐说了裴姑娘几句不好的话,南宫世子听了不高兴,便把酒倒在汤姐姐的头上。孟姐姐觉得南宫世子有失风度,与他争执了两句。南宫世子就说……”旁边一个女子弱弱地说出‘

    前因后果’。

    听她说的内容其实没有违背事实,但是经过她这样避重就轻,说出来的味道就不同了。话里话外变成了南宫葑为裴玉雯出头。

    裴玉雯挑眉:“原来竟是我的不是。那么这位小姐,汤小姐说了我什么?我倒有些好奇了。”

    听了那姑娘的话,所有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裴玉雯和南宫葑。从那眼神来看,还以为两人之间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汤姐姐不过就说你乱画一通,画出来的东西肯定见不得人。南宫世子就为你出头。看来世子与裴姑娘的关系挺好的嘛!”那女子挑畔地看着裴玉雯。“我说的句句都是真的,其他小姐就在不远处,肯定也有

    听见。”

    “汤小姐还说了一句,裴烨不过是正二品的太尉,她姨夫丞相大人是正一品。难道还怕他们不成?这句话温姑娘怎么不说出来呢?”端木优雅淡淡地说道:“正是因为这句话,南宫世子才动手的。”

    旁边的几个女子变了脸色。他们没想到端木优雅把这一切看在眼里。那他们刚才的争执就变成了笑话。“这样说来,原来竟是我小弟的错。”裴玉雯轻笑:“我小弟官职太低,所以让我被人瞧不起。不过据我所知,我小弟二十岁不到就能做到正二品,就算不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也算是能记入史册的少年英雄了。我竟不知我小弟用命拼下来的功勋,竟在各位小姐的眼里这样不值一文。在座的也有三品四品五品家的小姐。这些小姐们可得小心了。要是不把那些世家贵女哄高兴了,你们就像这花园里的草芥,那

    是会被他们随便拔了的。对了,这些话记得回去给你们的爹娘说。要不然你们哪天消失了,他们还不知道为什么呢!”

    “你别在这里挑拨是非。”刚才说话的女子气道:“这件事情与别人无关。”

    “那就是针对我了?”裴玉雯挑眉。“你算什么东西?在这里指手划脚的,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你家。”

    “你……”那女子指着裴玉雯的鼻子。

    裴玉雯眼眸微眯,一把抓住那女子的手指。咔擦!随着女子‘啊’的惨叫声响起,那手指就这样垂了下去。“你的教养嬷嬷没有告诉你,用手这样指着人是多么的失礼吗?特别是指着一个武将的姐姐,那更是危险的事情。”裴玉雯握着手掌,手掌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我裴家不止男儿懂武功,女儿也不输男儿。

    别逼得本姑娘动手。”

    四周的贵族小姐连忙后退。

    这人真是疯子。

    其他武官的女儿可不敢像她这样表明自己拥有武功。就算她们真的学了点拳脚功夫,也得装得柔柔弱弱的,不然哪个男人愿意要?

    气氛突然有些沉闷。

    太子和稀泥,哈哈笑道:“裴姑娘果然巾帼不让须眉。裴家的家风还真是独特。好了,只是一点小口角而已,大家不用放在心上。刚才的第一局应该有个结果了吧?来来来,我们来欣赏一下大家的作品。”

    南宫清雅看了看四周,对旁边的端木非凡说道:“你那个兄弟怎么没来?不是说他会来吗?”

    “这小子刚才还在。现在又不知道去哪里了。”端木非凡无奈。“不过他向来不喜欢女人,或许又躲起来了吧!”

    “你给我说实话,你这个兄弟是不是真的长得太丑?要不然怎么总是戴个面具?”南宫清雅一脸不满地看着他。

    端木非凡摸了摸脸颊,干笑几声。

    “哼!我是你的妻子,你连我都不能说,看来你的心里这位七皇子更重要对不对?”南宫清雅不高兴地侧过身。

    “别恼。那小子特别有个性,要是我向别人暴露了他的事情,他肯定会揍得我爬不起来。你也不想你夫君变成一条虫吧?”端木非凡连忙哄着她。“你不是很关心这位裴姑娘吗?我们来看看她的作品。”

    “哎!这丫头也是个倔的。但愿不会太丢脸。”南宫清雅非常不看好。

    “刚才所有的画作都送到了前院,由我爹亲自评出前三。所以,现在应该已经有结果了。”端木非凡突然也有些好奇。他想知道一个在乡野长大的姑娘能画出什么来。毕竟她刚才还那幅自信满满的样子。鸡?鸭?还是……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