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二章:评比
    凌王府,书房。

    两人坐在窗边对弈。一人头发花白,穿着灰色的衣袍,头发由一根木簪束着,仿佛出家的道士似的。另一人戴着面具,穿着深紫色镶金锦袍,伟岸的身姿挺拔精神。

    棋盘上摆放着黑白子。两人撕杀成一片,杀得格外的激烈。突然,灰衣男子停下来,捏着黑子露出犹豫状。

    “墨言的棋艺越来越高超了。我甘拜下风。”灰衣男子轻轻地叹道。“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皇叔客气了。墨言的棋艺是你所授,你永远是我的师父。”端木墨言客气地说道。

    “刚才他们送来画稿,我看你对其中一幅画特别上心。如果我没有记错,那是裴家姑娘所画。你与这裴家姑娘……”

    灰衣男子,也就是凌王微笑地看着他,那狭长的眸子带着促狭的笑意。

    “她是我心爱之人。只是……她现在还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我不知道怎么面对她。”端木墨言无奈。“所以只有躲起来了。”

    “难怪你答应赴宴,又不出面。原来竟是害怕被戳穿身份。”凌王呵呵大笑。“这性子倒是与本王相似。”

    从外面走进来一个随从,那人在端木墨言的耳边说了几句话。

    “哦?竟有这种事情。”端木墨言皱眉。

    凌王放下棋子:“本王年纪大了,比不得你们年轻人。这棋就不下了。那位裴姑娘是不是有麻烦?你不去吗?”

    “改日再向皇叔讨较棋艺,墨言先告退。”端木墨言站起来,向凌王拱了拱手,快步离开。

    凌王看着端木墨言的身影消失。他轻轻地叹道:“年轻真好啊!”

    旁边的老仆人突然轻咳一声,说道:“王爷,裴大人,华大人还有谭公子……搬了十坛贡酒去了后山。”

    “十坛?十坛!”凌王猛地爬起来,如一阵风似的跑出去。

    刚才还在感慨时光残忍,他已经一大把年纪的凌王用不输年轻人的轻功赶到后山去了。老仆人微笑:“宝刀未老啊!”

    端木墨言赶到后花园,在看见人群的时候停下脚步。他找了个位置,悄悄观察花园里发生的事情。

    刚才裴玉雯察觉有人观察她,那不是她的错觉。端木墨言虽然人未到,但是派了手下在这里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后花园里。太子拿出凌王定下的前三名。他先宣布男子这边的结果。

    “想必大家也猜到了,第一名肯定是定国公世子。”太子对这个结果毫不意外,其他人也是如此。

    只要是作诗作画,哪次不是长孙子逸第一?男人对这个人格外的嫉妒,女人对他又敬如神祗。

    “大家看看世子爷的画作和诗。”

    旁边的仆人将画小心翼翼地展开,供所有人欣赏。主题是冬雪。长孙子逸画的是在白雪皑皑的天地间,一朵雪莲花绽放着美丽的风采。而一妙龄少女蹲在莲花前,用自己的手为它盖着冰雪。那少女是如此的美丽,可是最美丽的却是他纯真又善良的眼神。

    在那一刻,现场所有男人都爱上了那个少女。

    “好美。”所有人痴痴地看着画中人。

    “世间真有这样的女子吗?莫不是世子爷的心上人?”有人伤心地说道。

    “你别傻了,只是一副画而已。”

    太子轻咳一声,唤醒所有人的神智。

    其实太子长得也不错。皇子们的母妃能够得到皇帝的宠爱,长相当然不俗。她们生下的皇子们也不会丑。

    “第二名是三皇弟,第三名是十皇弟。”太子朝两人一笑。“本宫的皇弟们个个出色,吾国必然越来越强盛。”

    储君之位只有一个,出色的皇子们只要做好辅国大臣,国家自然就强盛。这也是对他们的警告。

    “三皇子和十皇子自然是极出色的。”人群中,有个官家公子吹捧道:“吾等就是来衬托大树的小草,在旁边装饰一下就行了。”

    “就是。”“男子这边的结果倒是早在大家的意料之中。我们更好奇小姐们这边的结果。”一个贵公子温和地说道:“也不知道前三名会是谁。以往这种事情都是孟小姐为首,优雅郡主,清平郡主,苏小姐,汤小姐也是

    极出色的。今日清平郡主,苏小姐和汤小姐都没有参加,倒是看不出还会有谁登上前三。”所谓的登上前三,也就是第三名的人选。那人已经说得很明白,第一名肯定会是孟清宁。一是她确实有真才实学。二是她是未来的太子妃,大家都会给她面子为她造势。第二名毫无疑问会是端木优雅。她

    也是闻名京城的才女。

    端木优雅是个低调的人。她这个才名真实许多,而孟清宁那个才女之名就占了不少水份了。

    “爷,你知不知道谁得了前三?”随从好奇地询问端木墨言。

    “刚才本王就在皇叔的书房与他对弈,他评选的时候我就在旁边。你说我知不知道?”端木墨言没好气地说道。

    “那你知道呀!给属下透露一下,裴姑娘有没有入选?”随从期待地看着端木墨言。

    “你猜?”端木墨言睨他一眼。“闭嘴!不要打扰我。”

    此时,所有人都在等着太子宣布结果。他们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好好地讽刺一下那个乡下丫头了。

    其实太子还没有看女子这边的结果。他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所有人都在等着他,他享受这种被瞩目的感觉,故意卖了一个关子。

    “我们先看第三名。第三名的作品是……渴望。这个名字有点意思。”

    在太子说话的时候,旁边的仆人已经将整幅画展示出来。

    所有人都能看见画作。画纸上,一个破旧的茅草屋里,一个穿着单衣的小姑娘紧紧地抱着一个襁褓里的婴儿。她缩在角落里,手指溃烂化脓,脚指上还有虫在爬动。窗户破烂,从窗户可以看见外面的景色,白雪皑皑,风雪交加

    。小姑娘看着前方,眼里满是渴望。那是对温暖的渴望,那是对生存下去的渴望。她仿佛在说:救救我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