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三章:惊疑
    在场的人都是富贵中人,哪里知道贫穷人家的生活?除了作画之人,也只有裴玉雯有这个触动。毕竟她也算是从低层撑过来的。

    众人虽然不知穷苦滋味,但是见到这幅画的时候,只要心肠还算正常的人都觉得好可怜。他们都想为这个小姑娘送温暖了。

    “难道这就是姓裴的那个女人画出来的?她画得这样好吗?”

    众人这样猜不是没有道理。毕竟大家都是世家贵女,谁会知道穷人家的生活?也只有她了。

    只不过,这样的画技堪称完美,真是一个乡下村姑画出来的?要是她真有这个本事,那他们不得不写一个服字。

    难道现在的村姑已经这么利害了?他们这些养尊处优的世家贵女是不是应该好好地反省自己?

    就在众人惊疑的时候,太子公布了作画人。

    “这幅画的作画人是优雅郡主。”

    “啊!”所有人都用震惊的眼神看着端木优雅。端木优雅脸颊红了红,解释道:“一年前,我跟着父王去了南宁城求医。当时正是冬季,连着下了半个月的大雪。我与父王在中途被迫停下来,只有找乡下的村民借宿。正好就遇见了这么一个小姑娘。当我

    们看见她的时候,她的父母已经冻死很久,而她穿着父母留给她的单衣服,在那个破旧的茅屋里哆嗦发抖,手里还抱着刚出生的弟弟。这是真实发生的事情。”

    提起这件事情,端木优雅抹了一把眼泪。她朝众人福了福身:“抱歉,我有些失礼了。”

    “不不,优雅郡主心地善良,是我们应该羞愧。不知那个小姑娘怎么样了?”旁边一个贵公子深情地看着端木优雅。端木优雅温柔地说道:“我与父王见到这样的事情,当然不忍心小姑娘在那里等死,便把她带回来了。可是她不习惯王府的生活,说是想带着弟弟投靠远亲。我们便送他们姐弟去找了她的舅舅。现在她在舅

    舅家过得很好。我们每年都会派人去看她。”

    “郡主仁爱。”那贵公子感慨,看端木优雅的神情更加柔和。

    裴玉雯听旁边的人说道:“那是文渊阁大学士的嫡子。看来他对优雅郡主挺有好感的。”

    “优雅郡主是凌王的爱女。不仅是京城有名的才女和美人,还出身富贵。想要求娶的人不知道多少,那也要凌王同意才行。”

    裴玉雯深以为然。端木优雅从小到大都是乖乖女,性格温柔,知书达理。南宫清雅对这个小姑子也是赞不绝口。

    那个文渊阁大学士的嫡子梁正卿倒是不错的人选。或许两人还真有这个可能。

    “接下来我们来看第二幅画。”太子将第二幅画交给旁边的仆人。在仆人展开的时候,他说道:“孟小姐的画作《阳光》。这个有点意思了。我们想到的冬雪,一般就是寒冷,怎么和阳光有关系呢?大家来看,孟小姐的画作阳光,就是指在寒冷的冬天,我们也不能过到悲

    观。冬雪里面的一缕阳光就变得格外的珍贵。”画中有一个儒生,看样子非常落魄,仿佛生无可恋。他跪在雪地中,仿佛在控诉老天爷的不公。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出现一缕阳光,正好洒在他的身上。儒生在寒冷的冬季感受到了温暖,抬起头看着天

    空,那眼神充满了信念。

    从意思上来看,这幅画确实不错。画工也很细腻,看得出是真正苦练过的。孟清宁得到第二名,实至名归。

    其实论画工,端木优雅更胜一筹。然而今日评比的是她的父亲。凌王要避嫌啊,总不能把自己的女儿评到未来太子妃的头上。

    “不对啊!孟姐姐是第二名?那第一名是谁呀?”

    “我们这些人的斤两还是互相了解的,谁也比不上孟姐姐的才华啊?总不可能我们当中的谁得了第一名吧?”

    众人面面相觑。

    太子也有些发愣。显然,他也是不知道的。

    “本宫也有些好奇了。谁会是第一名呢?”太子轻笑:“孟小姐,没想到你也有失手的时候啊!看来你遇见强敌了。”

    “清宁也很好奇,到底哪位姐妹的画作如此出色?”孟清宁强撑着面子,扬起善意的笑容。

    此时她的手指紧紧地捏着手心,长长的手指掐进肉里,疼痛让她保持着冷静。

    她不相信!到底是谁抢了她的光采?

    她的心里有种不妙的预感。

    在太子把第一名的画作交给仆人时,孟清宁仿佛有所察觉,看向旁边的裴玉雯。

    “不可能的。不会是你的。”孟清宁再也保持不住风度,看着裴玉雯的眼神惊恐又愤怒。

    裴玉雯回望她,朝她勾唇一笑。

    “第一名是……”

    随从问着端木墨言,紧张地说道:“爷,到底是不是咱们王妃啊?”

    “王妃?”端木墨言仔细回味这个新称呼。“回去领赏。”

    随从谄媚地打了个千儿,如宦官似的尖着嗓子说道:“喳,奴才谢爷的赏赐。奴才一定好好地保护王妃。”

    “行了,别贫了。看结果。”端木墨言对这个手下无可奈何。

    随从眼巴巴地望着前方,嘴里嘀咕着:“肯定是我们王妃。我们王爷笑成这样,除了她还能是谁?我们王妃真是好样的。”

    南宫葑放下手里的酒壶,锐目直视前方。

    长孙子逸挑眉一笑,轻声说道:“有点意思。今年倒是有点意思了。”

    所有人都在等着最后的结果。然而,越是靠近真相,大家越是忐忑不安。到底是谁占了这个头名?

    太子展开凌王写的字条,神情变得复杂起来。

    他轻咳一声,正色宣布:“第一名是……裴玉雯的《战魂》。”

    所有人看向裴玉雯。那一双双眼睛里满是不可思议。

    别说他们,就算南宫清雅,南宫葑和长孙子逸都觉得惊疑。他们对她的作品感到好奇。不是乱画一通吗?还成了第一名?端木非凡低声嘀咕:“不是猪牛羊吗?战魂这个名字……很强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